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整个世界都在我背上

小说: 路尽阑珊处 作者: 相思尽 更新时间:2018-06-11 06:15:34 字数:3489 阅读进度:309/428

阑珊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

细碎的微光透过门缝。

男人和她,仅仅隔着一道门。

看过很多电影里,男主出场必定身披七彩霞光光芒万丈,伸手一掌或者抬脚一踹,门倒桌倾,无论有多少个小喽啰也一起团成球滚了。

然后女主角哭着落进他怀里,嗯……

结局必定成双成对,欢欢喜喜。

然而,陆**显然不爱那么恶俗的桥段。

他声音落下之后,包间的里几个老男人都陷入僵化之中,站在门边的保镖自发的打开门。

抖抖索索的,像是一群被家长抓到做错事的坏孩子。

阑珊看着门外的男人一步步走近,漆黑如墨的眼睛一瞥,隐有怒色冉冉,然后与她擦肩而过。

沙发上的四五个老男人有些局促的站起来,“陆总,陆总这事……”

姓王的赔笑脸,“我们只是想请顾小姐赏脸喝杯酒,这都是误会、误会!”

陆随然长身玉立,而后,面色淡淡,“误会什么?”

有人试图解释,他打了个响指,打断了。

侍应生进来。

男人薄唇微张,点了十几**最烈的伏加特,眼睛都没眨一下。

人手一**,桌上还摆着不少。

众人面色讪讪。

陆随然缓缓勾唇:“这么赏脸,不如你们一起?”

“陆总盛情,自然不敢不受……”

众人个个面色如土,拿着一整**伏加特就往喉咙里灌。

有当场灌岔气的,呛得半死的,狼狈不堪。

他神色漠然。

他今年尚未到而立之年,气场却已经明显碾压这些老大叔,即便是安城几个鼎盛之家的长辈见了,也只得称赞一声“后生可畏”。

那酒**见了底,姓王的踉跄着,开口:“顾小姐也是自愿来的,我们没有强迫也没有别的意思,陆总既然和顾家有往来,也该清楚顾小姐在家里不受待见,求别人帮忙也是常有的事……”

言下之意,无非是顾阑珊并不是什么贞洁烈女。

甚至于,被人调戏、侮辱,都是正常的。

顾阑珊笑容讽刺。

陆随然眸色极淡,“某些人贪图美色不成,反而累及身家子女也是常有的事。”

声落。

众人面色大变。

这就是明目张胆的威胁,哦不,**裸的护内!

他转身往外走。

阑珊反应了好一会儿,终于在男人再次从她身边走过之时,一把扑进了他怀里。

头撞的有点晕。

顾阑珊委委屈屈,声音娇娇软软的:“酒好难喝好难喝,烟味好难闻,我好想你啊……”

众人雷倒:这还是刚才那个自带眼神杀,要秒杀全场的顾小姐吗?

面色如土的更加不敢吱声。

门外言白叹为观止。

什么是演技?

这就是!

几分钟前还泼酒卷袖子要和人大干一场,自家男人来了分分钟变身无害小绵羊。

陆随然抬手。

她估计他又要一把推开他来着,索性双臂抱住,仰头,桃花眼笑意勾人,“你都说我是你的了,带我回家吧。”

男人继续往外走。

如果没记错的话。

刚才他只是说,陆家的东西。

一棵树、一枝花,一条鱼,如此种种,都算。

他嫌恶、厌弃,可以。

别人却是碰不得的。

阑珊抱着他的手臂不放。

今天晚上没喝多,大概是少了借酒装疯的趣味。

气氛有稍许的微妙。

浮华夜场外。

男人停步,目光落在她紧紧抱着他的双手上,拧眉,下一秒,微微勾唇却没有半点笑意,“顾家是缺你吃还是缺你穿了?要你沦落到给这群杂碎卖笑邀宠?”

“顾家缺我爱了……”

顾阑珊眼里桃花散了,慢慢松开手,声音低低的竟有了几分小可怜,“你要补给我吗?”

良久的沉默。

陆随然竟无言以对。

夜风里。

养眼到无以伦比的男女相对而立。

僵持了一两分钟。

顾阑珊笑弯了眼,“你骂杂碎的时候真是苏爆了!”

陆随然:!?

她紧接着补了一句,“不过,其实你除了讨厌我的之外,一直很苏!”

