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有困难就去找中【国】人(四千字预祝收藏过五百)

小说: 美利坚资本贵族 作者: 疯二神 更新时间:2017-11-22 14:06:22 字数:4809 阅读进度:93/538

那些公司虽然也做同样的业务,但是大部分主要农业产区,已经全部被四大食品加工公司占领。

他如果想要卖掉那些牛,说不定要降低一些价格,因为那需要更多的运输费。但也仅此一次而已,降低一点价格无关要紧。

“你明天去圣弗朗西斯科也是为了推销你的牛肉?”

“没错,就是试一下看能不能见农场的牛肉直接卖给那些餐厅。不过不仅仅是牛肉。也许,我可以连牛的内脏和骨头都卖出去。”

“我明白了。你是想找唐人街的那些餐厅。”比尔笑着说。“这是一个好主意。你知道吗。我不久前去了一起唐人街,发现那里竟然有人卖煮熟的牛内脏。虽然我不敢吃,但味道闻着真的很香,而且不少中国人吃。你知道那真的无法想象。”

林克笑着说:“是的。美国人不吃的动物内脏,在中国人眼里,那是上佳的食材。也许在他们也无法想象,欧美国家的人不吃动物内脏,却将鹅病变的脂肪肝当作上等美食。”

“哈哈。那确实有点道理。”哈利小声笑着说。“我听说中国人什么都吃。但我想那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养活那么多人的原因。”

林克虽然出生在美国,但也去过中国,那几天他吃过不少中国的小吃。

他对此也有过自己的看法:“我认为,那是一种美食文化的象征。在中国人眼里,对我们这个不吃、那个不吃同样非常诧异。他们很奇怪加州竟然会让螃蟹泛滥。我们和欧洲人的人不吃带肌间刺的鱼、不喜欢吃带骨头的肉、不喜欢带太多脂肪的肉。当然,也不吃动物内脏。在我看来,那是根本不会做菜。”

他笑了笑,说:“也许有人用营养学和健康饮食说事。但是中国人的肥胖率要比美国小得多。天知道天天吃着转基因食物,现在多少美国孩子患有二型糖尿病?据说超过五百万。你能想象那是一种通常成年人才会得的疾病吗?而且患病的,大多是那些没什么钱的家庭的孩子?他们大多都不是小胖子。”

哈利耸肩说:“也许生物学告诉我们动物内脏是最容易富集有害物质的原因。”

林克笑着摇头说:“肝脏和脾脏确实是的。但是我们依然认为鹅肝很美味。”

“我想那是个观念问题。”比尔最讨厌考虑那些复杂的东西。“所以你去唐人街是为了推销牛的内脏?”

“也许还有骨头。你不知道在中国,牛筒骨的骨髓也是一道难得的美味。”

比尔无法想象在美国通常只用来喂牛的牛骨头有什么好的:“好,预祝你成功!”

林克确实打算去旧金山。加州是全美华人最多的州,而且这个州的华人有一定的势力。当然其中有黑势力。据说有一个帮派曾是全美的十大黑帮之一。当然,现在还是。

不过他可不是要找那些黑帮的。那东西粘上了也许一辈子也甩不掉。

第二天一早,他和沃伦还有另外两个保镖开着小飞机就到了旧金山。

他们住进了金融区希尔顿酒店,这附近就有很多中餐厅。

林克在这里没有熟人,也找不到人将他介绍给想认识的人。所以他只能自己找上门去。

他的目标就是那些中餐厅。他在附近转了一圈,心里也大概有了个底。

到了中午,他便进了一家叫“樊记中餐厅”。

他要求保镖们不要将自己当作老板,就像是四个朋友一样进了餐厅。一进去迎宾是穿着红旗袍的中国女孩。也许是看到有一个中国人,她开口说的就是普通话:“欢迎光临,请问有订位吗?”

