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合作结束

小说: 狼性总裁不可以 作者: 棠溪 更新时间:2017-12-31 22:10:22 字数:2300 阅读进度:221/229

苏慎按下纷乱心绪,淡淡地说:“我告诉你,宋之昀不会跟软软分开的,他爱她,已经到了超乎你想象的地步。”

易念之情绪一度失控:“不会的,不可能!没有哪个男人忍受得了被戴绿帽子!”

苏慎目光蓦然间闪了闪。

是吧……没有哪个男人忍受得了,也没有哪个女人忍受得了,所以流苏才会一走了之。

呵。

宋之昀看到他和阮软躺在一张床上,他选择了带走阮软。

流苏看到他和易念之躺在一张床上,她选择了一走了之。

是宋之昀太爱阮软,还是流苏不是很爱他?

不,不对。

应该是流苏在他身上感觉不到他对她的爱,她一直都是独自坚守他们的感情,早就开始累了乏了,而易念之的出现则是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那个单薄的女人,让她彻底心灰意冷,选择远走。

苏慎坐在椅子上,有些疲惫地揉揉眉骨,自从流苏离开后,他想起她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仿佛每一件事都能联想到她。

他淡淡地笑:“的确,这种事情放在一般男人身上他们会受得不了,但是宋之昀不是一般男人。”那是一个经年累月,不知疲惫,执着地挨着一个叫阮软的女人的男人。

从今天这件事上,他承认,他不如宋之昀。

如果阮软是他的女人,他看到她和一个男人躺在一张床上,他一定不会那么冷静,一定不会先去想她可不可能做这种事,他大概会先口不择言地羞辱她一顿,然后开车离开,在路上不断提高车速发泄愤恨……

也许,阮软说对了,他是真的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爱她……

闭上眼睛数秒,再重新睁开,苏慎眼里含了嘲讽地看着她:“而且你这个计划做得漏洞百出,宋之昀稍微一查就会知道是你在捣鬼,你讨不着好的,你等着吧,他一定会来找你算账。”

易念之急得朝他吼:“要不是你背叛了我们的约定,我也不会这样急功近利,冒险去做这种事情!”

苏慎眯起眼:“你好像又忘记了,所谓的合作,从一开始就是我在主导,你有什么资格来操纵我?”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打算放弃合作了吗?你不想要阮软了吗?难道你真的爱上莫流苏了?”易念之扑上去抓住他的手,但是被苏慎毫不犹豫地甩开:“这些不是你应该管的。”

易念之看着他,悲呛地笑:“看到我合作错人了,我以为你跟我一样会为了真爱竭尽全力,现在看你也不过如此,真是枉费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

苏慎原本是打算要走了,忽的听见她这句话,脚步停下:“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你除了给我跟软软下"miyao",把我们弄到一张床上去,你还做了什么?”

他敏感地察觉到这个女人可能还背着他干了别的事。

易念之立即住了嘴,静了片刻,微沉下声说:“就做这一件事还不够多吗?”

“你在撒谎,你还做了别的事。”电光火石间,苏慎已经猜到了蹊跷,“那天我跟你睡在一张床上是怎么回事?”

易念之没想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快,心突突跳着,含糊其辞:“怎么回事,你不是最清楚吗?”

“我跟你有没有发生什么?”

“你说呢?一男一女躺着一张床上,能不发生什么吗?”

苏慎冷笑:“当然能,我和软软就什么都没有发生。”

易念之咬牙:“那是因为你被迷晕了。”

“那晚我也喝醉了。”同样是不省人事。他一直都很怀疑自己那天晚上是否真的跟易念之发生了什么,这个女人诡计多端,也许真的算计过他。

易念之脸色微白,强行辩解:“醉就醉了,但是又没有彻底失去意识。”

“是吗?”

“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否认了就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吗?”易念之说完,假装生气地要甩门而去,但是苏慎的声音却从他背后传出来。

“你故意睡在我的床上,是想让我和你有除了合作以外的关系。因为你觉得你这样一来,自身的安全就能得到最大化。”苏慎呵笑,“你怕我会把你杀死阮益辉的事情说出去,所以想缠死我?”

易念之急急否认:“你胡说什么?我喜欢的人是宋之昀。”

“但是这不代表你不会利用我保全你,就是你最常用的手段。”当初不也利用他去对付阮益辉。

“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我没做那种事!”

苏慎眸光忽然一暗,倏地伸手卡住她的脖子,把她直接掼在墙上,满脸阴鸷:“你好像真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是不是忘记你只不过是我随处找来的一个无足轻重的棋子?别太自作聪明,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自作聪明的人!”

“你已经让我对你失去合作的兴趣,从今以后我们半点关系都没有,你是死是活我都不会管。”

什么时候轮到她在他面前甩脸色了?

不自量力。

苏慎抬腿就走。

易念之惊慌失措,立即扑过去抱住他的腿:“你不能这样,我跟你,我跟你……”

“想说跟我上过床?且不说真假难辨,就算是真的,那又如何,莫流苏还怀了我的孩子,你见我多维护她了吗?难道你还想让我对你负责?”苏慎冷眼,“易念之,你一直都把事情想的太容易,想得太理所当然。”

易念之心沉入谷底,她听得出苏慎的决绝。

但是,如果没有了合作,且不说她很难抢做宋之昀,甚至杀人的事情也会暴露……

她的眼里,忽然闪过了杀意。

***

阮软醒来时,夜已经深了,她看了眼时钟,现在是晚上十点多。

今天一天里发生了好多事情,她一闭上眼睛还能体会到被宋之昀看见她在酒店床上时的绝望,心尖颤了颤,她鼻尖又开始泛酸。

“醒了?饿吗?”由远至近传来宋之昀的声音。

阮软倏地睁开眼,一看到他,忍不住心潮翻滚,立即扑倒他的怀里:“之昀,之昀,你相信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