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 你觉得我是这种人吗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26 10:25:52 字数:2309 阅读进度:60/229

刘先生费力地扭头看着她,骂道:“我虽然喝了酒,但也没有到意识混乱的地步!明明就是你约我到这里的!不是你约我我能来吗?!”

“怎么回事?里面那个女孩是谁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宋少这么生气,是他女朋友吗?”

“不是吧?她不是在和刘先生上床?难道是给宋少戴绿帽子了?”

“胆子真大。”

一扇门隔绝了视线却隔绝不了声音,门外的议论声还是一道一道传入,阮软在这千夫所指下百口莫辩。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昏迷,为什么会和他在一个房间,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只能拼命摇头:“我没有!我绝对没有!”

“宋先生,你信我啊!”

易念之将阮软的裙子整理好,也说道:“是啊,总裁,阮小姐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杨真筝双手环胸靠在墙上,讥笑道:“不像是?你看她哪里不像?”

刘先生骂道:“如果不是你约我,我怎么可能会在这里?你难道是我想"qiangjian"你吗?你长得有那么漂亮吗?事情都败露了,敢做就要敢当!”

宋之昀走到了她面前,捏起她的下巴:“你要我怎么信你,阮软。”

阮软明白了。

她都明白了。

他们所有人,包括宋之昀在内,他们都认为她约了刘先生开房,然后被他们捉奸在床。

阮软一时间只感觉到森冷的气流在周遭缓缓流淌,寒意侵蚀人心。

好半响,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不信我?你觉得我是这种人?”

宋之昀看着她,垂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捏着,看得出他是在压抑怒气:“有监控录像。”

阮软笑了:“所以你就认定是我,无论我怎么解释,你还是认为是我?”

他没有接话,可眼神里的意思却那么清楚那么明显,都是让她哑口无言的责问,其他人也一样,或讽刺或嘲笑,或鄙夷或不屑,她成了他们眼里最卑贱不堪的那种人。

她的目光和杨真筝相触,她的眼里满是嘲讽。

阮软一瞬间冷静了下来,她绞尽脑汁地回想,回想自己昏迷前发生过的一切事情。

她的情况很像是吃了什么能令人失去神智的东西,但她今晚其实并没有吃什么东西,水果是桌子上拿的,那是大家都吃过的,但别人都没事,证明问题不在水果上。

那有什么是她吃了别人没吃的?

酒!

对,酒!

她今晚只喝了两杯酒,一杯是她随手拿的,一杯则是杨真筝给她的。

阮软明白了!

她倏地冲上去,一把抓住杨真筝的手,连声逼问:“是不是你?!是不是在背后使的把戏?!你为什么要害我?”

杨真筝一瞬间也瞪圆了眼睛,反应比她更激烈,声嘶力竭的模样看起来那么逼真:“谁害你了?”

阮软咬牙:“昨天晚上我只喝过你给我一杯酒,后来我就不省人事了,不是你是谁!”

杨真筝甩开她的手:“真可笑,酒是宴会上特供的,我随手拿给你,怎么就成了我故意害你?”

“你想要做手脚的话多的是机会!”

杨真筝呼吸急促,像是被气得不轻,指着她骂道:“你再敢污蔑我,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

阮软笑了:“你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在咖啡馆当众警告她,刚才还故意将酒倒在她身上,她对她从来都是敌意,何曾客气过?

两人争锋相对各执一词,宋之昀冷喝一声:“够了!”

阮软跑回他面前,握住他的拳头,她的掌心也是一片冰凉:“宋先生,我跟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扪心自问,我会做那种事吗?”

她以为宋之昀会为她说话,她以为宋之昀一定是相信她的,这件事这么荒唐,他一定看得出来她是被人陷害的,他一定知道她不会做这种事。

然而,事实却是,他将自己的手慢慢地从她的手中抽走,脸色如融化的冰块,他看她的眼神是如此陌生,又或者说,除了这张脸,他此时整个人对于她来说都是陌生的。

他说:“我认识的阮软非但不会做这种事,更不会离开我,但事实证明,我根本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你。”

一句话,让她整个人彻底清醒,石沉大海的心情,像是在人前被剥开让人观看评头论足,羞耻,难堪。

张叔开门进来,犹豫着看了一眼阮软,还是将手上的一叠照片递给了宋之昀:“少爷,这是监控录像截取下的画面。”

照片中,一个身穿紫色长裙的女人和刘先生勾肩搭背,这女人虽然没有被拍到正脸,但无论是衣着还是身材打扮,都和阮软极为相似,再加上阮软刚才确实被捉奸在床,这一切好像都证据确凿了。

宋之昀将照片丢在她身边:“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些照片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就像法庭宣判时敲下的锤子,这一刻所有解释都是的苍白无力的,一切已成定局。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他又一次喊了她的名字,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低且柔,可也比任何一次都要冷,“阮软。”

阮软崩溃了,她无力解释,无从解释,只能重复着那句毫无可信度的话语:“不是我,这个人不是我,我没有做这种事,我根本不知道这些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之昀按着她的肩膀起来,紧盯着她的眼睛:“你什么都不解释,半点证据都拿不出来,只会说让我相信你,可你给我的信任,什么时候值得相信过?”

宋母在一旁沉默了许久终于出声,出声便是伐骨的一刀:“阿昀,我早就说了,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不信!她骨子里就是一个见异思迁的浪货,谁给她钱她就到谁的床上去!”

“我不是!”

“捉贼拿赃,捉奸在床!我们亲眼看到你躺在刘先生的床上,又有监控录像为证,你还想狡辩!阮软啊阮软,我也算认识你几年,你每次都是这么给我‘惊喜’,弄得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认识过你。”宋母讥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