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她是我亲妹妹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31 09:16:58 字数:2335 阅读进度:159/229

“好。”阮软弯着眼睛笑起来,撒娇似的搂住他的脖子,宋之昀的扶着她的腰把她从被窝里抱出来,放在棉鞋上,又拿起外套帮她穿上。

一切都自然得和平时一模一样,阮软和他贴的很近,闻到他身上熟悉的烟草味,心想或许之前真是她想太多了。

然而当天晚上,她却做了一个梦,梦境很乱,先是她六年前因为身体的原因不得不离开他,然后是六年后她被他找到,他那满是仇恨和厌恶的眼神,看得她浑身冰凉,再接下去,是他揽着另一个女人从她面前离开……

这一幕,将她从梦境里活生生疼醒了。

此刻是半夜,窗外骤然起风,一阵一阵呼啸声,不久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是细雨打在比例窗户上的动静。

阮软一个人怀着心事,想到梦境里那些画面,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在黑暗中看着身边的男人,不确定这个梦是一个警告还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不知道看了多久,困意重新席卷上来,她迷迷糊糊间睡过去,但原本就浅眠的她此刻更加敏感,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被惊醒,夜半忽然听到室内传来轻微的响动,她心里惊了一下,睁开眼睛,隔着无穷无尽的黑暗和床边的人四目相对,不由得一愣。

“吵醒你了。”宋之昀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像是还没睡醒。边说着他边将床头的灯打开,昏黄的微光并不刺眼,却能照亮一小块地方。

阮软怔了几秒后确定自己不是做梦,连忙想要起身,又被他隔着被子按下去,他也掀开被子躺下来:“我只是去上个厕所,你紧张什么?做噩梦了?”

宋之昀将胳膊伸出去放在她的头顶,示意她枕上来。

阮软的意识虽然有点懵懂,但身体却很默契地配合他,抬起头枕上去,任由他顺手将自己揽入怀中。

这种自然而然的温柔,让她鼻尖一酸,伏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缓慢而有力的心跳,混乱的神经了一晚上的神经瞬间得到安抚。

阮软瓮声瓮气地说:“没什么,就是做了一个你跟别的女人跑了,不要我的梦。”

宋之昀好笑:“胡思乱想。”

他怎么可能不要她?他执着了她那么多年,绕是现在彼此之前还有那么多不确定,可是他从来没想过要放手。

他宁愿用时间来磨合他们之间似是而非的距离,也不愿意再让她到他看不见的地方过没有他的生活。

床头灯还亮着,他借着微弱的灯光静静地凝视了她许久,嘴角在不知不觉将勾起来。

阮软五官柔和,平时给人一种乖巧的感觉,此刻闭上眼睛,神经彻底放松,更像是一只温顺的猫。这具身体上散发着温热,恰好能将他凉透的心焐热,这样的女孩,他这辈子都不能丢掉。

***

易念之足足等了一个月,都没有等来那个人的好消息,反而看到阮软和宋之昀的感情越来越好,那天她故意设的小陷阱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们。

越想越恼,她趁着午休时间,给那个人打去了电话:“我让你去做的事,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动手?!”

男人声音闲闲散散的:“最近单子有点多,我给忘记了。”听了一下,忽然笑了笑,语调有些轻佻,暗含着别有意味:“啊,你给的照片我也弄丢了,要不我们再见个面,你再给我一张?”

按说她不应该太频繁和这个人见面,万一被人发现,她就惹上大麻烦了,可是一想到中午宋之昀特意去医院接阮软吃午饭,她就嫉妒得一点理智都没有,发了疯想要阮软没有好下场。

她咬紧了牙:“我给你地址,你马上过来。”

男人笑得越发开心:“好啊。”

易念之特意选了一家偏僻的咖啡厅,不太放心,又要了一个单独的包厢,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等到那个男人,她已经很不耐烦,一见面就把照片丢给:“怎么那么麻烦?照片给你,快点去做!”

男人背着一个双肩背包,随意放在另一张椅子上,拿起那张照片,凝视着照片上笑靥如花的女人,眼里流露出的却不是贪婪和"seyu",而是一种很意味深长的眸光,就和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一样。

他放下照片,看易念之的眼神反而很有趣:“你上次是跟我说怎么对付她来着?”

易念之恶狠狠地说:“随便你怎么对付,只要能糟蹋到她就可以,事后把录像和照片发给我。”

男人忽的说:“上次你戴了墨镜都没法好好看看你,其实你长得挺漂亮的嘛,要是打扮起来,肯定比这个女人还好看,干嘛要那么介意这个不如你的女人?”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快点去做……”易念之无意中瞥见男人背包带子上有一处红色亮点,她倏地站起来,“那是是什么?!”

不用男人回答她自己已经知道答案:“针孔式摄像头?你拍我?”

男人从背包带子上撕下来那个原型的小机器:“不错嘛,居然连这个都懂。”

易念之立即动手去抢:“还给我!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要偷拍我!”

男人的力量本身就比女人大,他轻而易举就躲开她过来抢的手,并且还顺势在她腰上揩了一把油,笑得淫邪。bAnFu-(.*)sheng. cc 狼性总裁不可以

易念之又惊又怒:“你到底想干什么!”

男人捏紧那枚小机器,大大方方说:“当然是留下当把柄当证据啦!”

易念之根本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发展,她本只是想在黑市找个流氓变态去教训阮软,为了不引火烧身,她还特意去了解过黑市的规矩,知道一般都是钱货两讫,只要合作顺利,一般不会出现后遗症。

可、可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她惊慌失措:“你就是这么对说你的主顾的吗!你不要钱了吗?”

“对一般的主顾,我当然不会这样做,我们道上有道上的规矩,就跟私人侦探一样,绝对不会泄露顾客的半点身份资料,但是呢……”男人笑了,每说一句话就朝易念之走近一步,知道把她逼到包厢角落,无法再后退,这才慢悠悠说完最后一段话:“你让我弄的这个女人,好巧不巧,是我亲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