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这就开始秀恩爱了?

小说: 路尽阑珊处 作者: 相思尽 更新时间:2018-04-21 11:09:18 字数:3697 阅读进度:261/428

两人的姿势看起来,就像是她壁咚了陆随然。

那些闯进来的人在看清了陆随然那张寒气逼人的俊脸之后,纷纷僵住了。

场面有一瞬间的静止。

最后进来的顾雨彤“啊”的大喊了一声,煞白着脸不敢置信的倒退了两步,“陆总、陆总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男人仍旧冷着脸,连看来人一眼都不屑。

“那你觉得应该是谁和我在一起?”

顾阑珊放开陆随然,风情万种的回过身,姿态优雅的走到顾雨彤面前。

“既然妹妹这么大方,把自己的未婚夫送给我先享用,那我就不客气的先享用几回。”

顾阑珊凑到顾雨彤耳边,“说真的,他技术不怎么样,你也别老惦记了。”

她声音压得极低,但还是被陆随然听到了。

陆随然双眸沉沉,看向面前这个得意到找不着北的女人。

他的技术不怎样?

那么刚才那段视频里,到了最后不停哭着求饶喊不要的女人,又是谁。

“你还要不要脸?”

顾雨彤的脸色白得彻底,抬手就扇了一个耳光过来。

顾阑珊轻而易举的就把人的手擒住,往顾雨彤脸上一甩,“每次扇人都用同一个手势,我真是懒得教你。”

“啪”

顾雨彤的脸被打得偏了过去,火辣的疼痛感传来,眼泪瞬间夺眶而出,目呲欲裂的瞪向顾阑珊,恨恨道:“顾阑珊你和你妈一样,天生的婊子!妓女!是个男人就能上!”

顾阑珊甩手又是一巴掌,一左一右两个手印子刚好对称,“你说错了,只要给钱,人妖我也上。谁让姓顾的生了我,又不养我!”

一大群记者疯狂的对着姐妹两人开拍。

不敢朝陆随然下手,顾家姐妹撕逼的戏码也挺有噱头。

闪光灯太过刺眼,顾阑珊半眯着眼睛笑。

陆随然上前一步,气势逼人:“还想吃这行饭的,删光照片,出门左转。”

记者们愕然几秒,可惜的开始手动删照片。

顾阑珊和他离得很近,目光不敢堂而皇之的落在他脸上。

微低一点,就看见了陆随然脖子上淡粉色的吻痕。

她看上的男人。

果然轻而易举就能捕获芳心一片。

助理很快过来,人群中让出了一条路。

陆随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敏锐的视线从顾阑珊身上扫过,快步离开。

顾阑珊看了那男人一眼,有些自嘲的笑笑。

这大概是她离陆随然最近的一次了。

顾阑珊唇角噙着笑,桃花眼里浮上了一层水光,妩媚妖娆,和身边不断躲避镜头的顾雨彤完全成了反比。

电梯门开了。

陆随然忽然微皱着眉回头:“还不走?”

顾阑珊怔了怔。

电梯门迟迟没有合上,忽然围过来的保安们开始收缴记者手里的**。

顾阑珊不假思索,迅速跑到了电梯里。

陆随然面无表情的站着,左右还有两个特助陪同。

身后顾雨彤也飞快的跟了上来,“陆总!陆总”

顾阑珊眼底笑意更浓。

电梯门很快合上,刚好把顾雨彤隔绝在外的下一刻。

顾阑珊整个人忽然一软,靠在电梯上喘起了气。

胸前的波涛不断起伏着,吊带很透,被撕烂的领口遮不住那些奢靡的痕迹。

不知道她刚才是怎么顶着这么一身剧烈欢爱的奢靡痕迹,站在镜头前笑那么浪的。

陆随然眸色稍沉。

两个特助抬头看灯。

电梯里的温度有点低,顾阑珊看着电梯一层层的下降,握住手机的手几不可见的轻颤。

她有些发怔的看着陆随然清隽的侧脸,简单的高定西装配白衬衫,下身笔挺的西装裤,灯光笼罩着他的眉眼,却美好的不像话。

却是她不可触摸的。

电梯开了,停在了地下停车场。

“谢谢。”

顾阑珊往后退了一步,礼貌的道谢。

陆随然倒是再次开了尊口,“谢什么?”

谢他昨夜不嫌弃,屈尊降贵在床上救了她?

顾阑珊眼睛有些红,面上却仍是笑,咬字清晰,“谢谢陆总昨晚,那么卖力。”

陆随然俊脸一黑。

这种女人就是天生的妖精,百毒不侵。

顾阑珊走出几步,不着痕迹的侧眸看那人。

那人果然没有再看她一眼。

顾阑珊抿了抿唇,快步没入晨光里。

李想发动了车子,问了声“回别墅?”

没人应声。

李想大清早也被刺激的心里突突,不得不提醒了一声:“陆总?”

