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我心中有数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31 09:16:59 字数:2493 阅读进度:163/229

宋之昀披上睡袍出门,神色看起来很平淡,但目光却有点凉凉,觑了张叔一眼:“什么事?”

张叔干咳一声,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连忙禀报正事,免得被自家少爷的眼神射死:“程序部刚刚发现,公司电脑里被植入了病毒软件。”

宋之昀轻微挑了下眉毛,回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抬步下楼。

这个时候佣人都去休息了,别墅上下安安静静,只有壁灯还亮着昏暗的光线,影影绰绰地照着阶梯。

张叔道:“这种病毒有十分强悍的‘繁殖能力’,可以在短短一分钟中里,复制出成千上万个和它一样的病毒,从网线等地方植入各台电脑的后台系统中,并读取硬盘中的文件。”

“阻止住了吗?”宋之昀问。

“虽然发现及时,但清理病毒还是花费了点时间,可能已经被窜入部分电脑中。现在程序部已经在抓紧时间扼杀病毒,不出意外,应该不会造成太严重的损失。”

“好。”宋之昀情绪没有太大变化,在商场上这么多年,这种小手段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他的程序员都是出类拔萃的尖端人才,不用他太担心后果。只问:“病源找到了吗?”

张叔点点头:“应该是大会议室里的ppt投影器。”

宋之昀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盒进口的纯牛奶,倒了一杯,淡淡吩咐:“尽快处理干净。”

“需要查是谁做的吗?”

“查还是要查,不过对方应该是做好了被发现的准备,大概不会查到什么结果。”他将玻璃杯放入微波炉中,调好时间,加热。

宋之昀漆黑的瞳眸凝着红色的指示灯,隐约折射出冷光:“不过,我心中有数。”

既是如此,张叔便没有再多言。

宋之昀随手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仰着脖子喝了几口,侧脸线条看似淡漠实则紧绷,证明他此刻的心情并没有多放松。

实际上,自从黑马成为行业领头羊后,他一天都不敢放松。

张叔时常觉得,宋之昀就像是铁轨上的火车,只要还能跑,就必须无休无止地前行下去。

他在房地产低迷之时携全部身家入市,如今市场前景可观,虽高居第一,但大势所趋之下百家争鸣,稍有小心就会被人从巅峰处狠狠推下去,这就注定他必须时时警戒时时提防。

说到底,他始终一个人孤军奋战,即使是公司的高管们,也无法真正做到与他风雨同舟,公司倒了,高管还可以到别的地方继续做高管,一损俱损的只有老板,败则一无所有的也只有老板。

而曾因为一无所有被心爱的人摒弃的宋之昀,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再一次一无所有。

微波炉叮铃一声,他放下矿泉水,将牛奶端出来,转身上楼。

……

被撩了一场,不舒服的不只是宋之昀,阮软也是翻来覆去睡不着,睡不着,脑子就会不由自主地去想一些事,从床头摸过来手机,点开和苏慎的微信对话框,少顷,斟酌着打出一段话,但要发送时有犹豫,最后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删除。

阮软叹了口气,将手机锁屏,打算试着入睡时,冷不防身后有人说:“你从刚才握着手机,就是犹豫要不要跟苏慎说不要再为了你跟他爷爷作对?”

阮软迅速转身,一下子和宋之昀幽深的眸子对上。

他也不知道在她后面站了多久,居然把她的信息都看到了。

“之昀……”

宋之昀抽走她的手机,一条腿压在被褥上:“软软,我教你怎么处理这种事。”

阮软怔怔的,他凑近她,一字一句说:“这个时候,你不理睬就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你跟我说过,你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既然没有关系,就不要多联系,无论是他主动找的你,还是无意间在路上遇到,总之你都给我避开他。”宋之昀眉间有些不快的冷色,但被他强行按下,他不想在这种事情上再失控,上次的失控,已经让他尝到无法挽回的后果。

宋之昀吻吻她的鼻子,既是商量又是祈求:“软软,不要跟他有接触,好不好?”不要让他觉得每天晚上躺在他身边的女人,随时可能和另一个男人远走高飞,好不好?

阮软动了动唇,不知道该怎么应答。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处事办法很不好,她答应过他不要跟苏慎走太近,在他眼里,苏慎是能抢走她的情敌,他的排斥和反对都有理有据,她既然是他的女人,自然应该做到让他安心。

可是在她心里,苏慎是把她从生死关头拉回来的至交,也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布兰科医生外最了解她身体状况的人。比如上次那件事,如果不是他帮忙,她可能都没办法完成体检。

人与人之间息息相关,更不要说她和苏慎之间还有一个共同的秘密。

宋之昀凝着她,慢慢分开唇,直起身,将手中的热牛奶递给她,声音淡下来:“喝了早点休息吧。”

阮软双手捧着热乎乎的牛奶,犹豫地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喝完了牛奶。

宋之昀在她身侧躺下,她关掉了床头灯,缩进他怀里。

宋之昀刚才是有些生气的,但在她主动躺入他怀里时,他还是伸手抱住了她。

翌日清晨,吃过早餐,宋之昀顺路送阮软去医院,下车前阮软说自己今晚需要值夜班,估计接近凌晨才能下班。宋之昀点头:“快下班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好。”

看着阮软的背影消失在台阶上,宋之昀抬头望着医院的招牌,眉心折起,吩咐张叔去公司。

昨晚说的病毒,今日凌晨四点多钟时已经处理干净,程序部的人往他邮箱里发看详细的报告,他早上用餐的时抽空看过。并且这件事已经在公司内部传开。

宋之昀踏入公司,对易念之说:“通知各部门主管,十点在大会议室开会。”

会议上,宋之昀先讲正题,末了才像是突然想起那样提及了病毒事件,他的目光在在座的十数位高层脸上扫过,他们都在会议之前已经得知这件事,所以反应都没有很惊讶。

“程序部已经查清,病源就是大会议室的ppt投影仪,现在虽然还没有证据能表明是谁做的这件事,但能接触到ppt投影仪的,只有在座各位。”

“我这么说,各位明白我的意思吗?”

宋之昀勾着嘴角,却没有半分笑意:“要查出是谁并不难,所以,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自己来跟我坦白。”这是对那个内奸说的。

说完,他拿了文件转身就出门,无视会议室内面面相觑又互相推卸责任的高层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