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这次是我亲眼看到的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26 10:25:51 字数:2187 阅读进度:55/229

别墅。

从宋之昀离开到现在不过五分钟,阮软却觉得过了五十分钟那样漫长,碗里的米饭都被她戳到了桌子上,一片狼藉。

门铃忽然响了,阮软神情一喜,以为是宋之昀去而复返,快速跑过去开门,然而门外的人却大大出乎所料——苏慎。

阮软还没想明白苏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已经满身酒气地倒向了她,阮软吓了一跳,连忙将扶住他:“苏……苏慎?你怎么来了?”

苏慎一只手圈着她的肩膀,抬起头的头发丝微潮,神情自嘲,口齿不清道:“她说你住在这里,我还不信,没想到是真的……”

“你喝醉了?”几乎是毫无疑问的。

苏慎听不进她的话,自顾自道:“软软,软软,你怎么能回到他身边呢?你怎么能和他在一起呢?他会伤害你的,会伤害你的……”

阮软叹气,他这个样子她总不能把他丢在门外,只能搀扶着他进门,放在沙发上,他身上的酒味浓郁得呛人,这还是她认识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他这般模样,皱着眉头说:“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啊,你先坐下,我去给泡杯蜂蜜水解酒。”

半醉半醒中的苏慎隐约能看清眼前的人是谁,忽然看到她转身要走,心中一急,立即抓住她的手:“软软,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苏慎,你先放开我,我去给你倒杯水。”他的力气很大,阮软根本挣脱不开。

“软软,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啊,我喜欢你很久了啊,为什么谁都看出来,偏偏就你看不出来……还是说你根本不想看出来?是这样吧?你根本不稀罕我的爱对不对?”

他越说越激动,忽然用力一拽,阮软便直接扑到在了他身上,他紧紧抱着她的腰,阮软大惊失色:“苏慎,你不要这样,你放开我。”

苏慎含糊不清地嘟囔,显然已经没了意识,可手却依旧像钢筋锁着她,阮软挣扎了几下,刚要推开,便是那么恰好,有清冷的声音突然破空而出。

“我出门还不到十分钟,你们就这么急不可耐?看来我回得不是时候。”

宋之昀!

他真的回来了!

可为什么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阮软心跳如雷,宋之昀本身就误会她和苏慎的关系,再让他看到这一幕,她真是一百张嘴都解释不清。

“宋先生,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这都是误会。”

“不是这样,那是那样?”他反问得轻描淡写,甚至嘴角还噙着一抹嘲讽的笑,“阮软,这次是我亲眼看到。”

阮软骤然一震。

宋之昀走了过来,将她从苏慎怀里拽出来,力气很大,她撞上他的胸膛,他嘴角噙着抹笑,冰冷刺骨:“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

他们之间的信任这般脆弱,根本经不起一星半点摧残和打击,这次又出了这种事,是不是又会成为他们又一次互相误会和伤害?

阮软眼眸降下一片惨淡,有一种不是很疼但却难以忍受的感受渐渐在身体里蔓延开来,缓慢的,均匀的,直到将四肢百骸悉数覆盖。

“我跟她真的没什么……你难道看不出来吗?他喝醉了,他喝醉了才跑来的。”阮软竭尽全力地解释着,他们之间的关系好不容易有了改善,她真的不想因为这些子虚乌有的事,再次让他们回到原点。

阮软主动去拉他的手,将他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你真的感觉不到我的心吗?它明明只向着你啊……”

隔着一层布料,掌心下的颤动那么清晰,宋之昀脸上的怒意渐渐褪去,深深地看着她,许久之后,收回了手。

他的手从她心口离开的一瞬,阮软感觉到了寒意。

他往身后看了一眼,张叔心领神会,立即上前,将苏慎扶了起来,阮软不知道他要把人带去哪里,不禁问:“……你要把他带到哪里去?”

宋之昀道:“喂狗。”

阮软微微睁大眼睛。

“舍不得?”

阮软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自然不希望他真做出什么伤害苏慎的事,可他此时明显是在盛怒边缘,她若是真为苏慎说一句好话,他怕是会生气。

一时进退两难,阮软只能说:“……他是苏家的人啊……”

“那又如何?”

宋之昀的神情看起来真有几分想要草菅人命,阮软心急,幸好张叔及时说:“苏小姐别担心,我只是让人将苏少爷送回家。”

阮软松了口气。

宋之昀已经重新回到餐桌,拿起筷子加了一根菜送入口中慢慢嚼着,看也不看她道:“还站在那做什么,不想吃饭了?”

苏慎没有大碍,阮软也就不那么担心,深呼吸了口气走过去,这些菜其实都凉了,她怕他肠胃不好吃了会不舒服,只好将菜一样一样送入微波炉加热。

阮软将加热后的菜重新摆上餐桌,宋之昀默不作声地吃起来,阮软却一点胃口都没有。

她踟蹰了一瞬,忍不住问:“宋先生,你相信我了吗?我真的和苏慎没有关系。”

“否则我早就让人把你一起丢出去。”

阮软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他相信她了。

缓缓松了口气,阮软低头吃下一根菜,但又想不明白:“宋先生,你不是去看杨小姐了吗?怎么突然回来?”

宋之昀的筷子一顿。

阮软坐在他对面,见他神情复杂,不由得轻声喊:“宋先生?”

宋之昀垂下眼眸:“她没事。”

“杨小姐不是脚……”

她的话还没问完,宋之昀的神色倏地一变,像被触到了哪根敏感的神经,他毫无征兆地伸手,横过餐桌抓住她的手,咬着牙说:“你到底有完没完!”

阮软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宋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