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第一百二十九章 陆雅没有背叛他

小说: 狼性总裁轻轻爱 作者: 夹心糖 更新时间:2015-06-03 02:09:03 字数:3724 阅读进度:130/308

[第1章正文]

第131节第一百二十九章陆雅没有背叛他

在此之前,顾安瑾从来不敢设想,自己有一天与陆雅再次相逢,会是这样惊心动魄的场面。【Sogou,360,soso搜經|典|小說免费下载小说】

他更不会设想到,美丽温婉的陆雅,有一天会变成现在这样糟糕狼狈的姿态!

她长发失去原本的光泽,蓬乱的披散着。惨白的脸上,顶着一双熊猫眼,也不知道多久没有睡过好觉了。她甘甜美妙的声音,更是失去了原本的音色,变的沙哑浑浊,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垂死挣扎的老妪。

看到这样的陆雅,顾安瑾忘记了对方给予自己的伤害,忘记了对方的背叛。

他焦急的想要知道对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导致她变成这个样子,还挥刀想要自杀解脱。

陆蕊听到顾安瑾的询问,下意识开口解释道:“安瑾哥,我姐她在国外被……”

“不要说,不准说!”陆雅听到顾安瑾的询问,紧张的不得了。眼见陆蕊开口要说话,就焦急的伸手堵住陆蕊的嘴巴。

顾安瑾皱眉看向陆雅,不知道对方在防备慌乱什么。他将目光递到陆蕊身上,发现对方虽然被陆雅紧紧捂住嘴巴,可是眼睛却频频朝他打眼色,示意他看陆雅的手腕。

“……”顾安瑾狐疑之下,细细打量陆雅的一双手腕,这才惊愕的发现,对方手腕上不止一条划破的血痕。还有一些,已经干涸退痂了。

“这!”顾安瑾心下倒抽一口凉气,无法想象陆雅的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

他们曾经相爱过,陆雅是多么高傲的人,他最是清楚。这样一个女人,遇到逆境只会越挫越勇。这也是她在好莱坞发展几年没有成就,却依然选择坚持到底的重要原因。

那么,这样要强的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轻易了结自己的性命呢?

顾安瑾越想越心惊,越想脑子越乱。

他激动的扣住陆雅双肩,将她整个人扳着面向自己,声音焦急地询问道:“雅儿,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说话,你快点告诉我啊!”

陆雅看着顾安瑾焦急关切的样子,哭的更凶了。

她不停的摇头,不停的挣扎,抗拒着顾安瑾的触碰。

她一边挣扎一边哭着乞求,“顾安瑾,你不要碰我,我求你了!我好脏,真的好脏,你别碰我,呜呜呜!你放开我,你……呃!”

陆雅哭喊的情绪很激动,竟然一口气没上来,眼睛一翻晕厥过去了。

“雅儿!雅儿!”顾安瑾看着哭倒在自己怀中的陆雅,心情沉重的快要无法呼吸了。

耳畔,传来陆蕊焦急的呼唤声,“姐姐,姐姐你醒醒!”

顾安瑾怀抱着晕厥过去的陆雅,声音急躁的催促道:“你还愣着,快去叫医生过来啊!”

陆蕊应了声,匆忙朝病房外跑去。

少顷,陆蕊带着医生进来。顾安瑾这个时候已经将晕厥过去的陆雅抱起来,安放在病床上。

“医生,我姐姐怎么样了?”陆蕊焦急的在一旁询问出声。

医生拿着医用手电筒,扒开陆雅的眼皮照了几下,随即轻声叹气道:“别紧张,她只是情绪太激动晕厥过去了。不过,病人现在的情况很不好。虽然这两天一直给她挂营养液,但是那种东西只是补充一点体能,无法跟流食的营养相比。你们家属最好是能好好开导一下病患,让她早点吃东西。实在不行,就带她去看看心理医生,或者送她去……”

“我姐姐没疯,我不会送她去精神病院的!”不待医生说出下文,陆蕊就愤怒的嘶吼起来。

那医生皱着眉头,没与陆蕊争执什么,只是扭头嘱咐身后跟着来的护士给陆雅包扎手腕上的伤口,还给了陆蕊一瓶消肿药。

陆蕊打开药瓶,将消肿药膏均匀地涂抹在陆雅红肿的脸颊上。

那厢,顾安瑾见医生转身离开病房,急忙追了出去。

走廊内,顾安瑾拦住医生的去路,声音低沉的问道:“医生,雅儿……里面的病患到底是怎么了?”

医生打量了顾安瑾一眼,似乎在质疑对方的身份。

顾安瑾立刻补充道:“哦,我是她的朋友!”

医生点点头,解释道:“你朋友受了很大的刺激,情况不太好。送来的时候,已经三天没吃饭,家属说她拒绝进食,一心求死。这还是饿晕了才顺利送到医院救治的,刚刚你也看到了,只要有点力气了,就开始寻死觅活的折腾。真是难为了她的家人!”

顾安瑾听医生这么说,心知对方也不知道陆雅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他紧接着问道:“那我朋友,她身体没有大碍吧?”

