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撞上了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26 10:24:54 字数:2296 阅读进度:30/229

她前脚出门,中年女人就带着扭扭捏捏不打情愿的贵妇人进了诊室,可那时候诊室里已经没有阮软了,只有几个护士在忙碌,中年女人往四处张望:“奇怪,刚才的医生呢?怎么不见了?”

一个护士探出头说:“可能是去上洗手间了,你们等一下。”

贵妇人一下子就火大了,又将宽檐礼帽压下来些,低声骂道:“现在的医生怎么都这么不负责任!上班时间不好好为病人看病到处乱跑,要不是家里的医生不太懂这些,这些我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

“夫人,医生应该一会儿就回来,要不您坐下等一等吧?”

贵妇人不耐烦地说:“等什么等啊,我还约了杨夫人吃早茶,我能让未来亲家母等着我吗?走了走了,改天再来了。”

“是。”

她们走后,阮软才从转弯处走出来,她万万没有想到,第一天上班第一个接待的病人,竟然是她——宋之昀的母亲!

当年她表现出那么讨厌她的样子来,相信这么多年过去只会只增不减,如果让她看到她又回到a市,怕又会惹她大发雷霆,而且她也不敢见她,就只有避着这一个办法。

阮软心情有点复杂,心想是不是老天都不想她继续当医生,否则怎么会那么凑巧?

关于再次回到医院工作这件事,流苏一直劝阮软不要告诉宋之昀,宋之昀因为当年的事,对她再当医生心里肯定会不厌恶,但阮软却觉得,于情于理她都应该说,就像他说的,她是他的所有物。

所以今天下班后,阮软就去他的别墅找别墅,别墅门口停了一辆陌生的红色的奔驰,阮软只看了一眼,并没有很上心,说宋之昀也是个爱车的人,车库里停着各种各样的豪车,这大概也只是其中一辆。

她像之前那样按门铃,佣人开门后就直接进了别墅,正想上楼找宋之昀,没想到,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她看到了一双女性高跟鞋。

红黑色的,跟很高,可以想象穿着它的人应该是高贵且优雅的。

她忽然意识到是谁了,怔了怔,有些不敢进去。

“来客人了吗?”杨真筝的声音由远至近,她看到了阮软,也是微微一愣,旋即又微笑道,“原来是阮小姐。”

阮软很无措和局促,回以一个分外尴尬的笑,她来的不是时候,可现在又是骑虎难下,根本走不了了。

杨真筝又笑问:“你记得我吗?我们见过两次。”

“当、当然记得,杨小姐你好。”阮软干笑,杨真筝很热情地来拉她:“你这次还是之昀的医生吧?你来得正好,你快帮我劝劝他,他又不吃药,我劝了好久,可他就是不理,你快用你的专业知识告诉他,不吃药的后果,我不是权威,我说他都不信。”

阮软看到宋之昀的脸色很阴沉,知道他是在不高兴自己现在在这里出现,手指绞着衣摆:“宋先生……”

她才喊了个名字,宋之昀就端起水杯拿起药,一口吞下,根本不用她说第二句话。

杨真筝哑然失笑:“果然病人都怕医生啊。”

阮软扯扯嘴角,他才不是怕她,他只是不想听她说话吧。

“好了,我今天也就是代表伯母来看一下之昀,现在已经没事了,我先走了。”杨真筝说着拎起包包,“之昀,我走了。”

宋之昀微微颔首:“开车小心。”

杨真筝走了,但她留下的影响却久久不散,好一会儿客厅里都是安静得可怕,宋之昀拿着丢在沙发上的笔记本工作,阮软就站在他面前,半响,她抓了抓背包:“……那我也先走了。”

她走了两步,他才在她身后开口:“你来这里干什么?”

其实她已经丧失了说的勇气,可又找不到另一个能让她合情合理在这时候出现在这里的理由,犹豫了许久,她才下定决心,心一横说:“我是有一件事,想告诉你。”

“什么事?”

“我找了一份工作……今天已经去上班了。”

宋之昀漫不经心地应了声:“嗯。”

阮软结结巴巴地说:“那是一份在医院的工作……我又当医生了……外科……”

他抬头问:“然后呢?”

“没、没了。”

宋之昀站起来,每走一步就往前逼近一点,嘴角有下笑,可笑意却不达眼底:“我是不是该对你说一声恭喜,恭喜现在的你竟然还能找到在医院的工作,恭喜没有人追究你的渎职差点造成病人死亡,恭喜你六年后又拿起手术刀,穿上白大褂,继续拿病人对你的信任消费。”

他真的很狠,永远都能用最简单的话,来狠狠刺激她的自遵心。

阮软被他逼得眼眶通红,忍不住用手捂住耳朵,用力摇头道:“你别这样说我。”

宋之昀挑眉,冷峭地笑起:“我说得不对吗?像你这样的人,怎么还能当医生?你告诉我目的是什么?膈应我?让我看看差点害死我妈的凶手,非但没有受到制裁,反而依旧能继续当医生?”

阮软抱着脑袋缓缓蹲道地上,哭着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当年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你自己算算,你跟我说过多少句对不起,可是有用吗?你说再多的对不起,都回不到过去,你什么都做不到。”宋之昀捏起她的下颚,她哭的时候,眼睛雾蒙蒙的,像老林里的深山,层层叠叠的云雾环绕,他擦去她的眼泪,声音低沉,“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当年你离开的原因还有,你偷走我家的血玉,现在在哪里?”

阮软摇着头,她是有原因离开的,可是她不能说,起码现在还不能说,至于什么血玉,她不知道。

宋之昀见她依旧冥顽不灵,冷笑两声,刚想再说什么,杨真筝去而复返的脚步随声而来:“之昀,我忘记跟你说了,b市……”

她的话说到一般乍然而止。

从她的角度看,宋之昀和阮软靠得实在太近了,超出了正常朋友相处的尺度,她有些瞠目结舌:“你们……在干什么?”

宋之昀倒是自若,站直起来,拍拍裤子上的褶皱:“b市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