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疯狂的想念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26 10:26:10 字数:2308 阅读进度:67/229

“她样子看起来很紧张,跑得很快,像怕被你追上一样。”

阮软皱了皱眉,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susan拍拍她的肩膀,有气无力道:“我们先回去吧,我现在腿还软着,改天我帮你找她。”

“你找得到吗?”

“有点难度,但也不是不可以,她身上穿的是广场舞的队服,回头去广场舞那边打听一下。”

阮软点点头:“好吧,先回去吧。”

……

不久之后,巴黎广场遭遇恐袭的新闻也传到了国内,官方解释是几个犯错被军队开除的士兵,心里不满,加上喝了酒,这才做出那种事,好在并没有人因此丧命,都只是受了伤。

宋之昀看新闻的时间原本没怎么在意,可没想到,张叔竟然说,阮软当时就在广场。

他心漏了一拍,倏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张叔连忙补充道:“不过阮小姐没有受伤。”

宋之昀这才慢慢坐下,但眉心还是皱着的,其中担忧之色明显。

张叔偷偷看了看他,在心里无声叹了口气——明明就很在意阮小姐,刚才都听到新闻说没有人死亡,只是有几个人受伤,可他还是紧张成那样。

……

阮软在巴黎继续学习的日子,她发现自己似乎喜欢上这座城市了,susan听了很高兴:“那干脆移民,在这里住下呗!”

移民,住下。

阮软本能地抗拒,在那个充满她痛苦回忆的地方,始终有什么牵扯着她回去,那样东西是她不愿意去面对和承认的,她讪笑着说:“算了吧,我这么爱国。”

苏慎慢慢喝了口咖啡没说话。

susan语气十分笃定:“不着急,反正你还有时间可以考虑,我相信你一定会爱上这座城市的。”

阮软笑着点头:“好啊。”

其实她也想看看,在这个充满纸醉金迷的欲望天堂,能不能将她留住,让她不再回那个地方。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意外永远都来得那么突然,超出所有人的想象,超出所有人的预料——陈老师去世了。

陈老师去世前,身体各项机能都出现了巨幅的下降,医生回天乏术,当时陈老师的女儿立即联系了在国外的阮软,让她赶快回国见老师最后一面,阮软也回得很快,可毕竟是要跨越几个国家,再快也快不过生命的流逝,等阮软到的时候,面对的就是一具已经开始僵硬的身体。

怔然地看着床上的人好半响,阮软才慢慢走了过去,缓缓跪在了床前,动了动唇却喊不出一个字,像是突然失去了声道,怎么都说不出话,只有眼泪凶猛地坠下。

陈老师的女儿蹲在她身边,拥抱着她安慰,可自己的声音却也说哭哑了:“妈妈临走前,喊了你的名字。”

阮软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是她的错,她明知道老师身体不好,可还是她一气之下出了国,明明她答应过她,不会走了啊。

阮软陷入了无比内疚自责的状态,浑身颤抖不止,直到陈老师的遗体收殓好,她还是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眶血红,已是掉不出眼泪。

流苏来了之后,见她的脸色已经惨白到这个地步,怕她再这样下去就撑不住,便强行将她带回去休息。

阮软很疲倦,闭上眼睛便陷入了昏睡,但却又在半夜惊醒,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她在黑暗中望着天花板,眼前渐渐出现了扭曲的景象,就像有什么东西在眼前狰狞。

她猛地闭上了眼睛,蜷起身体,紧紧抱着双腿,头深深埋入臂间,眼泪不断滑落,无法成声的哽咽自唇间溢出,在这无人的夜晚分外凄楚。

七天后,陈老师下葬。

阮软一身纯黑,脸色越发惨白,跟着殡仪主持一板一眼地鞠躬,她像没了生气,浑身都是僵硬的。

葬礼结束后,流苏想去找阮软,却发现她不知何时离开了。

流苏理解她的心情,她那么爱宋之昀,却接二连三被宋之昀冤枉和不信任,甚至还说出了那么多冷言冷语,她的心也说肉做的,怎么可能不疼,怎么可能毫无感觉?

本就处于低潮期,这时候恩师再突然去世,她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这对她来说,何尝不是另一种打击?

流苏想,让她静静也好。

流苏走出陵园,意外地在陵园边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轿车,再仔细一看,竟看到了宋之昀!

流苏咬紧了牙关,她恨极了这个男人,如果不是他,阮软可能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宋之昀也看到了她,竟还朝她走了过来。

流苏冷笑,她倒要看看,他想做什么!

“阮软在哪?”

流苏讥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让你找到她再狠狠羞辱她一次吗?”

宋之昀紧抿着唇,沉着声重复问:“阮软在哪里?”

流苏冷笑一声:“姓宋的,软软对你死心塌地,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这可不代表全世界的人都该听你的话,你想从我口中知道软软的下落,想得美!”

宋之昀最后还是没有从流苏口中知道阮软的下落,他找不到她了。

天空闪过闪电,随后便是轰鸣的雷声,一场大雨来得猝不及防,他微微仰起头,望着雨如断线的珍珠不断坠下。[ban^fusheng]. 首发

司机撑了把雨伞下车,遮在他的头上,他摇摇头推开了他,拉开后座的车门上车。

“回别墅。”

宋之昀一只手架在窗沿,揉着鼻梁缓解疲惫。

她出国散心他是知道的,只要她在他的视线之内,他不会去干涉她的自由,想着等她气消了再去找她,直到一周前,他得知陈老师去世,他忽然紧张起来,当初他是用陈老师的药物作为威胁,才能逼她留在他身边,如今陈老师走了,他还对她说过那么多残忍的话,她还会回来吗……

他一阵心慌,连忙让人去找她,更严密地监视她,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今天陈老师下葬,同时她也不见了……

宋之昀发现自己真的很没出息。

明明是自己逼走她,可她真的走了,他又开始疯狂的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