林克去中国的时候听某个导游说,现在中国有两种语言,一种是普通话,一种是粤语。汉族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两种语言的民族。据说中国有很多方言,之前粤语也是一种方言。但在几年前,粤语好像被世界某个组织定为语言了。

那个导游还说,中国南方某个省份的人只要是上了学的孩子,大部分都掌握两种语言。

好,林克想说的是,那里的孩子真的非常了不起。

不过他发现这里的服务员大部分都是说普通话的。少量是可以同时说那两种语言的。看来他们比那个省份的孩子要笨得多。

迎宾将他们交给一个服务员。服务员带着他们在大厅找了个座位坐下。这是圆桌。在中国时,他知道这是中国人最主要的餐桌制式。

服务员微笑着等他们点餐。

林克拿这菜单看了一会,发现这里的牛肉菜式还真不少。菜单上用了两种文字,一种看着是汉字,但是他觉得似是而非。另外一种是英语。

他看了一会文服务员:“我学的中文怎么和这上面的字不一样。”

服务员看了他一眼,听他这么说就知道是个abc。她笑着回答说:“是这样的,因为唐人街使用的中文是繁体字,而你学的可能是简体字。”

林克一脸的恍然,其实心里还是没明白,不过他也没有再问这个,而是转而打听起消息:“那你们老板是中国大陆移民?”

“是的。”服务员并没有多说什么。“请问先生想要吃什么?”

林克又看了一阵菜谱问:“我是从内达华州来,是第一次吃中国菜。能介绍一下有什么特菜吗?”

“好的。我们这里有正宗的水煮鱼、水煮牛肉、回锅肉……”

林克打断她问:“水煮牛肉,那是怎么做的。”

“额,这个菜有点辣。当然,如果你吃不了辣,我们可以交代厨师少放一些辣椒。”

林克点头说:“那就来一个水煮牛肉。”

他看到餐单上的英文,问:“这个牛腩又是什么菜?”

“这是中国一种非常有名的菜式。需要十几种调味料炖煮数个小时。牛肉酥软而浓香,非常好吃。”

“那也来一个。还有这个红焖牛筋、爆炒牛肚呢?”

他点了几个牛肉做的菜,然后又点了几个其他的。那个服务员看他菜四个人却点了八个菜一个汤,还以为他是不知道中餐的菜分量是相当大的,便提醒说:“先生,你的点的菜四个人可能吃不下。”

林克当然知道中餐的菜分量很足。根本不像西餐厅那样,有些菜一个大碟子端上来就中间放着不够一盎司的食物。那些东西贵起来让人感觉是在吃金子,全添干净了还不够一口。

不过他不仅仅是来吃饭的,他还想尝尝这个中餐厅的饭菜的味道:“没事。你照着上。我们的饭量大。”

服务员看这个帅哥不听劝也不再多说:“好的。”

等她离开之后,林克留心上门吃饭的客人。现在是中午,已经是到了饭点,但是他发现餐厅大厅有三十多张桌子只坐了十几桌,有很多都空着。不过今天是工作日,中午上门吃饭的人少一些也正常。

他点的菜很快就开始上了。他拿起筷子,虽然不是很熟练,但也不算生手。看看着沃伦三人先是笨拙地使不了筷子,最后不得不拿起叉子。他笑着说:“想用筷子,不学上一段时间用不了。你们试一下这些菜,看味道如何。上来的菜都是能吃的。”

沃伦笑着用一个滤勺舀了一些菜放到自己的碗里,说:“老板你放心,我们在训练的时候生吃过虫子。”

林克心里有点恶心,笑着说:“那就不要考虑其他因素,只说你们感觉怎么样,是好吃还是不好吃。”

在樊记他们吃了一个饱。

接下来,他们连续两天去了好几家看着规模可以的中餐厅。林克最后还是觉得第一家最符合他的要求。

菜做的好吃,而且牛肉也用的不少。最重要的是,这样一个保持了中餐基本味道的餐馆,顾客不少。而且在旧金山大区内有五家分店,一天能消耗不少的牛肉。

于是他又带着沃伦他们来到樊记中餐厅。这次他提前定了包间。

服务员带他们进了包间。

林克点了菜之后,对服务员说:“能请你们经理来吗?”

“请问你找我们经理有什么事?”服务员用怀疑的目光看了他好一会。

林克拿出一张名片给她说:“我经营着大农场,想和他谈谈,看能不能直接向你们餐厅供应食材。”

服务员接过名片看了一眼,马上说:“我这就和我们经理说。”

很快就有人进入林克他们的包间。不过进来的人并不是林克希望见到的餐厅老板,而是一个年轻女子。看她的样子也不过是二十多岁,绝不会超过三十。而他查到的信息显示樊记的老板同时也是这家总店的经理,是个五十左右的中年男人。

“汉斯先生你好!我是雪莉·樊,是樊记中餐厅总经理助理。我们总经理有时离开了,听说你希望我们能采用你的农场出产的食材。能详细说一下吗?”

