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又不是你的孩子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31 09:17:03 字数:2345 阅读进度:186/229

阮软道:“应该知道了吧?他和院长是好朋友。”

流苏整个人都呆滞了,脸色看起来极度不好。

“苏苏,你怎么了?就算苏慎知道了也没关系吧,他一定会替你保密的。”阮软不觉得苏慎是能造成她危机感的人,他们三个人都是好朋友,不是吗?

流苏呼出口气,苦笑,这件事最后还是让他知道了。

阮软忽然明白了,流苏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就这么说出去,对她可能造成了影响,顿时懊恼起来,蹲在她面前,歉意道:“抱歉,苏苏,我以为是苏慎就没关系。”

流苏原本是打算自己悄悄处理掉孩子,根本没想让苏慎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她完全没料到,神思有些恍惚。好一会儿后,她才捂着脸道:“算了……没关系,就这样吧。”

……他来也好,反正他们左右都不可能了,这下也能一次性说清楚,她就能彻底死心。

“阮软,我有点饿了,你去帮我找点吃的吧。”流苏的声音,很轻很缓,像飘在空中的蒲公英,被风一吹就支离破碎。

阮软握了握她的手,想给她无声的安慰,却惊觉她的手又凉又颤抖。

手术还要再过一个小时才能做,她来得及赶回来,只是担心:“你一个人在这里没关系吗?”

“嗯,我没事,你去吧。”流苏对她提起一个笑。

阮软犹豫,想着要不找个护士照顾她?

就在这时,走廊里忽然传来一阵急促匆忙的脚步声,她下意识抬头一看,就见是苏慎从电梯里跑出来,朝她们的方向疾步。

在阮软的印象里,苏慎是一个很从容弄淡定的人,这么失态,还是第一次见。

经过阮软身边时,苏慎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但很快又落在流苏身上,眼神一瞬间变得很复杂。阮软说:“苏慎,你陪陪苏苏,我去给她找点吃的。”

苏慎微不可闻地点头。

流苏没有抬头,但已经听见阮软的声音,知道是他来了。

她地垂着头,目光落在地上,没多久就看到一双男式皮鞋落进视线里,她心口一阵闷疼,眼前一下子就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

良久,两个人都没有开口。

苏慎移动脚步在流苏身边的长椅坐下,凝视着流苏单薄的背影,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心情复杂,好不容易找回声音,但开口的第一句话却糟糕透了:“孩子是谁的?”

流苏僵坐在那儿,脸色白得可怕,整个人就像是被失去了生命那样面无人色,苏慎的话让她呼吸都停了少顷,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干脆沉默。

“是和你相亲的那个李少爷?”苏慎见过一次他们两人去看电影,他还记得她笑得很开心,应该是满意这个相亲对象,后面有所发展不是不可能。

流苏依旧无言。

“还是一直在追你的大学同学?”他再次问。那个同学追了流苏六七年,流苏一直不冷不热,但是上次他看到她被他送回家。

流苏听着他列举的这些男人,不知怎么,忽然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她想笑,于是就笑了,只是那笑容干涩得可以。

“苏少爷知道的我的桃花运就这么多,但是我们又不是特别熟,我还有些你不知道的呢。”她抬起头,笑了,“你说的都不是,那个男人你见都没见过。”

苏慎双手倏地紧握成拳,骨关节都绷得发了白:“你来拿掉孩子,他为什么不在?”

走廊里没几个人,特别安静,他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氛围里,显得特别清晰。苏慎说不清楚自己现在心里的感觉,就好像原本一直属于自己的东西,忽然被别人抢走了。

男人大概都有这种通病,一直喜欢自己的女人,忽然有一天跟了别人,即便自己仍旧对那女人没感觉,可多少还是会不舒服。

“他忙。”流苏不允许自己掉眼泪,扬起下颔,将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重新咽下去。

她侧头望着他:“听软软说,这家医院是你朋友的?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帮我安排一下吧,我想早点把孩子拿掉。”

相识一场,只是相识一场。

她的话那么轻,却字字如针,刺在苏慎的心尖上。

流苏很轻松地说:“帮我个忙吧,我不能让太多人知道我来做这个手术。”

苏慎静了静,淡淡道:“拿掉孩子对你身体伤害很大。”

流苏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不拿掉难道生下来?”她歪头,似笑实讥,“苏少爷,你是想娶我吗?”

苏慎眉心一皱,流苏比谁都知道他的想法,笑得越发深了:“你不娶我,让我当单亲妈妈?你在开什么玩笑?我莫家在陵城也有头有脸,以前我犯贱自降身份被你作践,现在我想对自己好点,这个孩子是累赘,我不可能要。”

最后,她冷硬道:“孩子是我的,又不是你的,我想怎么做都是我的自由。”

苏慎目光缓缓地在她脸上擦过,流苏想躲开,但强忍着,她不想在他面前一再溃败。

苏慎忽然伸手,手里有一张面巾纸,擦过她的脸颊。

一片湿润。

流苏怔怔,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坚持着不掉下来的眼泪,竟然掉了。

苏慎板过她的脸,仔细擦掉她脸上的泪痕,每一下,都很轻很轻,可是每一下,都让她心如刀割。

那就好像,是擦去两个人留在彼此心里的记忆那般。

“你不用想太多,我有自己的打算。”流苏避开他的手,声音已经变了调,“苏少爷,你别管我,我们又没有任何关系。”

苏慎突然把伸手把她牢牢抱住,抱得很紧很紧。

流苏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想起曾经他们缠绵过的每一个夜晚,饶是她现在已经很清楚,当初他亲近她,就是为了利用她和软软的关系去陷害宋之昀,可是那些旖旎,终究是存在的。

只是一个稍久点的拥抱,他抱完就放开她了,什么话都没有,随后就走了。

不多时,护士来了,说可以帮她做手术了。

原本还要排队,现在排队都不用了,很显然苏慎帮她打过招呼了。

流苏将手贴上肚皮,笑了——孩子,你爸爸让你的死亡提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