第309章 归属感

小说: 路尽阑珊处 作者: 相思尽 更新时间:2018-04-16 22:55:10 字数:3056 阅读进度:237/428

秦媛。

这人她太熟悉了,曾经被经纪公司无数次用来做例子,十七岁出道就担任女主一炮而红的国民女神。

也是……陆随然的掌中明珠。

陆随然踏上台阶,“怎么忽然回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总觉得他的声音都温柔了许多。

不过这种场景……

顾阑珊索性闭上了眼睛,贪恋在他怀里最后一丝暖意。

“我赶完最后一场戏,想给随然哥一个惊喜,没想到……”

秦媛有些苦涩的笑。

“先进去。”

陆随然没有多说,怀里的女人好像睡着了。

他腾出一只手指纹解锁。

暖黄的灯光瞬间照亮整个别墅,他把人放在沙发上,转身给秦媛倒了杯温水,“喝了再说。”

男人优雅自如,没有半点尴尬。

秦媛握着水杯,目光一次又一次落在顾阑珊脸上。

咬着粉唇问:“太晚了,我今天能在这里过夜吗?”

陆随然微顿,“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

秦媛直接拒绝,很受伤的看着他,“为什么她可以留下,我就不能?”

男人面上没什么表情。

陆随然鲜少有这样说不上的感觉。

或许是转角时,女人第一时间捂着他的眼睛问的那句“疼不疼?”,让他动了恻隐之心。

也可能是单纯的精神洁癖。

不能忍受自己碰过的东西被别的男人弄脏。

“是不是我不回来,你就不打算告诉我奶奶催你结婚?明明你那么喜欢我,为什么就不能因为我是个女人而爱上我呢?为什么我就只能是妹妹?””

秦媛真是被刺激狠了。

走向他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露出姣好的风光。

“媛媛。”

陆随然伸手制止她的动作,声音低沉,“别闹了。”

秦媛扑进他怀里,哭的伤心欲绝。

他把她的衣服一件件套回去,“别乱想。”

秦媛哭的梨花带雨,“难道随然哥宁愿和一个讨厌的女人结婚,也不愿意试着接受我吗?”

秦媛绝望而悲伤的看着他,“反正你都不喜欢她们,为什么不能、不能和稍稍有点喜欢的我过一生呢?”

陆随然敛眸,低头吻了吻顾阑珊的唇,“我并不讨厌好看的女人。”

他永远知道怎么用最简洁的话拒绝她的爱意。

秦媛哭着跑出去。

陆随然揉了揉眉心,没去追。

打了个电话,“送媛媛回去。”

然后上楼。

顾阑珊睁眼,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

伸手把他脱下的西装外套抱在怀里。

就这样睡着了。

迷迷糊糊里,看见多年前那个寒冷的冬天。

饱受病痛折磨的顾茗还在,她也还是那个卷缩着在楼梯口压抑哭声的少女。

“谁教你这样哭的?”

那个人灭掉了手里的烟,从斑驳的楼梯转角缓缓走下。

可能是那天的雪太大,窗外雪色茫茫,她抬头的那一眼,年轻俊美的男人逆着耀眼的白光,像是从天而降的天神。

只是天神看不见。

白纱布覆住他的眼睛,他慢慢摩挲着擦去她脸上的泪痕。

“哭能解决什么?这世界对你不公平,还是让快死的人好起来?更何况,你连好好哭都不会。”

少女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哭到失声。

他纠正的毒舌又认真,“这么压着是想憋死别人还是憋死自己?”

那时满是江南山水温柔的少女仰头看他,“你、你可以说声喜欢我吗?”

男人微怔,“为什么?”

“这样……我就可以和我妈妈说,是因为有人喜欢我,太开心了才哭的,嗯、他们都不喜欢我、不让我回家,因为……”

少女近乎语无伦次。

“好的。”

俊美的男人摸了摸她的长发,“今天以前我不喜欢南城,现在开始喜欢了。”

十五岁的顾阑珊生平第一次放声大哭。

无可救药得爱上那年二十一岁的陆随然。“二哥。”

霍子航边按门铃便问,“女二号到底怎么说啊?媛媛昨天忽然给我打电话问这事……”

门刚一打开。

霍少的话就顿住了。

霍子航往里看了一眼,确认变态到把整层都打通成一间的也只有陆随然那一个。

两眼放光的问:“顾小姐这是?”

顾阑珊一把关上门。

猛地意识到自己还在陆随然的别墅里。

顾阑珊抓了一把头发,把怀里的西装外套放到沙发上。

然后重新打开门,笑的风情万种,“霍少早。”

“早早早!”

霍子航头次看到陆随然这里出现女人,脑门上就差写上了八卦两个字,理所当然的问:“我二哥起了吗?”

顾阑珊往外走,“不知道。”

霍子航秒懂,跟着带上门,“看来昨晚很激烈嘛。”

顾阑珊,“……”

……

半个小时后。

汪格打电话来,质问她:“你做了什么?”

顾阑珊脑子还有点懵,“怎么了?”

“快上微博!”隔着手机屏幕,都能感受到汪格此刻正唾沫横飞,“《当时年少》官宣正式发文,宣布女二号由顾阑珊出演。天上掉的馅饼,真的砸你头上了!”

顾阑珊刚想说不过是霍子航误会了她和陆随然的关系,搞出来的一场乌龙。

汪格说了句,“一个月后进组,我先去打点一下!你这时间少出门!”把电话挂了。

顾阑珊蹲在角落刷微博。

几分钟内评论过万,百分之九十的吃瓜群众咬定是潜规则。

还有百分之十,在忙着扒谁潜的她。

私信多到震得手机发烫。

一水儿的发来贺电里,言白的画风独领风sao。

“睡服陆随然了?!”

她刚想回,微博热门再次推送:国民女神秦媛领衔主演《当时年少》,万千粉丝翘首以盼……

顾阑珊:发的真及时!

言白直接打电话过来,“秦媛这次是疯了吗?居然上赶着和女二号抢风头!”

顾阑珊说:“可能吧。”

言白:“……”

不过一点没影响她吐槽的热情,“听说她是陆随然捧在心尖尖上的人,你两要在一个剧组了,你怕不怕?”

顾阑珊轻笑,“怕我把持不住,把她也睡了吗?”

“当我什么都没说。”言白缓了缓,恢复傻白甜画风:“妖孽姐姐,跪求鸡犬升天啊!!!”

顾阑珊说:“小心被殃及池鱼。”

言白憨笑,“不怕!”

挂了电话。

顾阑珊琢磨着自己到底是承了陆随然的情,还是被顺水推出的舟。

……

下午四点。

顾阑珊收到剧组的信息,晚七点有个聚会,要在安城的主演全部到齐。

这话也就是说给她这种小明星听的。

数着行程跑通告的腕儿,怎么可能在三个小时之内到场?

换衣服上妆,顾阑珊到时候,没有入场券还被拦了一下。

“小姐,内部活动,不是谁都可以随便进的!”

顾阑珊准备掏手机,就看见一大群保安忽然鱼贯而入,里头的人也都迎了出来。

摆足了场面。

她退后了一步,站到安全地带。

就看见一袭白色长裙的秦媛挽着陆随然的胳膊,走过红毯。

极品总裁和国民女神,般配无比。

秦媛春眸含情,微微一笑就像是江南烟雨里走出的诗画美人。

陆石集团总裁娇养的心头宠。

自然是光芒四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顾阑珊看向难得温和的男人,也只有在秦媛面前,才能见到这样的陆随然吧。

秦媛进门前停了一下,目光落在她身上,“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