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十有八九是出轨了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31 09:17:02 字数:2442 阅读进度:179/229

周末两人没出门,宅在家里看电影。

彼时两人都穿着昨天买的情侣款睡衣,在午后惬意地依偎,阮软只想用能想得到的所有美好的词,形容那时候他们的状态,如果能一辈子都这样,那才是最幸福的事。

周一早上上班,阮软满脸春风,被办公室的同事调侃了好一阵。

中午休息两小时吃午饭,阮软和张医生约好了一起吃饭,还没走进餐厅,就收到一条消息,是宋之昀发过来的,没有多余的话,只报了一连串的菜单。

阮软琢磨,这是要她给他送饭?

大概是这个意思,阮软只好和张医生分开,去餐厅买了他要的那些菜,然后打车去黑马大厦。

在门口等着她的人是文森。

文森看到她,笑着走过去,主动打招呼:“阮小姐,您来了,总裁在办公室等你。”

阮软点点头,进入电梯。

“他今天怎么会让我给他送饭?”

阮软随口一问,但文森没出声,她奇怪地转头看着他,发现他一脸的心事重重:“文森?你怎么了?”

文森回过神来,看着她,叹了口气,却是欲言又止。

阮软觉得蹊跷,还想追问,只是这个时候电梯门开了。

“聊什么?”清冷的声音,插入两个人的对话中。宋之昀站在电梯门口,目光从阮软身上移到文森身上,略有警告之意:“今天财务部交上来的文件,你都过目了?”

文森轻咳了咳,不敢再多逗留,微微鞠躬:“我先去工作了。”

阮软莫名其妙地看着文森逃走的背影。

宋之昀折返回身往办公室走,阮软拎着餐盒跟在他身后,进办公室后顺便把门带上,心下还是忍不住好奇:“文森刚才是不是想跟我说什么?你怎么不等他说完再让他去工作?”

“他没什么想说。”宋之昀脱下西服搁在一旁,顺势在沙发上坐下,不疾不徐地挽起袖子。

阮软想了想也对,她和文森没什么交集,他的确不太有可能有什么事跟她说,他可能是在想工作上的事情吧。

把餐盒摆在他茶几上,看他再翻袖子,阮软便顺手帮他挽上:“我正想去吃饭,你的信息就来了。今天怎么会想让我给你送饭?”

“突然想跟你一起吃饭,一个人吃没什么胃口。”宋之昀拿出了一次性筷子,端过米饭开吃。

阮软也坐在他对面吃起来。

宋之昀并不是全心全意吃饭,他边吃边用ipad看邮件,阮软偶尔给他夹菜,如果不夹,他能连续吃好几口白米饭。

一顿午餐下来,两人并没有什么交流,但却也不觉得尴尬,大概‘老夫老妻’就是这个模式。

半个小时后,宋之昀吃饱了,放下筷子和碗,抽了餐巾擦嘴,不急着收拾,而是对阮软拍拍腿示意道:“过来,坐我腿上。”

“不要。”阮软一窘。

宋之昀干脆自己动手,直接把她抱到腿上来,阮软身体悬空,吓得条件反射地将他的脖子抱住。

宋之昀闭上眼睛,靠在她的肩膀上:“我要午休了。”

“那你就去休息吧,我回医院了。”阮软说着要起身。

宋之昀低喝一声:“别动,让我抱着。”

“可是我两点就要上班。”现在已经不早了。

宋之昀闭上了眼睛,声音低沉下来:“不会抱太久。”

他像是把她当成了娃娃,阮软看了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还能让他抱十五分钟,这么一想,也就随他去了。

宋之昀忽然在她的头发里拨了拨,说了一句:“软软,你有白头发了。”

阮软一惊:“啊?”她才二十五六岁,怎么可能有白头发?他们家也没少年白头的遗传啊。

宋之昀道:“我帮你拔掉。”

随即阮软感觉头皮一疼,被他扯下来一根头发了。

那根发丝被他拿到她面前,阮软一看,恼了,“骗人,哪里是白头发了,明明黑的。”

“哦,眼花看错了。”宋之昀闷笑。

阮软气恼:“你是有多无聊啊,拿我打发时间。”

宋之昀摸摸她的头发:“好了,去上班吧,今晚张叔会去你下班。”

“好。”阮软收拾了饭盒一起带出门,打开门就遇到易念之,因为之前几次事情的缘故,阮软对她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好感了,略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易念之也回她一笑,转身进办公室。

阮软步入了电梯之前,看到易念之的衣服,暗灰色的职业套装,今天宋之昀也穿的是暗灰色的……

上次是宝蓝色,这次是暗灰色,难道……又撞衫了?

宋之昀说今天晚上下班让张叔去接她回别墅,那时候阮软并没有多想,毕竟之前有很多次都是张叔去接她。

但她没想到,接下来的一整个星期,宋之昀都保持这种‘很忙’的状态,非但不能去接她下班,还不能准时回家吃饭,甚至有的时候,都要到凌晨两三点才回来休息,但又在早上七八点就出门。

连续两天没能见到宋之昀后,阮软这天调了闹钟,六点半就醒过来,看到宋之昀已经在换衣服了,伸手拉着他的袖子问:“你最近到底怎么了?”

宋之昀语气含糊,遮遮掩掩地不肯正面回答,只是说工作忙。

工作忙?阮软蹙眉:“之前你说,度过周六日两天,周一就告诉我你最近怎么了,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说?”

宋之昀耐着性子说:“计划临时有变,等处理完了,再告诉你,好不好?” :(.*)☆\/☆=

阮软想了想:“我中午去给你送午饭?”

宋之昀想都没想就拒绝:“不用了,我叫饭盒就行。你的医院离黑马有点距离,跑来跑去太累了。”

他这个说法看似合情合理,可是之前他不是特意让她去送饭,那时候怎么不想她会累?

宋之昀的反常行为,让阮软心里越来越不安,总觉得将要有什么事情发生。

流苏约她吃饭时,她把这些事情告诉了她,流苏眨眨眼:“你说的这种情况,我听起来怎么那么像出轨了?”

阮软第一反应就是否定:“不可能。”宋之昀是什么人,她还能不知道,怎么可能做出轨的事情。

流苏摸摸鼻子:“那你就当我胡说。不过,你自己想想,怎么可能忙成那样?一大早出门,三更半夜才回家,还不让你去公司,不告诉你在忙什么?神神秘秘的,就算不是出轨,也肯定是有事情瞒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