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领证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31 22:09:54 字数:2389 阅读进度:208/229

吃了饭,阮软以为要回别墅了,结果宋之昀却把车开去了她不常去的路。

“还要去哪里?”阮软奇怪,这条路既不是回家也不是去公司,他到底要把她带去哪儿?

宋之昀说得很理所当然:“约会。”

阮软愣了愣,随即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和莫名其妙的眼神:“你现在还有这个闲心跟我约会?”

宋之昀开车的空隙抽空看了她一眼,对她的反应万分不满:“宋太太,请不要把你嫌弃的表情表现得那么明显好吗?”

阮软嘟囔:“谁让你这么不务正业。”公司机密都被窃取了,不想着怎么挽救损失,居然还来跟她约会。

宋之昀故意问:“陪你也是不务正业?”

阮软重重点头:“不务正业。”她天天在他身边,天天陪她,有必要在这个特殊时期做这种事吗?

宋之昀蹙眉:“结婚也是不务正业?”

阮软想都没想,就嗯声:“不务正业。”

宋之昀快被这女人给气死了,别的女人是巴不得男朋友陪着,她到好,死命把往外推,一点都不知道浪漫。

阮软看她的表情有点臭,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他,想了想:“你怎么了?”

“没事。”宋之昀别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给了她两个字,语调都是淡淡的。

阮软觉得他最近脾气来得越来越无理取闹了,她又没怎么他。

想了想,不理他,阮软随手拿出手机,玩切水果的游戏。

宋之昀瞥一眼:“没营养。”

阮软无所谓:“我一直就这么没营养,宋先生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敢这么理直气壮承认自己没营养,宋太太也是性情中人。”

阮软厚脸皮地凑过去:“是啊,你的宋太太就是这样,后悔啦?”

宋之昀挑了挑眉:“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阮软果断道,“售出不退。”

和她斗了两句嘴,宋之昀刚刚还臭着的脸,这会儿倒是阴转晴了。

他觉得自己也真是挺好哄的。

手伸过去,抽走她手里的手机,道:“别玩了,快到了。”

阮软张望了一下:“我们现在到底是要去哪里?”

“去做点不务正业的事。”

阮软已经忘了自己刚才说的话,还没想明白他的暗示,直到车子停在民政局门前,她才恍然大悟。

原来,他说的‘不务正业的事’,竟然是领证?!

“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阮软惊讶不已,看着民政局的匾额愣了好半响,才讷讷地把安全带解开。

“六年前我已经跟你打过招呼了,你还要怎么提前?”

阮软傻乎乎地被他从车上带下来,一时竟然有些怯意:“你……我什么都没准备……”

领证不是要户口本和身份证吗?

她什么都没有准备。

“我都带了,你人来了就行。”宋之昀牵着她径自进去。

今天可能不是什么特殊节日,来领证的人不多,他们排了会儿队,到了他们,各自拿了一张表到一旁填写。

在最后签名的地方,阮软犹豫了一下:“之昀,我们真的就这么结婚了?”

“嗯。”宋之昀比她利落多了,洋洋洒洒写下自己的名字,侧目看她,“签啊,现在还想临阵退缩?我告诉你,无论如果,这婚今天是结定了。”

“我怎么觉得自己是被你逼婚的?”阮软哭笑不得,最终还是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当医生需要签很多举足轻重的字,但她想只要这次这三个字才是真正关乎一生。

填完表格,工作人员带他们去拍照。

拍照有点麻烦,人家结婚照都是喜气洋洋的,但是宋之昀不爱笑,就剩下阮软一个人傻乐,拍出来的照片很不协调。

阮软看摄影师哭笑不得的表情,忍不住拉拉他的衣服:“宋先生,你别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好吗?明明是你要来领证,还不好好笑一个。”

宋之昀无奈,试着弯弯唇。

摄影师看着镜头里的两人,觉得更加诡异,都想问他们是不是不情愿结婚的?

宋之昀被纠错了几次,有点没耐心了,眉头皱了起来。

阮软好气又好笑,以前没觉得这个男人的性格这么古怪、

宋之昀眯起眼睛看她“知道怎么做才能让我笑吗?”

阮软摇头。

宋之昀单手扣住她的后脑勺,突然就朝她唇上重重吻了上去。

阮软瞪圆了眼睛,脸轰的一下全红了。

这还有外人呢!

宋之昀的吻来得不合时宜,而且还不是浅尝辄止,而是将这个吻加深,吻得缠绵又放肆。

阮软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羞得烧起来了。

她就只是想让他笑一笑,怎么还要赔上自己?

其实在民政局这种见证爱情的神圣之地,这种忘情拥吻并不少见,摄影师还饶有兴致地抓拍了几张,回头洗出来送给他们。

一吻毕,宋先生的心情果然是好了许多,该怎么配合笑就怎么配合笑,阮软都觉得他刚才是装的,就为了当面占她便宜。

拍完照,那边证件也坐好了。

阮软看着手里的结婚证,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回到车上,阮软将那两本红本子翻来覆去地看,其实也没什么特别,但是她就是觉得特别没好。

阮软笑着把本子收起来,扣上安全带,宋之昀递过来两张照片。

“这是什么?”

“放在钱包里。”

阮软一看,原来是被拍下他们结婚的画面。

她仔细端详,笑意满满:“拍得还不错。”

宋之昀看着她的笑脸,唇角也不禁挑起,跟着笑了。

车子启动,宋之昀随手把自己的钱包递给他,阮软知道他的意思,心里甜滋滋的,把照片端端正正放入他夹层里,另一张也收进自己的钱包里。

“很开心?”宋之昀看她嘴角一直压不下去的弧度,问了一句,阮软抿了抿唇,没接话,但答案不言而喻。宋之昀心情越发的:“我也是。”

他也是,和她成为真正的夫妻,他很开心。

“你也是什么?”阮软假装没听见,故意问。

宋之昀丢了个眼神给她自己体会。

阮软这一路都是笑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