莫名其妙的有点蠢。

顾姑娘显然没意识到自己妖艳贱货的人设开始崩了。

陆随然相当嫌弃的瞥了她一眼。

这女人,可能就是脑子不太正常。

顾阑珊笑啊笑,学着他刚才的样子,打了个响指,抬头,“我跳舞的时候,你明明在的,后来……为什么走了?”“你看错了。”

男人的俊脸在夜色里,淡的几乎没有表情。

阑珊却伸手放在他心口,执着又固执的又问了一遍,“为什么走了?”

“你的那些相亲对象哪个比我好呢?反正都不喜欢,起码我对你而言,还算能入眼,不是吗?”

她感受着他胸口的温度,眸色温柔似水却炽烈灼热,“你可别告诉我,你看到我在别人面前跳舞转身就走是因为厌恶,也别说你对我没有一点不同,陆随然,我不信!”

陆随然垂眸看她,“顾阑珊,你真的很丢顾家的脸,懂?”

她仰着头,月光和灯光一起落下。

男人白泽如玉,清雅俊秀,“顾家当年和陆家也算旗鼓相当,你这样,实在让我……颜面无存。”

最后的“颜面无存”轻飘飘落下。

阑珊桃花眼渐渐的暗淡,嘴角的笑还在,身上却温度全无。

心里忽然有个声音告诉她:他多看你一眼,千万别觉得有什么不同。

无非是你的皮相,比别人好那么一点。

另一个声音却挣扎抗议:皮相比别人好难道还不应该叩谢你十八代祖宗吗?

他对你好的时候,还是个瞎子呢!

鬼知道你长得是美是丑,圆的还是扁的。

什么颜面无存?千万不要信!

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生物!

夜风吹乱长长的卷发,阑珊站在原地,把头发别到耳后。

男人已经转身,离去。

阑珊看过他离去的背影,很多次。

二十九岁的陆随然,西装笔挺、身姿傲然,浑身带着清冷禁欲的气息。

总有一天她会走到他面前,理直气壮的宣告:你的孤独,从今以后由我驱逐。

言白出来的时候。

她已经不知道站了多久。

言白说:“阑珊,咱别和自己过不去吧。”

“陆随然太难攻下了,这种男人睡睡可以,谈情太伤身了。”

“有钱有势也不能当命活是不是?好看的男人的一大把,再不济,好看的女人也多的嘛!”

阑珊仰头,看天,说:“好啊,以后姐姐不喜欢他了,就和你一块过。不过我只上不下,你行吗?”

言白作惊恐状:“你、你不是吧?”

阑珊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听说,撒谎鼻子会变长,你帮我看看?”

言白松了一口气,随即,有点小怅然,“以前我听人说,真想出名无非两种办法。一种,豁出去让人潜,金主捧你扶摇直上,无所谓演技人品,总能比别人红得快,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人生就崩了。”

“第二种,累死累活去琢磨,脚踏实地的走。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红,也可能十年一剑终成利器,机会微乎其微,可也算有个盼头。”

“可能感情也是这样,你不信,自然什么都没有。要是信,可能还真能遇上那么一个知心知你的人。”

可是刚才在包间里被吓着了。

言白今天晚上,话也变多,后来,索性坐在台阶。

一本正经和阑珊讨论人生、理想。

还有……遥不可及的爱情。

顾阑珊站在月光下,点头,“可我怕时间来不及,他要是成了别人的,我做再多还有什么用呢?”

“总归得先成了我的,才能脚踏实地,一步步的谈情说爱不是?”

两人头不对马嘴的说话。

竟莫名的和谐。

……

回陆宅的路上。

李想斟酌着,“那张照片,是四少放得,老太太似乎对阑珊小姐印象不错。”

陆随然面无表情,双手交叠,姿态依旧优雅。

好不容易一个星期没看到顾阑珊出来蹦跶,结果一转头就看见那人艳光四射的勾搭男人,也就是没别人看见。

陆**当时脸就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别人绿了他全家。

要换成八年前的陆家二少,今天出现在“浮华”的人,就得统统跟着遭殃。

意识到自家**心情不善,李想适当的转了话头:“那些资料,的确都是经他之手,不仅如此,四少似乎……对您结婚的事十分感兴趣。”

何止是感兴趣。

陆翩安,恨不得把他的相亲对象都勾搭一遍。

无可救药,这么多年也改不了。

只是顾阑珊,怎么就能装成那么一副无辜深情的样子。

陆随然扬起一抹冷弧。

还是,学表演的,都这样本事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