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拉都拉不开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31 22:09:57 字数:2358 阅读进度:209/229

宋之昀看她忍不住笑的样子好,心里软成一团,忍不住空出一手去捏捏她的脸,像是想起什么,收回手道:“冷不冷?我后面有个衣服,拿过来盖着。”

“不冷。车里暖气挺足的。”

“拿过来盖在腿上。”

阮软穿着裙子,小腿的确有点凉,想着也就过去拿了,但她摸了半天,都没摸到什么衣服。

“没有衣服啊。”阮软半个身体探到后面,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找到,“只有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拿出来。”

“衣服在盒子里?”

“嗯。”

阮软心里莫名其妙,什么衣服放在盒子里?

拿归来打开一看,没想到竟是一束大红玫瑰。

特别鲜艳的大红色,鲜嫩欲滴,是女人特别爱的那种。

阮软看着,会心一笑,但眼眶却不禁热起来。

宋之昀目光悄然移到她脸上,他知道她一定会很喜欢,但没想到她竟然哭了。

“怎么了?”他想停车,奈何这里根本不让靠边。

阮软笑着要摇头,宋之昀真是看不懂她了,又哭又笑,他抽了纸巾递给她:“傻姑娘,只是一束花,至于吗?”

“当然至于。”阮软闻了闻花香,不知道到底是被花感动的,还是被他们今天领证说感动的,眼泪有些止不住。

宋之昀又看她一眼,拿了纸巾擦去她眼角的湿润,喟叹一声:“看来我平时对你不够好,只是一束花都能让你感动得哭,看来我以后要多送你礼物。”

阮软彻底笑开:“那我是不会客气的。”

“宋太太什么都不用跟宋先生客气。”

***

两人已经领证的事情没有瞒着任何人,身边的好友都知道了,只是还没有特意跟宋母说而已。

阮软觉得宋母那一关还是不好过,心里有些担心。但傅厉琛却说,他妈妈只是拉不下面子,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些接受她了,否则他要和她办婚礼的事已经满城皆知,她怎么会没有反对?

阮软想,好像是这个道理,心里安了一些,答应宋之昀周末跟他一起回去吃饭。

领证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没有改变,但又好像无形中变了,可能是有了法律的承认,他们可以更加光明正大和理直气壮地在一起,那种被承认的感觉,真的特别好。

宋之昀坐在自己办公室,看着结婚证中两人的照片,和两人写在一起的名字,嘴角不自觉地上扬,顺带看了眼时间。

还有半个小时下班。

明明之前每天都住在一起,可现在要不知道怎么,越发想要回去见他的小妻子。

对,妻子,他的妻。

下班后,他毫不犹豫拎起钥匙和外套,疾步出门,易念之原本是拿了合同想要跟他说什么,却只见他快速和她擦肩,根本没有留意到她。

回到别墅天已经黑了,客厅里灯火通明,看起来特别的温暖。

宋之昀脱下外套,换上鞋子,往里走了一步,就看到那纤细的身子正蜷缩在沙发上。

她睡着了。

抱着抱枕,侧躺再沙发上,模样特别乖巧。

离得两米的距离,站在那看着,宋之昀只觉得胸口有些暖暖的,心尖儿微微发烫。

他想起了那六年。

没有她的六年,他每天下班,等待他的向来只有都是满室的空荡和黑暗,就连是夏天都是冷冰冰的,久而久之,他倒宁愿在公司加班,也不愿回这儿面对满室的清冷。

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他小心翼翼的走近她,这才发现,她是捂着肚子睡的,眉头微皱,很不舒服的样子。

宋之昀有些心疼,蹲下身去,靠近她。本想把她叫醒,但才一靠近,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儿就扑面而来,全部落在他的脸上,呼吸不知不觉加重了些。

目光深深地从她的额头移动到眼睛,再往下到挺翘的鼻尖,最后,落到那微张的红唇上。

她的唇色特别漂亮,不用抹唇油也是粉粉嫩嫩的。

心念晃动,像是受了蛊惑一样,他慢慢低头凑了过去。

只是还没碰到,阮软已经醒了。

宋之昀完全没想到她这会儿会睁开眼,根本没来得及撤退,就这么被她逮了个正着。

他顿住。

她也愣住。

两个人,昏暗的灯光下,四目对上。

气氛莫名的有些暧昧,让两人的呼吸一下子都紧了些。

率先回过神来的是阮软。

“你……你下班了啊。”

宋之昀轻咳了一声,恢复淡定:“嗯,看你睡着了,本来打算叫你起来的。”他看了看她的肚子,“肚子疼吗?”

“也不知道吃坏了什么,一天都不舒服,刚才吃了药好多了。”阮软说着要去把药盒拿来给他看,却先被男人一把搂了过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一口含住了她的唇。

她轻喘一声,他长指插入她长长的发丝间,扣住她的后脑勺,将这个吻加深。

双唇分开,宋之昀用额头蹭蹭她的额头:“真的迫不及待想要看你穿着婚纱从红毯的那头走到我面前的样子。”

阮软心头微动,抱住他的脖子:“我也是。”

按照苏月月的说法,他们现在两人就是如胶似漆,拉都拉不开。

眼看婚礼进入倒数日期,很多事情也都纷纷提上议程。

阮软跟宋之昀去见宋母之前,先独自回了一趟家。

阮益辉的案子热度已经褪下,但是还没有抓到凶手,郑雅秋固执得不肯让遗体下葬,说要抓到凶手,让凶手到他面前谢罪,所以现在遗体还在殡仪馆冻着。

阮软到家时,只觉得家里冷冷清清。

“妈。”阮软先看到了坐在门口,神情有些恍惚的郑雅秋。之前那个跋扈野蛮的女人,现在苍老了十几岁,头发花白,也横不起来了。

“阮软啊,你来了。”郑雅秋说话有气无力的,像是很多天都没有吃东西那样,“是不是抓到凶手了?”

“还没有。”阮软把她从地上扶起来,“你到里面坐,外面地上冷。”

郑雅秋原本行尸走肉的,听见阮软说这句话后,忽然失控,一把把她推开:“没有抓到凶手你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