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究竟知不知道害苏岑的凶手是谁?

小说: 秘爱成疾,总裁大人别妄动(慕小薰) 作者: 慕小薰 更新时间:2019-03-14 22:16:24 字数:3138 阅读进度:240/533

心黎被困在病房之内,门口是薄庭深安排的保镖。

她抬着眸冷冷的盯着面前的男人,眼角携着鄙睨和不屑。

薄庭深端着粥碗,不知道是假装没看到还是刻意忽视了,小心翼翼的拿着勺子给她喂饭。

她冷冷的笑了一声,猛然推翻了他送到她嘴边的勺子偿。

勺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薄庭深眉心蹙了一下,将碗放在桌子上弯腰去捡。

心黎的神色漠漠的,突然之间将他放在桌子上的粥打翻在地上,香浓软糯的粥撒了一地,“我不吃……”

薄庭深捡勺子的动作一顿,将碗的碎片捡起来,拿了工具将地上的狼藉收拾干净。

她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但一双凉眸格外的渗人。

薄庭深抿了抿唇角,避开她的眸光,“不想吃粥,我让人送别的东西过来。”

“薄庭深,我不想吃东西,我要见我哥哥……”她抬起眸冷冷的瞪着他,余光扫向外面的保镖,“你这么困着我有意思吗?我就是不想跟你过了……”

“心黎,等衍衍的事情过去我们再谈这些事情……”他目光灼灼的,躲避着她冰冷的眸,“你现在是两个人,经不起这么折腾。”

心黎讥诮的看了一眼,难掩眸中的自嘲,凉凉的余光扫向自己的小腹,那里已经有了隆起的迹象,但她却像是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一般。怀衍衍的时候也是这样,她甚至有种错觉,衍衍又回来了……

这个孩子的到来,让她觉得难受。

她直起眸嘲讽的看着薄庭深,讥诮的眸子之中尽是薄凉,“苏岑有消息吗?”

她的眸光太过直白,以至于让薄庭深有些恐惧,他心里隐隐觉得不安,但想起顾逸钦,他还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呵!”心黎冷嗤了一声,眉宇之间尽是嘲弄,“薄庭深,你连我对你的最后一点信任都要夺走是吗?”

薄庭深的眸光一滞,下意识的直起眸去看她,却触到女人蓦然冰冷的眸和唇角扬起的薄凉弧度,他心脏下意识的颤了一下,“心黎……”

“是不是顾宜萱?”心黎追问道。

薄庭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慕心黎,冷的如同一块冰一般,凉而透骨,密密麻麻的冷意从他的四肢百骸蔓延而过,他整个人像是被冻结了一般,眉心拧成一团看着她。

他被这个问题弄得无所适从,甚至有些难以面对。

心黎看着他这个样子,唇角的笑意越发的凉薄,“有什么不能说的理由吗?”

薄庭深抿唇,沉沉的视线定格在她的脸上。

心黎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失败过,她深呼了一口气,将淡凉的眸光瞥向一般,“薄庭深,现在你觉得我还有什么和你过下去的理由吗?”

衍衍的死他们都有责任,她是恨他,但不能一味的把责任全都推到他的身上,可苏岑是她唯一的朋友,他明明知道凶手是谁,却还是瞒着她。

“薄庭深,我最后再问你一次,究竟知不知道害苏岑的凶手是谁?”

她眸光凉凉的,沉静的让人心悸。

薄庭深菲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线,沉沉的眸光翻滚着复杂的情绪,却始终不肯说出一个字。

心黎怒极反笑,讥诮的神情在他身上停顿了片刻便移开了,“薄庭深,我不想看见你。”

薄庭深愣了一下,薄唇抿成了一团线,眉心也蹙成了一团,抬步往外走,“你好好休息。”

心黎背过身去,听着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以及门打开又被关上的声音,两行滚烫的泪珠从眼角顺入发间,几乎灼伤她的皮肤,去凉了她的心。

她的手掌慢慢的放在肚子上,手上传来舒适的热度,像是孩子给她传递出的温度,让她的眉心轻轻舒展了几分。

她已经逐渐接受衍衍死去的事实,也接受她肚子里的孩子,可薄庭深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抹杀她的希望。

