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章 是他执迷不悟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31 09:16:59 字数:2237 阅读进度:161/229

苏氏是家族型企业,几十年来在陵城屹立不倒,分公司遍布全国,产业链直通海内外,一直都是难以项背的巅峰企业,尤其是苏老爷子时期,更是将家族优势发挥到极致,不是一般企业说超越就能超越的,是以即便有人对他们抢占市场的行为看不过去,却也无可奈何。

说到底,这些年能跟苏氏作对的,偌大的陵城里也就只有一个周氏,其他企业都是敬而远之以求自保,但宋之昀隐隐有种感觉,苏氏的野心不止如此,近几年他们不断将势力扩充到各个行业,手越伸越长,终究不是好兆头。

还有那个苏慎,如果将来他继承苏氏企业,他的行为处事怕是会比他爷爷更加诡谲,他必须提早防范,毕竟市场就这么大,蛋糕也就这么大,不想被别人抢走属于自己的那份,就必须让自己更加有实力去守护,不然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思虑间,宋之昀走到办公楼层,目光从秘书室扫过,自然而然想起周寅透漏的那件事,心中到时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安吉拉离开黑马后竟然去了苏氏。

苏氏不会不知道她曾经是他的秘书,那么他们招揽安吉拉到底想干什么?故意试探?故布疑阵?总不可能真是想帮她承担保密协议里的六千万违约金以套得黑马的核心机密吧?

千般思绪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他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没有再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结。

***

快六点时,阮软收拾着东西准备下班,邵华却来办公室找她:“阮医生,急着回家吗?不着急的话过来一趟,我有事需要你帮忙。”

阮软点点头,放下文件过去:“院长,有什么事?”

邵华递给她一个文件夹:“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这几份相关资料,下个月是我们医院第一次参加市里的学术辩论,我觉得你是最合适的人选。毕竟我们外科科室只有四个医生,张医生哺乳期不太方便,小陈和老方手里有别的工作。”

阮软接过去翻开看了看。

学术辩论每年都会举行两三次,上一次举行时她还在市中心医院任职,不过那次去参加的人是萧楚。

“好的,没问题,我一定会尽量最到最好。”

邵华笑笑,随后转变成了商量的语气:“第二件事就是你的工作时间,张医生的情况你也知道,为了照顾她的身体,工作时间会适当地缩短,那些没能完成的工作,你得帮忙分担下。”

阮软直接答应:“可以。”

邵华放心了。

其实这两件事他作为院长,完全有权利直接命令她去做,只是阮软在他这里的身份有点特殊,苏慎再三警告他要照顾好,他可不敢违背那位大少爷,不过现在是阮软自己答应的,他更加能放心。

阮软目光一直落在文件上,也没看他:“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出去了?”

“等一下,”邵华忽的出声,阮软才抬起头,困惑地看着他。

邵华清咳两声,从办公桌后绕了出来,语气已经有些变化:“阮软啊,你的事,其实我是没资格多嘴的,只是我把你当朋友,苏慎也是我朋友,所以,有些话,我……”

阮软蹙眉,听到这里已经能猜出来,急急打断他:“苏慎怎么了?”

邵华挠挠后脑勺,他不知道这些话该说不该说,苏慎挺不愿意在她面前示弱。犹豫着说:“他也没怎么,就是前几天在苏老爷子面前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被苏老爷子关了起来。”

阮软心下微沉,已经能大概猜到事情的原委,这件事一定和她有关,否则邵华不会特意说给她听,再加上苏老爷子的确不喜欢她……

邵华心里还是有点责怪她的:“你要是真对他没那个意思,就早点跟他说清楚,一直拖着人家算什么事呀。”

阮软没有再说话,转身出了办公室,这一层楼比较安静,她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心情是难以言喻的沉闷。

邵华哪里知道,她早就跟苏慎说清楚了,可无论说了多少次,他都置若罔闻。

阮软加班完回到别墅,宋之昀在书房工作,她没去打扰,回房洗漱后就拿着手机站在窗边,踟蹰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拨出去任何电话。

“这么晚,和谁在聊电话?”忽然,一道低沉的男音从头顶上方响起,带着点鼻音,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听起来格外惑人。

身后,男人灼热的身体密密实实的贴上她的后背,阮软隐约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声。

虽然有过这么多次亲密相处,彼此也不是刚刚认识,但一个真正有魅力的人,是无论过去多久,自身对他人的影响,都不会因为随之时间削弱。

宋之昀就是那样的人。

阮软握着手机的手更加近了京,没有回头,只轻声问:“……你忙完了?”

彼此的温度透过几层布料互相熨帖,阮软身体不禁绷紧了,宋之昀也不知道是感觉到了没有,没有让开,反而还故意贴近,低下头来,薄唇就在她的耳廓上方,随着他说话,唇瓣翕动,若有似无地擦过她的肌肤:“你还没回答我,刚和谁通电话……”

“……还没打,就是随便刷刷微博。”她很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点,可是一开口还是有些轻颤。

宋之昀似乎很满意她这样的反应,低低一笑,薄唇在她雪白的耳廓上轻抿了下,说出的话就像呵出的气:“看到什么有趣的?”

阮软被他弄得莫名的口干舌燥,男人的气息拂在她身上,就和被羽毛搔痒一样,让她觉得一直痒到心尖上去。

她缩了缩身体,离他的气息远点,方才道:“没什么,也就是一些新闻……”

“软软,你紧张什么?”宋之昀双手撑在她身侧的玻璃上,这样一来,等于把她整个人都桎梏在怀里。

阮软连忙去推他的手臂,喉咙滚动一下:“没有啊,我要紧张什么?我们这么熟了我紧张什么……我要去睡了,接下来一段时间我有点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