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章 你想要我做什么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31 09:16:58 字数:2501 阅读进度:160/229

“……”

易念之错愕了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语调里满是不可思议:“你……你说什么?”

男人将阮软的照片拿起来,放在自己的脸侧,示意她自己看看,他和阮软眉目间,有三分相似。

易念之脚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好不容易扶住了桌子也是一直颤抖。

她之前了解过阮软的详细信息,知道她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妹妹阮萌贪慕虚荣,哥哥阮益辉也好不到哪里去,据说还不满十八岁时就跟人去吸毒,还被强制关了七个月……原来这个男人就是阮益辉。

她不相信,不相信这世界上的事会有那么巧,他怎么会是阮益辉呢?

“你再说一遍,你到底是谁?你是阮软的谁?”她宁愿认为是自己耳朵坏了,听错了。

阮益辉摸摸易念之的脸:“我说,这个人是我的亲妹妹,阮软是我的亲妹妹。我这个人再混蛋再禽兽,也不至于"qiangjian"自己的妹妹,你啊,找错人了。”

易念之脸色煞白:“那你、那你是不是都跟阮软说了?”

阮益辉将照片撕碎丢进垃圾桶,回头看她白着脸的样子觉得分外有趣:“说倒是没说,阮软虽然是我亲妹子,但我们从小关系不和,这些年连见都没见过一次面,更谈不上多深的交情,我也不是个大善人,可没那么好心去提醒她。”

听到这里,易念之才定了定心神,扶着桌角坐下,冷静地说:“既然如此,我给你钱,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你把拍到我的东西都还给我,我们两清。”

阮益辉搂着她的腰,俯低身在她脖颈处嗅了嗅,很享受般地眯着眼睛,笑了笑:“别着急啊,我这还没说完呢。”

易念之强行忍耐,握紧了手中的玻璃杯,水面上轻轻摇曳的水纹恰好倒映出身后男人一脸的荡漾。

“我跟我这个妹子不太熟,但她的性子我还是知道的,她不是那种会跟人结仇轻易结仇的人,还是结这么大的仇,所以我猜啊,你对付她是因为她未婚夫吧?”阮益辉的手在她腰上不规矩地揉揉捏捏,声音低且慢,“宋之昀,那个黑马地产的总裁,听起来就特别高富帅,你想要抢人家老公对吧?”

易念之忍无可忍,猛地一把推开他站了起来:“你说这些话到底想干什么?趁机抬高价码吗?”

她看起来很镇定,但其实身体已经在颤抖,只能拼命把话引到钱财上,让他不要生出其他非分之想。

可是男人显然对她的兴趣比钱财更大,添了添嘴唇:“那倒不是,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我知道你心里很多肮脏的秘密,如果你敢不听我的,我马上就能让你身败名裂。你说,如果宋之昀知道你找人去"qiangjian"他未婚妻,他会怎么对你?”

易念之她知道自己今天一定逃不出这个恶魔的手掌心,捏紧了桌角,颤着问:“你、你想要我做什么?”

阮益辉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呵呵地笑了起来,走到包厢门边,将门上锁,转身时解开了自己的皮带扣……

***

黑马大厦楼下餐厅。

周寅路过黑马大厦,恰好临近中午,干脆约宋之昀一起吃饭,期间提谈到森林别墅工程,为了更加直观地做介绍,宋之昀打电话让秘书室的人送相关文件下来。

意料之外的是,这种事原本应该是易念之做,可却是助理送来。

“易秘书呢?”宋之昀随口问。

助理道:“刚刚打电话来说身体不舒服,去了一趟医院,下午不能来上班。”

宋之昀没多在意,略一颔首。助理离开后,周寅琢磨着问:“我记得你之前的秘书不是安吉拉吗?”

“已经辞职很久了。”

周寅故意问:“是辞职,还是被你炒了?”

宋之昀看了他一眼,随手将文件翻到要给他看的那一页,递给他:“你感兴趣这个?”

周寅则是说:“安吉拉在你身边六年,可以说是黑马的元老级人物,知道太多秘密,你就不怕把这样的人放走会有隐患?”

宋之昀难得说个冷笑话:“不放走,难道还杀人灭口?”

周寅有些无语,他是这个意思吗?

“安吉拉的人品,我信得过,况且她和公司有保密协议,十年内不能泄露任何关于公司的核心机密。”宋之昀低头看着盘子里的牛排,娴熟地切成一块一块送入口中。

周寅意味深长地说:“但是如果有人愿意帮她承担这笔违约金呢?”话音落她看到宋之昀的动作一停,他凝视着他,“据我所知,安吉拉现在在苏氏上班。”

苏氏……宋之昀目光轻闪。

周寅微微倾身,谨慎地提醒:“苏氏最近的动作很频繁,他在这个时候把安吉拉招揽到他们公司,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宋之昀神色微凝,眉宇间看不出喜怒。

周寅看着他那张脸,不知怎么就打起了小主意:“我记得这个安吉拉对你有点意思,不如我们想办法让她帮我们工作……”

无须他把话说完,宋之昀已经知道他的言下之意,淡淡道:“苏氏现任总裁虽然平庸,但是苏老爷子和他那个孙子都不是良善之辈,他们既然敢把我的人招去,毕竟是事先把各种可能性都想过。安吉拉不会知道太多有用的信息的,别白费功夫了。”

没准这还是苏氏一个故布疑阵的做法。

周寅不以为然:“就算不知道核心机密也没关系,有一个我们的人在他们那里,日子久了多少能知道点小道消息吧。”

宋之昀没说话,不多时盘子里的食物都被他吃干净了,他端起柠檬水就喝了口。

“我看你是不愿意出卖色相吧?”周寅皱眉,说起这个自然难免想起阮软,心里的反感更甚,“在商场上混那么多年,你怎么还那么拎不清?逢场作戏什么的,不都是家常便饭吗?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顾左右了?”

宋之昀觑着他:“这些话你跟苏月月说过?”

周寅愣了愣,撇开头,干咳一声:“咳,这些,她会懂的。”

哪里会懂?摆明了就是己所不欲却施于人。

宋之昀瞥了他一眼站起身,扣上西装外套的两颗扣子:“安吉拉的问题我自己会处理。”

周寅被他梗得半死,气呼呼地灌了一口柠檬水降火。

宋之昀走了几步,想起另一件事:“你的餐厅开得怎么样?”

周寅切了一块牛排送入口中:“虽然还没到可以给你们一人买一栋别墅的地步,但压得倒苏氏还是绰绰有余。”

这就足够了。

宋之昀不再赘言,启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