那医生紧锁眉头,思考了一番才郑重回应道:“她身体并无大碍,就是长期不肯吃东西,所以体质虚弱。不过,她的精神不太好,我比较担心她……”

“会疯掉?”顾安瑾脱口猜测医生未说完的话。

医生‘嗯’了声,直白的分析道:“很有这方面的可能!就看你们做家属朋友的如何开导她了。如果她的状态一直恶化下去,最终精神病院将会是她唯一的归宿。”

“……”顾安瑾错愕的瞪大双眼,不敢相信会这么严重。

待医生离开后,顾安瑾步伐艰难的朝病房内走去。

病房内,陆雅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陆蕊给陆雅擦完消肿药膏,正坐在床边抹眼泪儿。

看到顾安瑾进来,陆蕊急忙站起身,弱弱的示意对方落座。

顾安瑾没想到陆蕊和陆雅姐妹感情倒是很深,还以为像陆蕊那么自私自利的女人,对谁都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呢。现在看来,倒不尽然。

他坐在病房内的椅子上,目光落在陆雅昏睡的惨白脸庞上。

好一会儿,才打破沉静,开口问道:“你姐姐……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陆蕊愣了一下,垂头不语。

顾安瑾深呼一口气,再次开口,“你既然给我打电话,把我找过来了,那么你一定是想告诉我的。现在说吧!医生说了,你姐姐不宜情绪受到波动。若她醒过来,你想说,也没机会说了。”

陆蕊见顾安瑾这么说,便抬头抹了把眼泪,声音凄楚的说道:“安瑾哥,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

顾安瑾点头,示意陆蕊可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陆蕊轻咳了咳,目光凄楚的看向陆雅,然后娓娓说道:“前段时间,我联系不上我姐姐了。那个时候,我有找过你询问这件事,后来你把我训斥了一顿。”

顾安瑾挑挑眉头,对陆蕊说的这番话表示有印象。那个时候,正是他知道陆雅背叛自己的时候。他原本以为是自己误会了陆雅,想给对方打电话询问一下是不是自己误会了什么。可是陆雅的手机却打不通了,于是他知道,陆雅是彻底的放弃了她和他的感情。

陆蕊继续说道:“我联系不上姐姐,我家人也都联系不上她,我们都很担心。于是,我爸爸就让他身边的人去好莱坞找我姐姐,打听她的消息。结果发现,我姐姐在那边好好的,正在拍戏呢。得知这个消息后,我们才放下心来。可是,九月底的时候,我突然接到陌生电话,是姐姐打来的,她哭着让我救她,说她要被人折磨死了。”

“……”顾安瑾皱紧眉头,声音冷了几分,“继续说下去!”

陆蕊点头,“我细问之下才知道,姐姐被她的顶头上司囚禁起来了,我把消息告诉我爸爸,我爸爸立刻带人去国外救我姐姐。当姐姐被救回来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呜呜呜!”

说到这里,陆蕊悲哀的抽泣起来。

顾安瑾已经不敢询问,他意识到有什么事情有可能与他之前想的不一样。如果,如果陆雅不是背叛了他,而是被人给……不,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他在心中暗暗安慰自己的同时,却听陆蕊说:“我姐姐她浑身都是伤,手腕和脚腕被手铐磨的血肉模糊,身上有被鞭子打的伤口,还有被烟头烫过的伤口,每个伤口都触目惊心。

我们全家人再三追问下,姐姐才如实告诉我们。她在国外被她的老板看上了,可是因为她不愿意被潜规则,她的老板就卑劣的买了最烈的药物给她服食,然后堂而皇之的强暴了她,还拍下了视频录像威胁我姐姐留在他身边。”

“……”顾安瑾倒抽一口凉气,惊愕溢于言表。竟然是这样!所以,陆雅根本没有背叛过他?

狐疑间,又听陆蕊继续说道:“我姐姐说,她被强暴那晚,刚好你给她打了电话。她的老板恶劣的在她药效发作时,接通了你的电话,并在我姐姐清醒后把一切告诉她了。

我姐姐悲愤之下想要寻死,却被对方要挟如果寻死就把视频发给你。无奈之下,我姐姐只能受尽屈辱委身她的老板,并为她的老板拍戏赚钱。前段时间,我姐姐看到你和左伊伊微博上走红的暧昧照片了。她见你放下她了,爱上别的女人,又伤心又欣慰。她知道那些视频再也不会影响到你的心情,就想到了死。

结果,那个卑鄙无耻的老板,见我姐姐不拍戏,还一心求死,就把她灌了迷魂药终日锁在床上。若不是那家的保姆可怜我姐姐,将手机借给我姐姐拨通我的电话求救,我姐姐这辈子都要在暗无天日的房间度过了!”

顾安瑾呆坐在椅子上,神情恍惚的消化着陆蕊说的这些‘事实’,只觉得心口突然窒息的难受极了。

所以现在是怎样?他从一开始就误会了陆雅?她没有背叛自己,而是被人下药强暴了,还被拍下视频威胁了?

顾安瑾大步上前,坐在床头紧紧扣住陆雅的双手。当他看到对方手腕上的伤口时,心的快要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他俯首亲吻陆雅冰凉的手指,低声诚恳的致歉,“雅儿,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我真该死!”

本站7×24小时不间断超速小说更新,请牢记经典小说网址:[拼音第一个字母]手机看小说:【经典小说】,TXT小说下载请到小说信息页,请点上面的“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