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宋先生,帮帮我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26 10:25:49 字数:2244 阅读进度:48/229

宋之昀一皱眉,很反感似的:“别提他。”

阮软只能闭嘴。

又过了一会儿,阮软又喊:“宋先生……”

“你就不能安安静静吃个饭吗?”

在宋之昀极度不悦的眼神注视下,阮软很听话地点头:“好的。”

就在宋之昀以为她真的消停时,她又起身挪出餐桌,他真怀疑她今天是不是多动发作:“你又要去哪里?”

阮软指了指下面的冰湖说:“我下去玩一会儿,这应该不会打扰到你吃饭吧?”

她从进门就对那个冰湖跃跃欲试,见冰面上的人越老越多,也就越来越坐不住。

宋之昀咬了咬牙:“摔死了我不会帮你收尸的。”

“不会不会,我在美国的时候学过溜冰的。”

阮软已经跑下楼,从餐厅服务生那里接过护膝和溜冰鞋穿戴上,试着在冰面上踩了踩,找到了感觉后才开始慢慢滑动,宋之昀本是不想去看她的,可眼珠子却控制不住飘出窗户,她和一群小孩玩得正开心,说起来,自从重逢以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笑得这么毫无负担。

他放下勺子,从座位上起来,站在窗边看着她,她已经不满足在边缘处陪小孩们玩了,渐渐往外滑远,在诺大的冰湖面上肆意疾走,灵活地避开的那群小孩,大概是感觉自己技术还可以,她竟然开始加快速度,终于在转弯时,她脚底打滑,险些摔到,宋之昀眉梢一动,她连忙调整姿势,重新控制起平衡。

她重新站起来后,下意识抬起头看向这个窗户,宋之昀果然也在看她,只是看她抬头看来,他便侧过脸,轻哼了一声,神情也分不清是嘲讽还是揶揄。

阮软忽然有种被看扁了的感觉,心气一上来,像是非要证明自己可以一般,她又开始游走起来,这个冰面成了她的舞台,在其中是肆意舞蹈的天鹅。

今天她穿了一条淡蓝色的羊毛裙,温润的颜色和裙边毛茸茸的装饰相得映彰,外套也是粉白色的,冰面上滑行时,的确是像极了一只舒展羽翼的天鹅。

这样一个乍一看清纯可爱的女孩,却只有孤身一人,难免让其他瞧见的人动了心思,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就有个男人也假借溜冰上去搭讪,阮软虽然有意避开他,但他却紧追不舍,甚至还挡住阮软不准她离开冰面。

阮软警告和呵斥都没能将男人赶走,她有些无助地看向二楼的窗户,发现宋之昀不知何时已经不在,正在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忽然听见有人喊她:“阮软,过来。”

这声音是她无比熟悉的,阮软一喜,立即朝冰面看去,果不其然看到宋之昀在冰面边站着,嘴角弯出一个冷峭的笑,笑意不达眼底,为他的俊美覆上一层冷漠,透着十足的危险。

宋之昀向来就是属于那种只要站在那里,就能给人造成强大压迫气场的人,那男人原本跟和狗皮膏药似的怎么都赶不走,宋之昀一出现,他竟然耷拉着脑袋赶紧溜走了。

阮软意识到自己可能又给他添麻烦了,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眼神乱飞,也不知道是往哪里看,宋之昀踩上冰面,慢慢走到她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玩够了吗?”

阮软连连点头,立即就想撤走,宋之昀拉住她,稍稍用力将她拽了回来,她的后背撞上他的胸膛,两人一时贴得很近,阮软甚至能感觉到,他温温热热的呼吸扑打在她裸露的脖颈处,有些酥酥麻麻的痒,忍不住侧首瞥了一眼和她靠得极近的宋之昀,他身上的气息熟悉又略带侵略意味,阮软下意识躲开,想和他拉开距离。

“别动,裙摆。”

他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阮软一愣,起先还没明白过来什么裙摆,顺着他的视线想下撇,才发现她的羊毛裙也不知何时开裂了。

高级羊毛衫这种特殊材料,往往都是一卷毛线从头编织到尾,裂开了一处,她一动一拉扯到,必定会像多骨诺米牌那样哗啦啦地全散了,阮软霎间像是被人点住了穴,一动都不敢动了,苦着一张脸看着宋之昀,真是要哭了。

“宋先生……帮帮我……”

她可不想这样一路走光回家。

宋之昀不置与否地淡淡觑了她一眼,手臂快速绕到她的膝后,将她横抱起来,一阵天旋地转,她已经窝在他怀里,原本拒绝和他亲近,现在却不得不尽可能地去靠近他,借由他来为自己遮羞。

宋之昀骂了一句:“天天给我添麻烦。”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啊。”阮软圈着他的脖子保持平衡,嘟囔着抱怨,“这种事都能让我遇上,我也真是够倒霉的。”

她撇嘴,低头将被开线的羊毛丝从卷起来,不经意地抬头,恰好撞上宋之昀没来得及收起的浅笑,他的眼神深幽却柔和,不同于平时,却像极了当年。

她微微一愣,再想细看,他已经将表情收起,又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那个笑却是真实存在的,阮软不怀疑自己看错了,静默了半响,她轻哼着说:“有那么好笑吗?”

宋之昀自然死没有回答她的,抱着她直接上了车,又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盖在她腿上,遮掩住那半点将露不露的旖旎风光。

“回别墅。”

午后的冬日带着丝丝暖意,阳光倾洒在身上,缱绻又温柔。

阮软一到家立即跑回房里换衣服,将脱下来的羊毛裙丢在床上,那开线已经开到腰部,如果不是宋之昀,她今天非走光不可。

她将外套拿去还给宋之昀,他的房门半掩着,她也没多想,就那样直接要推开了门,谁知道宋之昀在房间里换衣服,闻声转过头来,扣子被悉数解开的衬衫大敞,纹理清晰的肌肤泛着蜜色,每一处起伏都那么恰到好处,像米开朗琪罗刻刀下最完美无瑕的雕塑。

阮软怔然站在原地,傻愣愣盯着他的身体看了半天,直到宋之昀冷声反问:“没人教过你,进别人的房间前要先敲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