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都只是误会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26 10:26:30 字数:1894 阅读进度:69/229

——因为,是她偷走了宋家的血玉!

宋母是个藏不住秘密且爱炫耀的人,那时候宋之昀还没创业成功,只是条件一般的家庭,她却平时逢人就说她们家有一块价值几十万的血玉,其他人听着都觉得她是在吹牛,毕竟她只是个市场卖菜的,要真有那么值钱的东西,早就吃香喝辣去了,唯独梅姨默默记下。

后来一段时间宋母身体不好住了院,宋之昀又要忙刚起步的公司,又要去医院照顾她,家里时常没有人在,梅姨摸清时间后,就偷偷潜入他们家,找到了血玉并且偷走。

巧的是,血玉被偷走后不久阮软就跟着苏慎出国了,于是宋家母子便自然而然地认为偷走血玉的人是阮软,从没有怀疑到一个看起来好像半点不相关的梅姨身上。

梅姨拿走血玉后就把血玉卖掉,得到了五十万,她的儿子恰好考上了巴黎大学,就干脆全家都移民去了法国,靠着着五十万在巴黎开始了新生活。

如今她的儿子学有所成,在一家大企业上班,年薪数十万,一家人过上了好日子,如若不是那天碰巧被阮软遇上,阮软觉得他们的钱来得蹊跷,辗转打听调查,谁能都不知道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阮软有时候真觉得自己可能上辈子是个十恶不赦的大罪人,这辈子是来还债的,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痛苦都要她来承受?

阮软见一直录音笔递给他:“这说梅姨亲口承认偷血玉的全过程,如果你还不信,我可以给你地址,你自己再去查一遍。”

宋之昀此时只觉得手上的血玉仿佛有了温度,烫手得很。

他……他又冤枉她了啊……

这都是第几次了?

阮软揪紧被子:“宋先生,我做过的事我不会否认,比如我六年前和苏慎一起出国,这我承认。但我没做过的,你不能栽赃我,比如血玉,比如那个什么刘先生。”

宋之昀动了动唇,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知道刘先生的事你没做。”

他知道的。

她走后他就查清了一切了。

误会,都是误会。

发生在年会上那件事,是误会中的误会。

世上总有些人有各种特殊的偏好,刘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他特别喜欢紫色,对紫色几乎没有抗拒力,那晚阮软穿着紫色的裙子,引起了他的注意,但因为她是跟着宋之昀的人,他就算觊觎也不敢做什么。

巧的是,当时宴会上有一个女人,她是特意去勾引刘先生的,也穿了紫色的裙子,那颜色和款式和阮软当时身上穿的十分相似,当时刘先生喝了两杯酒,有点迷糊,将上来勾搭的人错认成了阮软,自然不会拒绝对方的‘邀约’,便勾肩搭背互相搀扶着上了楼,这就是被监控录像拍下的画面。

好巧不巧,阮软当时也在楼上休息,那勾搭刘先生的女人又中途离开……这么多的巧合组合在一起,这才有了那出闹剧和误会。

这些都是易念之调查后告诉他的,他听完放在膝上的手指倏地缩起来:“属实?”

“属实。”易念之点点头,“两条裙子虽然相似,但仔细看还是很容易就发现不同的,总裁,您看,阮小姐当时身上穿的这条裙摆有白色的蕾丝圈,而监控摄像拍下的画面中,是没有白色的蕾丝圈的。”

她指了指裙摆上的蕾丝,又指图片上裙摆的位置,果然是缺了一圈非常明显的白色蕾丝。

“我记得,这条裙子是你的?”

易念之声音低了几分:“是,当时阮小姐的裙子被杨……脏了,我看她是您的女伴,怕她失礼,就主动将裙子和她交换。”

“裙子是你的,你应该很熟悉,为什么几天前你看照片的时候,没有认出来?”这些录像和影片当天就被找出来,她更是一早就看到,为什么到现在才认出来?

易念之的解释是:“那时候我太震惊了,我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加上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巧合,所以……”

想起那天他对阮软说的那些话,他心里就忍不住一阵闷疼。

得知真相后他没有立即去巴黎找她,原本是想让她先散散心,可没想到,陈老师会突然去世,于是他和她再次错过了一个多月。

阮软听完他的回忆怔愣了数秒,然后才慢慢转化成淡然的笑,轻描淡写一般地应答:“哦,你知道了,那就好,我还以为要再解释一遍呢。”

受了那么多的羞辱,掉了那么多眼泪,最终也只换了这句‘那就好’。

阮软忽然感觉疲惫,不,应该是一直都是疲惫的,重逢以来,横在他们中间的东西太多,那些东西都成了负担,重重压在她到身上,她喘息都觉得困难。

“既然想说的都说完了,那我就走了。”

阮软掀开被子要下床,宋之昀立即按住她,阮软抬起头看他,他像是在找挽留她的理由,但是他都对她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他还有什么理由能挽留她?

两人对视了几秒,他最终也只说出一句:“……你的身体还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