苏岑……她已经过够了这种生活,不想在和薄庭深纠缠下去了,他们之间除了隐瞒和欺骗已经没有其他的了。

到现在她心底还存在着对薄庭深的信任,只有他给她一个解释,哪怕他只说“不知道”三个字她就会相信。

可他没有,一个字都没说。

而他的这种态度,间接的说明了他会继续包庇下去。他不会拿顾宜萱怎么样。

也是,顾薄两家盘根错节,他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去对顾宜萱怎么样呢,心黎越想越觉得自嘲,眼里的泪水也越来越汹涌。

孩子太小还没有胎动,但像是感觉到了她的情绪一般,小腹剧烈的痉挛了几下。

她咬着唇,口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薄庭深站在门外,心脏被什么狠狠的揪扯着,却什么也做不了。

……

齐星来看过心黎。

她依旧不吃不喝,才不过短短三天的时间,她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了不少,齐星年纪小,看着这样的她直抹泪,“心黎姐,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你好歹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孩子是最能感觉母亲的情绪的……”

心黎只是抬起眸看着她,温静的眉目之间淡凉如水。看着桌上的饭菜自嘲的勾了下唇角。

半晌,她突然直起眸,“齐星,能不能帮我个忙?”

齐星愣愣的看着她。

她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想将慕家大宅卖掉,你能不能帮我看看有谁想要?”

齐星抿了下唇角,看着她有些懵,慕宅是慕家在茉城的根基,卖掉慕宅,那是不是就意味着……

片刻,齐星咬了下唇,看着她点了点头。

心黎垂了下眸,“还有,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我哥哥……”

“心黎姐,薄二哥那边……”齐星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紧接着便住了嘴,抬起眸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心黎苦笑了一声,一下子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心黎抬起眸,轻轻的摇了摇头,“算了,他也困不了我多久……”

她从一开始便把婚姻看做成一场战斗,她在自己的面前一败涂地,可在薄庭深的那里,她从来就没输过。尽管她知道她现在的所作所为很自私,但除了这样,她别无它法了。

她轻轻摸着自己的小腹,她也有自己的东西要守护呀。

齐星眉心狠狠蹙了一下,看着面前憔悴不堪的她,她何曾这个样子过,她是高高在上的慕心黎呀,什么时候也变成了如今的这个样子。她咬了一下牙,“心黎姐,我帮。我手机被门外的保镖拿走了,回去之后我就联系慕大哥……”

……

齐星走后心黎便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舒晴推门过来,看着情绪逐渐稳定的她微微一声叹息。

门口响动,她抬了一下眸。薄庭深有些颓然的站在病房门口,灼烫的视线落在心黎的身上。

心黎像是感觉到了一般,无力的睁开眼睛,强烈的阳光刺激的她的眼睛无所适从,她动了好几下才勉强将眼睛全部睁开。

她愣愣的看着薄庭深,手轻轻动了动,挣扎着坐起来。

薄庭深急忙过来扶她,却被她不着痕迹的避开了。

“庭深,我想看看衍衍……”

薄庭深愣了一下,这是这几天她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算不上温柔,但也谈不上冷漠。

他眉心狠狠的蹙了一下,没答话。

心黎自嘲的笑了一声,“我连见他最后一面都不可以了吗?”

.“我带你去。”

他嗓音低沉喑哑,走到床边将她抱了起来,朝着停尸房的方向走去。

越是靠近,心黎的唇就抿得越紧,孩子依旧在那里。

薄庭深将她放了下来,她还没靠近孩子便放声大哭,虚弱的躯体已经不能支撑她站立。薄庭深从背后扶住她。

她的孩子呀,衍衍跟着她就没过过好日子。他生下来就应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呀,如今却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躺在这里,她恨整个薄家……

她手指颤抖着想要摸摸孩子,但还没触及到,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薄庭深急忙抱住她,“心黎,心黎……”

心黎的脸色苍白,仅存的血色也消退了下去。

薄庭深的余光扫过她的全身,源源不断的红色顺着她纤细的腿往下流,他瞳孔重重缩了缩,抱起她往急救室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