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这个功利的社会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31 09:15:30 字数:2326 阅读进度:83/229

三个小时后,手术顺利结束。

病人被推走,参与手术的医生护士将萧楚团团围住:“幸亏有你啊萧医生,不然今天我们就都糟了。”

“是啊,萧楚,这次真的谢谢你,否则手术肯定要失败。”

萧楚微微一笑,摊摊手说得很自然:“这没什么,我是个专业的医生,对付突发情况经验是很足够的。”

他对付突发意外经验丰富,这就难免让人想起刚才手忙脚乱的另一个人,都忍不住去偷瞄阮软,阮软还带着口罩帽子,看不清五官,脸色明显是发白的。

这时一个护士进来说:“阮医生,院长让你去办公室一趟。”

“……好。”

院长找她毫无疑问是为了这次手术出意外的事,她第一次出这么大的纰漏,再加上她是主刀,她必须为这件事全权负责。

院长训斥了她一顿,然后就说她太累了,放她四五天假让她回去休息,但其实真正的言下之意是,让她去闭门思过,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如果不做出点处罚,很难以服众。

阮软点点头接受安排,浑浑噩噩地走出办公室,靠着墙站了一会儿,这次事故是她也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她努力去想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手术差点失败?

这时,面前走过一个护士,阮软认出她是病人房间的护士,负责记录病人的一些相关数据,当初她收到的那份数据就是她发给她的。

阮软忽然明白了什么,立即拦住了她:“小陈,你发给我的关于病人的数据,现在你手上有原版吗?”

小陈立即点头:“有啊,在这里。”说着她抽出了一份文件给她,阮软一目十行扫下来,最后目光锁定在了一处,这里记录的数据和她收到的那份数据截然不同!

她忽然感觉背脊发凉,又仔细确认了一边:“是这个吗?你没拿错吧?”

“是啊,就是这份。”

阮软将文件还给她,勉强提起一抹笑:“我明白了,谢谢。”

她明白了,她这下子是真的明白了。

她邮件里收到的资料,数据被人篡改了!

就是被篡改了数据,所以她的判断出了错误,所以手术中病人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大出血!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做出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

阮软扶着墙壁站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一件事——收到资料那天,萧楚坐在她的座位上摆弄他的电脑,那个时候他想做什么都能做,而且他今天又来得如此凑巧……

一定是他!

阮软重重砸了一下墙壁,大步往办公室走去,萧楚果然在,他神情看起来很高兴,和身边的护士谈笑风生,她站在他的桌前冷冷道:“萧楚,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要问你。”

萧楚和她对视了一眼,耸耸肩,起身跟着她出门。

阮软直接走去了医院的休息室,站在窗前紧紧凝视着窗外。

萧楚顺手关上了门:“什么事啊?搞得这么神秘?”

阮软转过身直直地看着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萧楚靠着墙,一脸莫名其妙:“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阮软压抑着怒火,尽量冷静地说:“是你改了我电脑里的数据对不对?那天你在我的座位上碰我的电脑,为的就是更改住数据,让我对病人的身体情况判断出错对不对!”

阮软清楚地看到,在她质问完萧楚的脸色变了一下,很显然是被她说中了。

可变化只有一瞬,他很快又恢复了冷静,站直了起来,冷冷道:“你有证据吗?你有证据证明是我做的吗?”

阮软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萧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可是一条人命啊,难道你就不怕造成意料之外的后果吗?”

手术台上岂能儿戏!任何一个步骤不错,哪怕是一次麻醉,哪怕是一次输血,只要有任何一点错误,都可能造成不可逆转的后果,而他竟然还改了数据,他真的有十成十的把握自己一定能妙手回春吗?如果不能呢?责任谁来担?

她步步紧逼,萧楚恼羞成怒,狗急跳墙,指着她的鼻子骂道:“阮软,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不能把你的过错推在我身上啊,这场手术是你主刀,你差点出医疗事故,是我帮了你,你非但不感谢,还用这副模样对我,行行行,算我多管闲事行了吧!”

阮软恼他做错事了不承认,还反咬一口,然而这一切终究只是她的猜测,她也没有实际证据证明他真的做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开。

阮软拳头捏了捏,也出了休息室,路过另一间休息室时,她听到了里面两个护士的闲聊声,她们的门没关,背对着门,并没有看到她。

一个护士说:“听说了吗?这次研讨会的名额已经定了,是萧楚。”

阮软的脚步顿了顿。

“啊?怎么成萧楚了?不是说是阮……”说出一半的名字被人捂了回去,另一个人声音更低了些:“她出了这么大的事故,都被院长训了,怎么可能还让她去!”

阮软顿了顿,原来如此。

她原本还想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萧楚要针对她,原来是为了这个名额。

阮软呆呆站了半天,万般复杂心情,最终只化成一次无奈的摇头。

谁让他们都生活在这个功利的社会。[ban^fusheng]. 首发

***

黑马地产,安吉拉和往常一样,在早上十点左右送一杯咖啡进总裁办公室,宋之昀正靠着椅背看照片,她见他看得出神,就没有打扰,将咖啡轻轻放下后就想退出去。

“安吉拉,你跟在我身边,有六年了吧?”

没想到他会突然开口,还问出这么唐突的话,安吉拉愣了一下,随即展开微笑:“总裁,已经六年四个月了。”

宋之昀抬起头,一双深沉的眼眸眯得寒风四起,这是他动怒的前兆,安吉拉心中一跳,只听见他沉声说:“这么长的时间,你应该很了解我的处事风格吧?我对背叛我的人,从来都不手软。”

“……是。”

他将手中的照片丢在桌子上,照片悉数散开,露出高清摄像机镜头下被定格的一幕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