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没理由她每次都被人欺负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31 09:15:35 字数:2571 阅读进度:107/229

阮软根本不知道她在胡言乱语什么,她逼问:“谁让你这样做的?你把那些照片发给了谁?你还拍了什么?”

流苏好想听不见她的话,眼底流露出绝望了艳羡:“或许上天真的是公平的,它给了你不幸的家世,不幸的身体,但却给了你世上最好的两个男人,他们都爱你。”

阮软只绝对荒唐:“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想要得到什么都要靠自己去争取,根本不是幸运不幸运的事。流苏,你告诉我,到底是谁让你这样做的?你是不是被人威胁的?”

“没有,没有人威胁我,我是自愿的。”流苏低头笑起来,“阮软,我是自愿的,你就当是我嫉妒你吧。”

阮软缓缓捏紧了拳头。

她仰起头,将眼眶里摇摇欲坠的眼泪逼回去:“阮软,或许我们一直都错了,我们不合适做姐妹,以后还是不要来往好了。”

阮软有一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流苏扯扯嘴角,悲哀地笑起来:“我说,以后我们绝交吧。”

阮软震惊地身体都有些不稳。

而流苏,她后退了两步,转身走了。

阮软回神后立即追出去:“莫流苏!”

“莫流苏!”

可无论她怎么喊,这个昔日好友都不再回头,她走得那么果断,好似当真要和她老死不相往来那般,阮软眼眶通红,心疼的也不知道是她的背叛,还是她背叛后毫不犹豫的离开。

阮软浑浑噩噩地度过剩下的几个小时,回到家里,宋之昀已经在了。

因为不知道机密文件被泄露了多少,他只能尽量在最快的时间里进行抢救,将伤害降到最低。

“之昀。”

宋之昀抬起头,看到她的神情,心中已经了然。

他已经也想起来那天流苏来他们家做客,临走时心虚躲避他眼神的一幕,原本心里只是怀疑,现在看到阮软这个样子,几乎可以肯定了。

泄密的人,就是莫流苏。

阮软走到他身边抱着他的腰,声音闷闷的:“之昀,她为什么要那样对我,她为什么要那样对我……明明我们是最好的姐妹啊……”

宋之昀摸摸她的脑袋,她接触的人还是太少,懂的事情也太少,这个世界从来不会对任何人温柔。

***

晚上宋之昀还要加班,十二点多时,阮软在卧室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下床去书房。

她穿着睡衣走进去,宋之昀抬起头,看她眉眼惺忪的模样,眼神柔和了几分:“怎么不去睡?”

阮软摇摇头,直接在他脚边的地毯上坐下,脑袋枕着他的腿,嘟喃道:“我想陪着你。”

在这种时候,她什么都帮不了,只能陪着他。

宋之昀摸摸她毛茸茸的脑袋,将搭在沙发椅上的外套拿过来盖在她身上,目光才继续转回文件上,那一行行枯燥无味的数据,此时竟也好像耐看了几分。

阮软一直是半梦半醒的状态,偶尔小声和他说两句话,偶尔把玩着他外套上的纽扣,也不知过去多久,阮软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她半眯着眼睛问:“你好了吗?”

“嗯,好了。”

宋之昀将她抱回了卧室,轻轻放在床上,阮软又问:“没关系了吗?”

“没关系了。”

终于得到了放心的答复,阮然安稳地闭上眼睛,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

宋之昀在她眉心落下一吻,回头看时间已经早上七点。

……

阮软白天不太能睡觉,醒来也才十一点多,赤着脚下楼,宋之昀正准备吃饭,看到她微微挑眉:“不多睡一会儿。”

“不困了。”阮软踩着地毯走到餐桌边坐下,宋之昀盛了一碗汤放在她面前,温度适中,她低头喝了一口。

宋之昀剥了一个大虾放在她的盘子里,收回手时故意用沾了油的手指往她鼻子上揩了一下。

“你干什么!”

宋之昀道:“上次我跟你说过,萧楚这个人心术不正,你又把我的话都耳旁风是不是?”

“我知道他不是好人。”阮软叹了口气,“但是他跪在地上求我,我……”

宋之昀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将一个信封放在她面前。

阮软不明所以打开一看,竟是萧楚在酒吧享乐的画面,他怀里抱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手中端着鸡尾酒,模样很惬意。

阮软睁了睁眼睛。

宋之昀冷笑道:“你说他撞了人要赔钱,手头很紧才找你借钱,可这些都是他近几天的生活,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看着可不像是手头紧的样子。”

阮软瞠目结舌,她真没想没想到萧楚竟然是骗她的!

“他、他怎么能这样……”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最大的伤害往往来自你是身边亲密的人。”

说完宋之昀看她的眼神都暗淡下来,心知她这两天呗接连捅了两把刀心里正难受着,眉心无奈地皱了皱,拉住她的手把她拽到自己腿上,半开玩笑道:“所以你以后只要相信我就够了。”

阮软心里憋屈得很,忍不住张嘴咬了一口他的肩膀。

宋之昀的回应则是一个更深入的亲吻。

直到她喘不过气,宋之昀才大发慈悲放过她,勾起唇角说:“看不出来你还挺大方的,一借就是七万,我怎么不知道你竟然这么有钱。”

阮软一脸疑惑:“什么一借就是七万?我只借给萧楚两万啊,后来他管我借的五万我没借给他。”

“两万?”宋之昀挑眉,将一份压在碟子下的a4纸抽出来给他,“这是你的支出账单,前几天借两万,昨天又借了五万,不是吗?”

“我昨天没有借给他钱啊……”

阮软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拿出手机点开信息箱,但里面并没有银行卡支出的信息,大概是已经被删除了,她又打开支付宝,她的支付宝是直接绑定银行卡的,一看果然有一笔支出五万元在昨天下午被转出去。

而转出的账户,就是萧楚!

阮软惊呼出声:“他竟然敢盗刷我的银行卡!”

宋之昀拿过她的手机看了眼,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如果是盗刷的话,可以追究法律责任。”

阮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一时竟然有些慌乱,靠在他的怀里发怔,萧楚竟然敢公然偷走她的钱,他应该知道只要他稍微一查就能查到是他做的吧,他怎么不怕?

他怎么敢!

宋之昀握住她的双手,不满道:“紧张什么,这点事我处理起来轻而易举。”

出乎意料的事,阮软竟然说:“不用你,我自己可以处理。”

“你?”

阮软后牙槽微微咬紧:“当然可以!”

她要自己去讨!

没理由她每次都被人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