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章 一定要逃出去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31 09:15:30 字数:2369 阅读进度:87/229

宋之昀的反应很快,他迅速转身往外走了两步,皱起了眉头,沉声说:“抱歉。”

易念之没回话,他满心还是阮软,快速问:“阮软在哪里?”

易念之慢慢弯腰捡起地上的等浴巾,缓缓围上,声音听起来很急切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我跟她说我去上了个洗手间,可出来就找不到她了。”

“你说什么?!”宋之昀浑身一震,马上要转身,但想起她现在的情况又生生忍住,咬着牙怒道,“我不是让你跟着她吗?!”

易念之抽泣起来:“阮小姐说要去参加什么冒险,怕赶不上报名就说她先去报名,让我上完洗手间去跟她汇合,我以为她认识路,就答应了……可我去了报名的地方找了一下午都没找到她,还被人撞了一下,摔在了泥潭里,没办法才回来洗个澡换身衣服。”

宋之昀捏紧拳头,他哪里知道,自己只是离开一天,就出这么大的事!

易念之连忙补充道:“不过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已经在找了。”

宋之昀沉声问:“她去参加什么冒险?”

“好像是叫……奇洞冒险。”

宋之昀立即往外走,易念之一愣,连忙喊道:“总裁,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然而等她换衣服出来,宋之昀已经不在了。

……

阮软想的没错,她的确是被人拐卖了。

那个男人把她们一车人都载到一个废弃的旧工厂,阮软原本想要趁下车的时候逃走,没想到车子一停下,七八个壮汉就围了过来,她根本无路可逃,被绑住手推进旧工厂的地窖里。

地窖里的味道很不好,有一股子腐肉的味道,很多女孩都吐了,于是味道就更加不好了。

阮软忍无可忍,冲着看守他们的人喊:“给我们换个地方,这个地方太肮脏了!”

男人脾气不好,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他呸了一声,作势就要打她,但被另一个人给截住了:“别打坏了,可是要拿去卖钱的,这里味道的确不大好,把她们都拉到上面去吧。”

“走走走!”

男人没好气推搡她们,推阮软的时候,还故意加大了力道,阮软一个没注意就直接扑在了阶梯上,把额头都磕破皮了。

先前同意换地方的男人大惊失色,一脚踹向推人的男人:“你找死啊!好不容易有一个上等货,你把人家搞破相了,还怎么卖个好价钱?!”

男人憋了一会儿,无法反驳,只能没好气地说一句:“我怎么知道她这么弱啊!”说着上前把阮软从地上拽起来,仔细看了看伤口,也不是很严重,“走走走,弱不禁风的。”

阮软其实是故意摔到的,她看到地上有玻璃碎片,趁机捡了一块,可以割断捆着她手的绳子。

捏紧掌心的碎片,阮软跟着其他女孩被推进一件房,他们直接把门锁上守在门口。

阮软回头看了看其他被拐卖的人,万幸的是这里面没有易念之,她可能没有被抓住,只要她没被抓住,回头找不到她一定会跟宋之昀说,她还有救。

这里大概有十个人,看起来都是本地人,她试着用英语问了一句:“有人能听懂我的话吗?”

四下静了一会儿,阮软以为是都没人能听得懂,不由得失望,刚想转过头,角落里就忽然传出一声怯怯的回答:“……我能听懂。”

阮软看了过去,只是光线暗淡看不太清楚她的面容,也不知道是哪里人:“你是本地人吗?”

那个人从黑暗处爬出来,借着模糊的灯光阮软总算是看清她了,她小声说:“我是美国留学生,你是中国人吧,你胆子真大,敢跟他们那样说话。”

阮软和她蹭到一块:“他们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是流窜的拐卖犯,我们会被他们拐卖到非洲,卖给那些有钱人当宠物。”女孩胆子小,说到最后已经有些抽泣了,阮软和她靠的近一点,“你是怎么被骗上车的?”

女孩说,她是来莫斯科度假的,和同伴走失问路的时候才会被骗上车,她说着,四下响起几声低低的英语都是在说‘ido’——原来她们不是听不懂,只是不敢回答,现在有人先开口了,她们这才跟着附和。

阮软总结了一些,这些女孩大多都是在广场上问路的时候被骗上车的,被骗上车后就被各种威胁,加上胆子小,以至于只能眼睁睁看着合伙人拐卖的人越来越多,都不敢在路上开口求救,最先开口的这个女孩还说,曾经有一个女孩试图在路上跟路人求救,结果被抓回来车仑女干了,活活折腾死。

阮软抿唇:“看来广场就是他们蹲点的地方。”

女孩又说:“我听她们说,那种四轮但是四面封闭的观光车就都是这些罪犯的,当地人其实都知道,只是他们怕被报复,所以都不敢说出来。”

听到这里,阮软心里虽然愤恨,但是也没办法,人人求自保是无可厚非的,只能希望宋之昀能你发现这一点,顺藤摸瓜查过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应该是天黑了,门缝里透出光线来,是他们开了灯,阮软挪着身体靠近墙角,用那块将来的碎片开始慢慢地割断手上的绳子。

她的动作很小心,但在她身边的女孩还是一下子就察觉到,惊讶地问:“你在干什么?”阮软先生说:“你帮我小心看着,我解开绳子后就来救你们,我们这里这么多人,就算是拼一拼,也未必会输。”

其他女孩都被她的想法给吓到了,阮软用怒其不争的眼神看着她们:“你们总不想被卖去非洲吧?” 狼性总裁不可以:

女孩结结巴巴的说:“……不想,但是……”先前那个企图求救的女孩的下场还历历在目,她们还心有余悸。

阮软咬牙道:“去了非洲我们就死定了,倒不如趁现在,拼一把!”横竖都是死,为什么不先拼一把?

还是有人被她打动的,颤着声音附和:“反正都是死,拼了!”

“你割吧,我们帮你看着。”

有一个人响应,其他人也都随波逐流,这是人之常情。

阮软点点头,用力捏着玻璃块摩擦绳子,玻璃不够锋利,要割开甚至很费劲,突然,紧闭的门被打开,强烈的光线照进来,清楚地照着屋子里蜷缩在一起的女孩们。

阮软心里顿是一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