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原来是她在他怀里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31 09:16:59 字数:2364 阅读进度:165/229

阮软忽然红了眼眶,铺天盖地的后悔将她整个人都淹没:“是啊,她真傻……她这么做,也断了自己所有后路,现在她就是想要回到丈夫身边,也不可能了……”

今天的试探,让她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多蠢。

也让她知道,当年离开的真相,绝对不能告诉他。

他刚才说了,他不会原谅。

脸忽然被人捧住,宋之昀擦掉她挂在眼眶里摇摇欲坠的泪珠:“别人的悲欢离合,你怎么也跟着哭了?当了那么多年医生,生死还没看习惯吗?”

阮软躲避地低下头:“是啊,我习惯了,就是突然有点感慨。”

宋之昀不重不轻地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别多想了,上楼洗漱休息吧。”

阮软点点头,先去浴室洗澡,宋之昀则去书房把文件归类。

书房的门被轻轻叩响。

宋之昀道:“进来。”

张叔走进来,将手中的几张照片放在桌子上:“少爷,手下人发回来的。”

宋之昀瞥了一眼,也没拿起来仔细看,手中仍做着将a4纸跺整齐的动作,语调嘲弄:“这么快就按捺不住?”

张叔问:“除了被拍到的这位,其他人都没有动静,是否要……”

“都继续跟着,不会就只有这一个人的。”宋之昀说完,手上的文件也整理完,他将照片拿起来,看了一下,随手丢入抽屉里。

回到房间,阮软已经洗好了,坐在梳妆台前擦护肤品,他看了一阵,才从衣橱里拿衣服进浴室。

等他十五分钟后出来,发现阮软撑着快提不起来的眼皮坐在床沿。

宋之昀蹙眉:“困了就躺下睡,还强撑着干什么?”

阮软仰起头,被灯光刺得眯起眼睛,有些娇憨地说:“等你。”

他能等她下班,她也能等他休息。

宋之昀停下擦头发的动作,看着她,笑了。

翌日清晨。

张叔在门外轻轻敲了一下,宋之昀瞬间睁开眼,偏头一看床头柜上的小时钟,发现已经过了起床的时间。

初春的天空灰蒙蒙的,被厚重的窗帘遮挡得像是天还没亮。

宋之昀抬起手揉揉眉骨,有些好笑——竟然不知不觉睡过头了。

他回应了门外的张叔一声,张叔知道他已经醒了,转身下楼安排其他事情。

怀里的女人还没醒,宋之昀垂首看她,她柔顺的发丝散在他胸口,侧躺着枕在他手臂上,大半张脸藏在杯子里,只露出一双紧闭的眼睛和光洁的额头。

她肤质很好,睡过一夜,皮肤还剔透雪白,即便是离得这么近去看都是干干净净的。

手指情不自禁去碰碰她的脸颊,软软的,像一团棉花。

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开脱的理由——难怪会睡过头,原来是她在他怀里。

宋之昀看她也差不多要醒了,手上的动作不再的放轻,在她脸上肆意地掐掐,又摸到她后颈,按着她的脑袋,低头在她眼睛上落下一个吻。

阮软半梦半醒,感觉到有什么碰触,让她脸上痒痒的,下意识抬手挥了挥,可却反而被人抓住了手,她轻轻地蹙了蹙眉,睫毛一颤,而后才掀起眼皮,睁开还有些惺忪的眼睛。

被子下,她整个人都贴在宋之昀身上,隔着两层睡衣布料互相传递体温,宋之昀像是故意地动了一下腿,用某个已经有反应的地方蹭蹭她。阮软彻底清醒过来,一抹潮红也跟着飞上脸。

“你……”

“我什么?”宋之昀并不急着起床,挑起她一缕头发在手指间把玩,眼神浅浅幽幽的,像是能看到她的心里去。

阮软脸红得更要命:“你、你……我是说,我们再这么躺下去,就该迟到了。”

“没关系,我是总裁,不存在什么迟到不迟到。而且你今天也要中午才上班吧?”宋之昀眸色更深了些,压低的声音,无尽的暧昧,“现在先不谈这个,我们聊聊别的。比如你现在的腿放的位置就非常好……”

阮软才发现自己的腿缠上了他的腰,连忙拿开,耳根发红,没忍住瞪了他一眼,可那一眼里却满是娇嗔,还有几分潋滟的水光。

“不跟你说,我要起床了。”阮软撑着身体起来,把头发从他指尖上取下来,随后掀开被子下地。

宋之昀靠在床上,看着她小小的身体跑进洗手间,眉眼间漾出一层淡淡的笑意。

洗漱完出来,宋之昀已经不在房间里,大概是去客房洗漱了,阮软打开橱柜,随手拿了一套衣服出来换上,然后才下楼吃早餐。

餐桌上,宋之昀已经端坐在那里,见她进了餐厅,他的目光在她身上停顿了一瞬,而后,落在她裙子上,眉心不动声色的皱了一下。

她今天穿了包臀裙,裙侧小幅度开衩,肉色的丝袜下双腿匀称修长。

“怎么了?”阮软感受到他的眼神,不明所以地跟着低头,不知道他皱眉是什么意思。

“穿成这样上班?”宋之昀收回视线,手上继续着用餐的动作。

“不好吗?”阮软跟着将自己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觉得没什么不对。虽然不是标准的职业套装,但是医院也没有规定必须穿套装。

说着她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宋之昀的目光又在她身上扫了一圈,怎么看都怎么觉得她这身衣服不太对劲。

等到吃晚饭他想明白——她的腿很漂亮,虽然穿有肉色的丝袜,但看起来还是太性感了。

嗯,就是太性感。

尤其开叉的那一截裙摆,莫名的给人瞎想的空间。

阮软是中午的班,不过她记起自己昨晚还有没有完成的工作,决定提早去医院,宋之昀也得去公司,两人便同乘一辆车。

宋之昀一上车就拿了个ipad看邮件,偶尔还会和在前面开车的张叔聊几句工作上的事,阮软为了不打扰他,全程就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侧着头看着窗外。

宋之昀将邮件都看完,一偏头就看到她恬淡的侧颜,睫毛温顺地低垂,像一只午后慵懒晒太阳的猫。

阮软忽然回过头,宋之昀目光还没来得及从她脸上移开,就这么被她逮个正着。

她愣了一愣:“为什么看着我?”

他回得淡然又坦然:“随便看看。”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