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我不能拒绝你吗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31 09:17:05 字数:2315 阅读进度:192/229

直到今天,半个月的假期已经到了,阮软正想问宋之昀什么时候回国,不想宋之昀在她开口之前问了句:“你想不想去巴厘岛?”

巴厘岛?位于印度尼西亚的旅游小岛?

那个地方一直被传为度假胜地,还有人说是浪漫的天堂,阮软自然也是神往已久,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去而已。

“如果想去,我们现在就去。”宋之昀打开网上订机票的网站,选了航班,“下午就有一趟飞机能走。”

阮软心里觉得不妥:“你不是说只度假半个月吗?现在还要去巴厘岛,那你的公司……”

“软软,平时我们没有什么机会出来度假,既然这次出来了,就一次性玩个够,当成提前度蜜月也好。”宋之昀已经订了票,转过身来握住她的双手,“总之,不要想太多,我自有安排。”

他总是这样,一种胜券在握的语气。

于是当天下午,他们没有按照原计划回国,而是去了巴厘岛,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度假。

阮软在转机时和打电话回了医院,表示自己还要再过几天才能回国,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医院不是很忙,邵华很爽快地同意了她的请假。

阮软又把电话打给了流苏,流苏得知他们还要转战巴厘岛,表示十分羡慕,然后自然而然关心起黑马的情况。

阮软不由自主想起了她和苏慎的事。

她不确定流苏是什么时候和苏慎有这种关系的?到底是一次意外让她有了孩子?还是他们之前就有这样……那么之前流苏说的那个‘男朋友’,是不是苏慎?

这个猜测让阮软本能拒绝,无论流苏还是苏慎都是她最好的朋友,当初流苏背叛她已经让她伤心欲绝,如若镇江市的幕后策划是苏慎,她怎么都是接受不了的。

阮软只对流苏说自己不清楚,但她是相信宋之昀的。

机场广播提示登机,阮软挂了电话。

近十个小时的行程后,他们终于站上了巴黎岛的土地。

他们选了一家坐落于海滩边的酒店入住,这家酒店的客房不多,建筑风格还原原生态,结构摆设都有一种古朴的味道,对于从东方古国来的两人,一走进去就觉得特别有感觉,而且离海滩很近,去哪儿都很方便。

安顿好了入住,宋之昀就去租了一辆特别合适在沙地行驶的悍马作为代步工具,晚上就带了阮软绕着岛屿开了一圈兜风。

现在不是旅游的旺季,但作为著名岛屿,每天来来往往的游客还是很多,阮软从酒店的阳台眺望出去,除了看到一望无际的海面,还能看到沙滩上晒日光浴和打排球的游客。

她很喜欢巴厘岛的天气,这里属于热带雨林气候,温度不高不低,比起陵城和巴黎都要暖和。

上午享受了当地的美食后,下午他们去玩了海底漫步。

那是一个神奇又奇妙的世界,在海底抬起头,波澜的海平面将蓝天白云变成另一个世界,那一刻仿佛只有海水是他们亲密的伴侣。

宋之昀牵着阮软的手,走过珊瑚花园,五彩斑斓的鱼群会围绕再他们身边,阮软投下鱼饵时,鱼群还会以漩涡般的方式涌向她的周围,她又惊又喜,伸手去触摸一条在她手边吞食鱼饵的小鱼,小鱼受了惊,一下子游出好远,躲进了珊瑚丛中。

如果不是长时间呆在水里对皮肤不太好,阮软真想在海底玩个三五小时。

上了沙滩,宋之昀问阮软口不口渴?

阮软点点头,可能是刚才在海底漫步时,头上戴了氧气罩,这会儿喉咙干涉,很不舒服。

“你去那边等我,我去买水。”宋之昀把一条大毛巾裹在她身上。虽然她穿着的是特别保守的泳装,只露了胳膊个双腿,但是他还是不想让她就这么被人看见。

阮软裹着毛巾,找了一个躺椅躺下晒日光浴,仰望着蓝天,享受这种无忧无虑的假期。

“嗨,美女,一个人吗?”暖和的阳光被黑影覆盖,阮软睁开眼,看到一个穿沙滩裤,"chiluo"上身的男人朝她笑得很灿烂,

看得出对方的意图,阮软礼貌拒绝:“我不是一个人。”

男人眼光四处一转,没看到别的男人,便以为阮软是在说谎,竟直接在沙滩上坐下,摆出要和他攀谈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是东方人的缘故,这次旅行她遇到过不少来搭讪的外国男人,但大部分人都还是比较识趣,听到她话里有拒绝的意思,都会自己走开。

但这个男人明显和之前那些不一样,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宋之昀还暂时不在身边,对方这么高高壮壮,她也不太敢硬碰硬。

男人和她聊起来,问她是哪里人,来巴厘岛干什么,还要联系方式,阮软都含糊回答,只是很清晰地告诉对方,她是和男朋友一起来度假的,可男人却用一种很别具深意的笑容对着她,弄得她很莫名。

两人不冷不热地谈了一会儿,男人还想请阮软喝酒,阮软拒绝,对方又提出请她吃饭,阮软再次拒绝,再次重申她是在等人。

男人不信,他都在这里跟她聊了老半天,哪有人来找她?

“那我们去玩沙滩排球?运动运动?”男子锲而不舍,阮软有些不耐烦了,这人的目的太过直接,且很不识趣。

上次在巴黎遇到的那个小明星,虽然也很自来熟,但是举止间还是保持一定礼貌,不会让人产生反感,这人完全不能比,被她拒绝两次就开始猴急了。

被这种人缠着最烦,可她势单力薄,万一把人给惹怒了,他做点什么她根本无法反抗,阮软耐着性子应付着他,那男人仿佛不知道什么是廉耻,偏要和她共进晚餐,阮软已经维持不下去笑容了,面无表情。

“这位先生,我已经明确拒绝你那么多次,难道你是听不懂英文吗?”阮软额角青筋微跳。男人果然是怒了,翻脸道:“只是一起吃个饭,你为什么要拒绝?”

阮软觉得这人无法沟通,她不想就是不想,拒绝就是拒绝,怎么还有个‘为什么拒绝’?

阮软说:“我说了我是在等人,你还一直纠缠我吃什么晚餐,难道我不能拒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