陆随然收回目光,“直接去公司。”

经过出口的时候,似乎看到那个女人踉跄了一下。

细腰长腿,好像一掐就会断明明那么狼狈不堪,却还能引得周围的男人目不转睛的看她。

陆随然一股无名火再次涌上来,修长的指节轻轻敲在车窗按钮上。

似乎有所感应般,正在开车门的顾阑珊突然回头,笑着朝着陆随然抛了个飞吻。

陆随然冷了眸色,“走。”

车子从顾阑珊身侧飞驰而过。

顾阑珊蹲下去把恨天高脱了,扔进副驾驶,一路飙车回了顾公馆。

车要开进门的时候,后妈付雅惠的那辆保时捷从里头开出来,看样子是赶着出去给顾雨彤收拾烂摊子。

结果是一进一出的两辆车一起堵在了顾公馆门口。

付雅惠的司机擦了一把汗,顾阑珊从来没在任何时候给付雅惠让步过,以为今天又没办法收场的时候。

顾阑珊把散落的发丝别到耳后,开始慢慢的倒车。

“阑珊。”

付雅惠不知道她今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解了安全带准备下车,脚都还没伸出来。

就看见顾阑珊忽然猛踩油门,“碰”的一声巨响,两辆车在剧烈的震动之后,冒了烟。

付雅惠整个人都撞在车门上,又往车里弹倒,尖叫的嗓子都破了。

司机整张脸都白了,立马给公馆里面打电话,“太太出事了。”

顾阑珊下车,居高临下的看着付雅惠,“这次我就当练练手,下回保证一次性送你女儿去太平间!”

就顾雨彤那个智商,要没有付雅惠在背后出谋划策,还能算计到她才是见了鬼。

顾阑珊这段时间忙着外面的事,没时间搭理这对母女。

还真当她是怕了?

付雅惠额头上的血顺着眼睛流到脸颊上,看着挺血腥。

付雅惠抹了一把,颤着满是血迹的手问:“你把雨彤怎么样了?”

顾阑珊就是个定时炸弹,各种难以置信的事情到了她这里就似乎变得格外理所当然。

自从她回到顾家以后,这个家里就没有过过安生日子。

顾阑珊笑了笑往里头走去,刚好碰上走出来的顾渊。

这是顾阑珊的亲爹。

在安城也算的上是声名显赫。

司机门卫还有公馆阿姨纷纷开口,她噙着笑听完了各个版本。

意思倒都差不多:说顾阑珊莫名其妙的就开车撞了太太。

明眼人一看都知道谁撞的谁。

顾渊脸色都青了,强忍着让人把付雅惠扶出来。

亲自打电话:“让张医生过来。”

付雅惠虚弱的说:“阑珊不是故意的,可能只是对我们给她安排的结婚对象不太满意,你别怪她。”

“先别说了。”

顾渊和阿姨扶着人往里走。

“怎么办呢?我就是有意的。”

顾阑珊回头,笑容变冷,“你问问你身边这个借我妈爬上位、住我妈房子、用我妈钱养小老婆的男人敢送我进监狱吗?”

这是顾家的禁忌。

当初顾渊是顾家的养子,得到了顾家的人脉栽培,还娶了顾家的大小姐顾茗,也就是她妈。

谁知道外公去世没多久,她妈就被顾渊用南城适合养病的名义送走。

小三付雅惠带着私生女登堂入室,和顾渊一起霸占了顾家的财产。

顾阑珊十五岁以前,都活在妈妈那句“你爸爸工作很忙,有空一定会来看你”这样虚构的谎言里。

直到后来,她妈妈重病,顾渊在她打了无数个电话之后不得不出现。

然而就是那天,付雅惠也出现了。

活活气死了她重病的母亲。

她恨顾家。

恨这个家里的所有人,也被他们厌恶着。

直到三年前,顾氏集团出了大纰漏,顾渊不得不找到她这个一出生就继承了顾家30资产的长女,挽救岌岌可危的事业。

而顾阑珊的到来,也成了顾家最大的隐患。

付雅惠识相的闭了嘴。

一群人站在门口硬是没了声响。

顾渊沉默一分钟后爆发,拿着手机就朝她砸过去,“顾阑珊,是不是我平时太纵容你了?还是你妈故意把你养得这么恶毒刁钻,来报复我?啊?”

顾阑珊抬手挡了一下

金属质感的手机砸在手背上,青紫下面瞬间浮现了淤血。

“你有什么资格提我妈?”

顾阑珊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似得,笑的更明艳了,“我所有的恶毒都是你言传身教呢,爸。”

她喊爸的次数屈指可数。

每次都能把顾渊气的半死。

顾阑珊往前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什么似得回头,“还有,我对你给我安排的结婚对象很不满意。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这次这么算计我”

“你干了什么?”

顾渊本能的黑脸,每次顾阑珊这么笑着的时候总没有好事。

顾阑珊弯了弯眼眸:“我睡了陆随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