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妹妹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26 10:26:58 字数:2222 阅读进度:75/229

风吹窗帘微动,阳光趁窗帘扬起赶忙闯入,落下一地暖色,和桌台上的玫瑰花相得映彰,空间里写满了岁月静好。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两下,随即响起了单弦铃声,打破了这静谧,被褥微动,阮软半眯着眼睛去摸手机,露出的肩膀"chiluo",脖颈处隐约还能看见红色的吻痕,皆是昨晚情动时留下的痕迹。

她抓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跳跃着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她顿了顿,直接挂断。

宋之昀已经被吵醒,从背后抱着她的腰往自己的怀里带,声音有刚睡醒的沙哑:“谁的电话?”

阮软转过身面对着他,他的怀抱有熟悉的暖气,她闷闷道:“我妈的。”

宋之昀忽然睁开眼。

对于阮软的家庭情况,他也有些了解,知道她和她的父母的关系很不好,六年前他们就像是断绝关系一样毫无来往,六年后她回到陵城他也没见她跟他们联系,现在怎么会突然打电话给她?

“找你有事吗?”

阮软撇嘴:“她昨天给我发了条信息,说我妹妹大学毕业了,让我帮忙找工作……我没理会。”

宋之昀了然,原来是有求于她,他将她抱得更紧:“不喜欢接触就别接触,现在的你不用因为任何人,任何事,强迫自己。”

他的话让她心头一软,不禁往他怀里再靠近了些,宋之昀自然不会拒绝她的投怀送抱,轻笑着将她抱住,低头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阮软原本以为不理会就没事,但没想到,她今天刚下班到家,佣人就来对她说,今天家里来了几个人,自称是她的父母,但因为她不在,所以佣人就没让他们进门。

阮软错愕,他们怎么知道她的住处?

“小姐,下次他们还来,要让他们进来吗?”

阮软立即摇头:“不能让他们进来。”这里是宋之昀的家,他们要是进来了,等会动手动脚怎么办?

说曹操,曹操就到,又有佣人进来说:“小姐,外面有一位自称您妹妹的人来找您。”

妹妹?

“叫阮萌。”

果然是她妹妹。阮软抿了抿唇,她是不想见她的,但想到要是不见,将来他们三天两头跑来找也太给宋之昀添麻烦了,倒不如见她一面,把事情都说开。

“我出去跟她说。”

阮软出门,大门外站着一个女孩正探头往屋内张望,女孩大约二十三四岁上下,身穿一条嫩黄色的长裙,肤色白皙,五官小巧,和她有几分相似,这应该就是她那个八年未见的妹妹。

她在台阶上站了一会才认出她,她却在第一眼看到她就喊:“姐姐。”

阮软抿唇走到她面前:“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我也是听人家说的,姐姐,我……”她迫不及待地想说话,阮阮打断她:“我们出去聊吧。”

“好啊。”

两人去了一家咖啡馆,这咖啡馆离别墅比较近,阮软是想回去方便,结果阮萌一进门就东张西望,在她耳边惊呼说:“原来这就是咖啡馆啊,我以前都只在小说电视剧里看过,果然姐姐过上好日子就不一样,和小说里那些有钱人一样,动不动就上咖啡厅聊天,像我这种穷学生,都只能在奶茶店里喝杯八块钱的奶茶。”

阮软皱了皱眉,且不说其他,她这样的说话语气让她有些反感,看了她一样,她还在打量咖啡店的装潢,神情很惊艳,她微摇了摇头,只当她是小孩子心理。

两人坐下后,阮软点了两个咖啡和一份甜品给她,她知道她今天来是为了工作,也肯定是父母让她来的,直接开门见山说:“听说你今年毕业了,有去找工作吗?”

提起正事,阮萌终于没再打量咖啡店,一脸垂头丧气说:“没有,现在的公司要求都很高,要么是要求本科毕业,要么是要求名牌大学毕业,我什么都没有,谁要我啊。”

见她如此,阮软的神情也缓和了些。

其实她和妹妹并没有什么交集,她离开家的那年,她还是个是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对很多事都懵懵懂懂,对她并没有恶意,现在对着她,终究是心软了。

她想了想说:“我记得你学的是工商企业管理,这个职业应该也不是很难找工作吧。”这不是被誉为就业前景最好的行业吗?

阮萌撇撇嘴,一脸嫌弃道:“那要看什么样的管理啊,我又不想去当什么仓库管理员,一般企业看我这文凭,顶多让我去当销售策划,那种职业又累钱还赚得少,我才不去呢。”

阮软劝道:“现在的社会文凭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经验,现在你才刚出校园,应该从一般工作做起,让自己的履历看起来更完美些,将来成熟些了再找更好的平台也不迟。”

她薄唇一掀,左眼微眯,一副和母亲如出一辙的讥诮面容跃然纸上:“你说得倒轻松,你当初要没有陈老师,让你从一个小诊所医生开始做起,你愿意吗?”

她刚才伪装了许久的温存和善,在此刻终于彻底暴露了真面目,阮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她意识到后连忙一整脸色,尴尬笑道:“姐姐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们在做人总是要有点远大的志向的。”

阮软没接话,她忽的伸出手抓着她两只手,扁扁嘴巴,做出一副的楚楚可怜的模样哀求着说:“姐姐,姐姐,我知道你现在过上好日子了,你帮帮我吧,让我去姐夫的公司,他的公司那么大,随便给我个行政经理销售经理什么的,一定很容易吧。”

阮软被她弄得哭笑不得,一个刚出校园,没有任何社会经验的学生,一开口就是一个经理职位,她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

阮软摇摇头,拒绝道:“他公司的事,我从来不多干预。”

阮萌理直气壮说:“那你这次为了我干预干预怎么了?我可是你亲妹妹,你就我一个亲妹妹,你不帮我你帮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