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她如此格格不入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25 01:47:38 字数:1704 阅读进度:14/229

阮软看着有一瞬间的恍惚。

为什么偏偏是黄玫瑰?

当年他们在一起时,他们也像普通情侣一样,偶尔会因为言语不和而吵架,那一次两人冷战了三天,闹剧结束在二月十四号"qingren"节那天,他送的一束十五朵的黄色玫瑰上。

阮软收到花是很开心的,嘴上却还矫情地骂他:“懂不懂浪漫啊,"qingren"节应该送十一朵红玫瑰,黄玫瑰是什么鬼?还十五朵?”

他只是笑着,阮软狐疑地看着他,转身去百度了一下十五朵黄玫瑰的花语。

——十五朵黄玫瑰代表真挚的歉意。

年少时的她很容易被感动,只因为他送了十五朵黄玫瑰,就忍不住埋在他怀里红了眼眶,他低下头,怜惜地吻掉她的眼泪,低喃出一声:“对不起。”

黄玫瑰代表的歉意,他在和她道歉吗?

阮软心情复杂地捏紧盒子。

在车厢内被强迫,说完全不在意是不可能的,但在看到那些被保留下的书籍,和这耳钻后,她已经气不起来了。

阮软没再躲着他,中午吃饭时,还去主动叫他。

敲门之前,无意中听到他在里面讲电话,说的是关于家里突然着火的事情,说那个泼水的人已经找到,那个人根本不是别墅里的佣人,而是竞争对手安排进来的,趁他不在家,给他一个警告。

阮软微微皱眉,她知道宋之昀能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他是白手起家,当年开公司的钱,还是变卖家里祖传古董凑齐的,在这个金融大城市,受到的排挤和挤兑肯定不少,但她没想到,如今已经成为行业鳌头的他,还是走得如此艰难。

她真的太不了解他了。

或者说,太不了解他现在的生存坏境了。

正想着,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拉开,宋之昀面色冷峻地看着她,没说话,但眼神里已经清楚地写着质问。

阮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行为是偷听,顿感尴尬:“……宋先生,吃饭了。”

宋之昀没应答,越过她下楼,在餐桌前坐下,拿起刀叉动作优雅地品尝着盘子里的珍馐。

他不说话,阮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就这样保持着沉默到了饭后。

离开餐桌前,阮软还是忍不住问:“那个,放火的事……没大碍吧?”

他淡淡答:“小角色,小手段。”

阮软心里还是担心,火都放到家里来了,对方敢这么嚣张,应该不只是小事吧?

宋之昀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脸色没什么变化,语调平稳:“鱼死之前,总是会蹦跶两下。”

“今晚陪我参加一个聚会。”宋之昀上班前忽然对阮软说了这么一句,“七点我来接你,换好衣服。”

阮软愣了愣,刚想追问是什么类型的聚会时,他已经开门离开了。

聚会?

酒会吗?

宋之昀现在也是a市的名流了,这应该是应酬吧?

这样想着,阮软下午的时候,换了一条露肩长裙,她是想着不给宋之昀丢脸,毕竟作为他的女伴,要是太寒掺也不好。

七点准时,手机接到了宋之昀的电话,阮软连忙拿起手提包出门,他坐在车后座,目视前方,等到她打开右车门时才扭头看了她一眼,第一眼就皱眉,阮软不明所以,她出门前还化了淡妆,应该不是很失礼吧?

“开车。”宋之昀最终没说什么,喊了司机开车。 :(.*)☆\/☆=

劳斯劳斯最终在一家富丽堂皇的酒吧门前停下,阮软看着五光十色霓虹灯招牌,愣了愣——几年不回a市,难道这里高级会所已经朝酒吧装修格调靠拢了?

事实证明,她真是想太多,这里不是什么披着酒吧外表的高级会所,而本身就是个酒吧。

一个灯光暗淡迷离,音乐震耳欲聋,实实在在的酒吧。

宋之昀下了车,径直走了进去,边走边解开身上一丝不苟的西装纽扣,神情始终不变,但无形中,他的气质已经融入了这惑人的夜色,变得迷人又性感。

阮软局促地揪着自己的裙摆,心里忐忑不安地跟上了他。

侍应生是认识他的,恭敬地上来打招呼,将他们引去了一个大包厢,他推开包厢后扶着门:“宋少,您请。”

一眼看去,包厢能有很多人,男男女女,个个光鲜亮丽,无需去看开了一桌子的xo和人头马,单看去看他们的姿态,就知道他们都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像上帝一样高高在上,俯视着平凡卑微的凡人的那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