樊雪莉用的是英文。

中文和英文在语言习惯方面有很大的不同,林克用中文交谈,还是觉得比较别扭。现在她用英文,他更轻松一些。

林克站起来和她握手,伸手请她坐下后说:“当然。不过我冒昧问一句,你能代表樊记做决定吗?”

樊雪莉从小移民到美国,知道美国人喜欢直来直往。她明白林克只是对她的职位和权力提出了疑问,而并不认为林克这是在蔑视或者歧视她。

她摇头说:“我不能代表樊记做出重大的决定。但是只要是对我们樊记有利,我会尝试说服我们总经理。”

林克明白过来了,她大概是樊记老板的女儿,或者是妹妹、侄女之类的。他点头说:“好,那就先和你谈谈。”他顿了一下,说。“你知道,我经营了几个农场,养殖了不少牛。不过那谢谢牛主要是以传统的放牧方式养殖,只在冬天会将牛关起来,为了保持牛的体重,会饲喂一些玉米大豆,而且主要还是以干牧草为主。”

“都不都是那样养的吗?”樊雪莉皱眉问。

林克笑着说:“现在的牛确实还是有很像我这样养的,但是也有很多牛是全部用玉米米分喂出来。至少在最后六个月为了增肥,那些肉类加工企业会将一些半大的牛集中起来,关在一个牛栏里,然后投喂增加了牛促生长激素,让它们更好的吸收玉米的淀米分,从而达到快速增肥的效果。”

樊雪莉听着,有点疑惑问:“那不是很好吗?集约化生产,提高效率正是生产的关键。”

“但是,一头六百磅的牛六个月时间增重到一千三百磅呢?还有,你要知道,并不是所有动物都适合集约养殖的。譬如,牛通常只吃草,而猪什么都吃。”

“你的意思是,牛吃玉米不好?”

“这个你可以收集一下这方面的信息,当然,我怀疑美国的网站不会有这样的消息。但是有一点我想你应该是相信的。美国的牛吃的都是转基因玉米。转基因植物很容易让动物体内产生不正常的变化。”

“真的?”樊雪莉一听,忙问。“你肯定?”

林克耸肩说:“反正专家是那么说的。而且专家还证实牛如果吃玉米在消化道中产生致命的细菌。过去发生过不少的细菌疫情其实都和这个有关。也许你也可以留意一下。要知道,一个屠宰场,一天要杀不少的牛,只要有一头感染了,就有可能所有牛肉都被感染。”

樊雪莉当然不会蠢到听他一面之词,说:“谢谢你的提醒。不过你养殖的牛又有什么优势?我是说,你怎么保证你出产的牛肉比他们的好?”

“我们养殖的方式就能最大概率保证牛的健康。另外,我们会自己建一屠宰场,每一头牛都会单独屠宰,不会产生交叉感染。最后,我们的牛会是有机食品。”

“你们的牛是有机食品?”

“是的。我的农场已经养了我有一个牧场已经养牛数十年,完全符合申请,而且我也已经决定申请了。另外两个牧场再过一年就能申请。”

樊雪莉知道现在美国人也开始注重健康饮食,当然都是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所以现在美国的有机食品市场每年增幅高达20以上。光顾樊记的顾客就大多是游客或者是当地的中产阶级。有健康食品这个噱头,也许可以让樊记更有竞争力。

而且美国确实一直存在着由少数农场主维持着的“从农场到餐桌”运动。意思就是只农场直接将肉类或者其他东西卖给消费者,而不经过中间商。那样做,能减少成本。

她沉吟了一下问:“那你们的牛肉什么价格?”

“比你们现在采购的一样。”

“那样的话,我们没办法谈。”樊雪莉摇头说。“如果是那样,我们无需更换供应商。”

林克笑着说:“也许你觉得这个价格高,但不试一下怎么知道没有更高利润。也许你可以将我们的牛肉和其他供应商的牛肉分开销售,用两种不同的价格。”

樊雪莉想了一下,觉得如果林克提供的是有机牛肉,确实可以值得尝试一下。

不过她决定将这个事情交给她爸爸做决定:“这个事情,我们会考虑。谢谢汉斯先生你的建议。我不妨碍你们用餐,祝你们用餐愉快。”...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