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你怎么能这样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26 10:25:49 字数:2255 阅读进度:46/229

话说完,也不等他回答,阮软就摇摇头自我否定:“瞧我问的什么蠢问题,你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

宋之昀盯着她的侧脸看了半天,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真蠢。”

阮软不知道自己又说错什么了。

宋之昀三两口吃掉拉面,丢开叉子,快步上楼,将房门关出巨大的响声,阮软已经习惯他这阴阳怪气,将餐具收进厨房,也跟着上楼回房。

累了五天,总算能舒舒服服泡个澡休息,阮软将外套羊毛都脱下来丢在床上,刚要进浴室,放在床上的手机忽然叮铃一声收入一条信息,她眼角一瞥,发信人竟然是‘好心人’,她立即抓起来看。

“不客气。”

意外收到回复,虽然只有三个字,但也足够阮软惊喜得跳起来,已经这么多天过去,她还以为他是不想回复。

阮软脸上都有自己收不住的笑容,快速在对话框里打出一行字,打出来,又皱皱眉头,默默删除。

其实,说到底她和对方其实是完全陌生的两个人,唯一的交集也只是源于这次救灾,现在救灾结束了,过多的联系反而不大好。

想到这里,阮软还是收起手机,拿了衣服进浴室洗漱。

与此同时,宋之昀在自己房里,坐在床上盯着手机看了许久都没得到回复,脸色沉了下来,变得异常难看。

救灾任务结束后,阮软获得了三天假期,恰好用来照顾不知道为什么着凉发烧的宋之昀,阮软发现宋之昀的脾气真的很古怪,时好时坏,今天又不知道怎么了,早上一看到她就瞪了她一眼,弄得她很不明所以。

不过宋之昀今天的打扮有些正式,不像是会安分留在呆在家里的样子,阮软立即警惕起来:“你要出去?”

宋之昀‘嗯’了一下:“和人约了饭局。”

他这理所当然又漫不经心的态度,让阮软看着特别恼火,大概是身为医生的本能,很讨厌不尊重生命的人,她语气不好道:“你都发烧了,别去,回头感冒加重了怎么办?”

宋之昀斜睨她,语气有几分挑衅:“我不去你替我去?”

阮软被梗了一下,无言以对,宋之昀已经从容地在餐桌上坐下,开始享用他的早餐,若不是唇色偏白,任谁能看得出来他还是一个重病患者,阮软憋了半天也就憋出一句:“我又不知道怎么谈。”

宋之昀用切了一块鸡蛋送入口中,将东西嚼完咽下去后才说:“那就别吵,坐下吃饭。”

阮软生着闷气坐下,将盘子里的鸡蛋和香肠切得面目全非,宋之昀将她的一切反应尽收眼底,嘴角不易察觉地勾起,还没笑完,她忽然很坚定地说:“那我要跟你一起去。”

宋之昀扬眉:“你?”

“对,我!”

上次陪他宴会反被人羞辱的事还历历在目,阮软是有些胆怯,怕这次又是另一个类似的恶作剧,但那点担忧和他的健康相比起来,就变得微不足道。

宋之昀定定地看了她半响,端起无糖牛奶喝了大半杯,似笑非笑说:“挡酒不会挡酒,你去干什么?给我添乱?”

“你要么让我跟你一起去,要么你不准去!”

宋之昀眼神一沉,语气了刹间冷了几分:“谁给你的胆子这样跟我说话的?”

如果是换成平时,阮软在这样的目光下,找就是落荒而逃,但今天她却格外坚持:“我是你的家庭医生,你只要生病了,你的事都归我管。”

宋之昀微微咬牙,吐出三个字:“烦死了。”

也不管他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总之早餐后他上车准备出发去赴宴,她就跟着挤进车内,好在宋之昀也只是瞪了她一眼,倒是没把她推下去。

“开车。”

阮软将药递给他:“吃药。”

宋之昀一手架在车窗上指着额角,另一只手缓慢地翻动着文件,淡漠地应:“没胃口。”

阮软被他的神语论惊呆了:“吃药还讲究胃口?”

宋之昀的神情其实也有点不自然,但他紧绷着脸,故作冷漠,看起来便和平时没什么两样,阮软撇撇嘴,嘟囔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又不是三岁孩子,每次吃个药都要人家哄。”

这话委实有点伤自尊,宋之昀被她气得不轻,狠狠瞪了她一眼,抢过她手中的药和矿泉水,直接吞下去。

阮软很欣慰:“早这样不就结了。”

然后又得到宋大少一个毫不留情的冷眼。

上次是私人聚会,所以约在酒吧,这次是正儿八经的谈生意,地点自然是高档别致的五星级酒店。

这次他们洽谈的内容,就是平安夜宋之昀举办那个宴会想拉的合作,服务生将他们带到预约好的包厢,里面已经有两个男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穿着黑色的西装,站在那儿就知道是个大老板,但浑身气质和宋之昀比起来却还差得远。

“张总,李总。”

两人立即起身,齐齐迎了上来,分别好宋之昀握手:“宋少,您来了,快请坐,快请坐。”

一张能坐下十二个人的大圆桌,现在只坐了他们四人,自然不用靠得太近,但阮软还是习惯坐在他身侧,张总又高又胖,他献宝似的拿起一瓶红酒笑道:“知道宋少好酒,特意准备了一支八二年的拉菲,宋少可要多喝几杯。”

八二年的拉菲,一瓶数万块钱,的确是数一数二的好酒,宋之昀眉梢微挑,这是他喜悦时惯有的动作,阮软见他对这瓶酒真很感兴趣,立即抢在她前面开口:“非常抱歉,宋先生身体不舒服,不能喝酒。”

宋之昀立即瞪她。

谈生意大多是在饭桌上,饭桌上的生意自然也少不了喝酒,阮软虽然是为宋之昀好,但这话说得有些不是时候,张总立即就注意到了她,有些不高兴,但碍于她是宋之昀带来的人,也没好敢说什么,只干笑道:“这位是?”

宋之昀淡淡道:“家庭医生。”

原来只是个家庭医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