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说到底就是不相信她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31 22:10:20 字数:2400 阅读进度:215/229

苏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她:“你自己看看,看看我没有说谎,看看你那个最爱你的人有没有做这件事!”

阮软看着那张纸,不敢接。

苏慎将那张纸打开,笑着看她:“你不是很相信他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吗?为什么现在不敢看了?怕我挑唆?你们的感情那么坚定的话,也不怕我挑唆吧。”

他的话仿佛是在激将,阮软抿紧了唇,在心里告诉自己,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相信他,然后才从他手里那过那张纸。

一看,她的面色瞬间没了血色。

这是一份人流手术单,上面清楚写着,做手术的人……是她。

阮软不相信的,尽管上面知道这是中心医院才能开出来的单子,但她也不相信,她坚信自己没有怀孕过。

一目十行看下来,看到最后签名的三个字,她的手指还是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宋之昀。

最后同意手术的人,是宋之昀。

阮软比谁都熟悉宋之昀的字,这个签名的确是他的。

而日期,是数个月前。

阮软大脑里一片空白,反反复复的将张纸看了好几遍,绞尽脑汁回想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有这份手术单子?

“想不起来那段时间发生过什么事?我提醒你,事情是发生在布兰科医生莅临邻市开讲座,我带你去做心脏检查回来后。”苏慎从旁提醒。

阮软怔怔地看着他。

……想起来了。

她想起来了。

宋之昀还因为她和苏慎瞒着他去了邻市,跟她冷战了好久。

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又对她特别好,她来月事他对她嘘寒问暖,把她照顾得特别好,放佛他们之间从来没有争吵过一样。

不,不对,还不全对。

那段时间不只是他突然对她特别好,还有宋母。

宋母也突然对她转了性子,还隐隐有接受她的意思。

是因为什么来着?

好像是因为宋母以为她怀孕了……

怀孕……怀孕……难道不是误会,而是她真的怀孕过?

阮软僵在了原地,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次的月事她的确有感觉到不对劲,身体比以往虚弱和嗜睡,但想着她可能是劳累过度,也没怎么深究。如果那不是来月事,而是做了人流,那症状也对得上。

阮软越想心越乱,她不相信宋之昀会拿掉她的孩子,但是这份手术单和那段时间他的反常表现却让她生出怀疑。

阮软在心底混战了许久,最后将那张手术单还给苏慎:“假的,这是假的,你想骗我?我不会相信你,我不会相信之昀会拿掉我的孩子。”

“你可以去做检查,你亲自做的检查报告,不会骗你。”

阮软转身就走。

她是开车来的,上了车,她朝着医院而去。

与其凭借一张来路不明的手术单胡思乱想,倒不如她直接去医院做检查弄清楚。

宋之昀拿掉她的孩子?这不可能,她不会相信,那是他的骨肉,他是要有狠心才做得出这种事?

现在不是上班高峰期,阮软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到医院。

她没有选择中心医院,也没有去邵华的医院,而是找了一家不会和任何人有关的公立医院做检查。

一番检查下来,天已经黑了,阮软坐在长椅上等待结果。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是宋之昀的电话,她今天出门用的借口是和同事有约,这个点了她该回家了。

阮软接了电话。

“聚会还没结束?”那边宋之昀的声音透着几分疲惫,他今天应该是在公司开会讨论解决森林别墅的问题。

阮软用尽可能平常的声音说:“快了。你呢?”

“刚刚下班,你在哪里?我顺路去接你。”

“我自己开车来的,你先回家吧,我马上就回去。”

宋之昀不放心地再确认一遍:“喝酒了吗?”

阮软声音哽了一下:“没有。”

宋之昀却是没有听出任何异样:“好,那在家等你,宋太太。”

“好。”

阮软放下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摩擦,心里很沉闷。

护士从诊室走出来,在走廊上问:“阮软阮小姐在吗?”

阮软倏地站起来:“我在……”

“这是你的报告。”

阮软捏着那张薄薄的纸,心紧绷到了一起。

检查报告上都是专业术语,阮软一行行看下来,生怕错过什么关键词,但看到最后的诊断确认后,她脸色的血色又褪了几分:“这份报告的意思是,我真的……”阮软忽然不敢再说下去。

护士却给了她证据确凿的答案:“从子宫厚度看,要么是生产过,要么是流产过。”

阮软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谢谢”这两个字的,等到她找回意识,人已经在医院外。

手机再次振动,却不是宋之昀的来电,而是苏慎的短信。

——你知道为什么他要拿掉你的孩子吗?因为他怀疑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也许如你所说,他很爱你,所以他选择拿掉孩子留下。

阮软顿感四肢无力,连忙了个角落蹲下,把脸埋在了掌心。

是真的,竟然都是真的。

她真的的怀孕过,那份宋之昀签名的手术单也是真的。

他亲手拿掉了他们第一个孩子,就因为怀疑孩子不是他的?他为什么不来问问她?为什么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就判了死刑?说到底心里还是不相信她……

阮软最终还是无声痛哭起来。

***

苏慎放下手机,扬起头又灌了一口酒。

他很了解阮软,他知道,她现在一定躲在某个地方哭泣,曾经他是那么害怕她哭的人,这次却是他让她这么撕心裂肺。

不知道喝了多少瓶酒,苏慎倒在了床上,合上了眼睛。

房门,在这个时候被人悄无声息地推开。

有影子走了进去,又关上了门。

影子来到苏慎床边,手指从他的脸开始抚摸,往下解开了他衬衫的扣子……

她不想这样的,但苏慎知道她太多的秘密了,只有这样,她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将苏慎和自己都脱干净后,她躺在了他的怀里。

却听见他呢喃了一声:“苏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