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二章 应有的担当

小说: 美利坚资本贵族 作者: 疯二神 更新时间:2017-11-22 14:06:45 字数:3626 阅读进度:112/538

很困,睡了一觉,起晚了。抱歉!

以下正文:

…………

林克看着那双清澈如雨后晴天的天大眼,深吸一口气笑着伸出手,用英语说:“能让我抱抱她吗?”

“当然!”斯奈德笑着将小女孩送到林克手上。

触碰到小女娃软软的身子,林克浑身肌肉的为之一僵。他有些紧张地将小汉娜调整好位置,让她舒服一些。

手臂上的小人儿看着他一会,眨眨还含着眼泪眼睛,有扭头看着斯奈德。嘴巴一扁,扭着身子向斯奈德伸出双手。

林克护住她,却不想小家伙扭着身子哭了起来,而且越哭越大声的趋势。看到她双眼像开了水龙头一样六眼泪。林克虽不舍得,但还是心疼地将她往斯奈德身上送。

林克看到自家女儿被斯奈德接过之后,马上就停住了哭声,只打着小嗝抽鼻子。

斯奈德作为律师,对人细微的表情变化都能捕捉到。眼见林克一脸的愧疚,便笑着说:“一岁的孩子已经能认人。只要你和她接触多了,她会接受你的。”她说着将小汉娜放到沙发上坐好,将一个小兔子布娃娃给她玩。又对林克说。“也许你可以和她进行一些互动。这样有助于让她记住你。”

林克快步走过去,坐在小汉娜身边,伸手轻轻摸着她的脑袋。小家伙自顾自玩着,也不理他。

他静静地看着小丫头将那只小兔子甩出去,然后又爬着去拿回来。良久他才抬头说:“谢谢你,安尼玛丽。谢谢你将小汉娜照顾的这么好!”

“我是她的教母,照顾她是我的责任。”

这个时候斯奈德太太煮了咖啡出来,然后对安尼玛丽说:“亲爱的。我该回去了!”

“好的,妈妈。谢谢你今天能过来。路上开车一定要小心!”安尼玛丽站起来送她妈妈出去。

小汉娜这时将那只兔子甩到了地上。林克捡了起来放到她面前。也许小家伙眼里只有她的小兔子,一手抱住小兔子然后倒在沙发上一手掰着一只小脚丫子自个玩的高兴。

他忍不住伸出两只手指,嘴巴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手指在她的鼓鼓的小肚子上轻轻挠了挠。

小家伙扭着身子要躲,眼睛眯成两条线嘴里去发出咯咯的笑个不停。

林克看得心都化了,又伸手去逗她。

安尼玛丽重新回到客厅,看着这一幕,笑着打断他说:“看来她很喜欢你!”

林克眼睛看着小汉娜,轻声说:“那当然。因为我是她爸爸!”

“那也许我可以帮你和小汉娜办理相关的手续。”

“那麻烦你了!”

“那可能需要十来天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你正好可以和汉娜培养感情。那样你带她回美国的时候,她才会高兴地跟着你走。”

林克抬头看她问:“那我需要做些什么?”

“我需要你和小汉娜做亲子鉴定。另外要向民政部门提出抚养主张。”

按照德国的法律,小汉娜是私生子。如今唯一记录在案的亲人也没了,如果没有人收养,只能是送去孤儿院。即便林克说他是小汉娜的亲生父亲,就算两父女长得相似,却也需要有医学上的证据证明两人确实是父女。

要不然他只能算是收养。所以这个亲子鉴定他是必须要要做的。要不然没办法得到小汉娜的抚养权。因为他还没结婚,想提出收养都不行。

林克需要在德国逗留一段时间。他在距离安尼玛丽家不远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开了一个总统套房。开头几天,他就跑去安尼玛丽家,安尼玛丽也不将小汉娜送去托儿所了,上班之后,就由林克在她家里照顾小汉娜。安尼玛丽则尽量减少出现在小汉娜面前的时间。

当林克在德国开始他的奶爸生涯时,弗伦·皮特也终于做出了一个关系他人生方向的决定。

在林克离开纽约的第二天,他便迎来了一个大人物。麦哲伦基金的首席投资组合经理人屈尊来到他的办公室拜访他。

弗伦知道他是要和自己谈什么。但他只作不知道,寒暄几句之后,他才笑着说:“林奇先生,听说你是想和我谈合作?”

麦哲伦基金并不算华尔街最大的投资机构之一,但也不算小,它的资金超过五百亿,而且拥有一百四十多万的投资人。

这个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创建的投机机构,到现在已经增值超过四百倍,是华尔街的最成功的机构之一。不过如今的麦哲伦基金与上个世纪的经营策略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之前它们不卖空,不做期货,稳打稳扎,每年的平均收益达到29以上。成为当时华尔街极其成功的一个基金。

而现在的麦哲伦投资的重点,已经变成风险性更大的杠杆投机。比如期货,比如股票卖空。

弗伦很清楚它们就是这次原油操作的台面机构。它们身后是整个华尔街的大鳄。

菲利普·林奇在华尔街的名望并不算很高,主要是因为他很低调。当然,他也不算是一个受人尊敬的投资者,因为他更多的操作是投机。有时候他会为投资者赚取很多,但有时候也会让投资者损失惨重。他是一个毁誉参半的人。也是一个深沉的人。

他喝了一口热咖啡说:“皮特先生,我想你很清楚我来找你的目的。我确实是想和你谈谈我们的合作。”

弗伦却依然是笑着说:“我们的合作?是我忘了我们曾经有过什么协议吗?”

菲利普·林奇放下咖啡杯,杯子和杯碟碰触产生清脆的声响。他看着弗伦的微笑的脸,开门见山地说:“皮特先生,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如果你不明白,我想你需要尽快明白!”

“也许你提醒之后,我会更容易明白。”弗伦也收起了笑容,拿起咖啡杯说。“你知道,斯托尔虽然不像你们麦哲伦基金那么庞大,但我是它的老板,我要考虑的事情还是很多的。”

“斯托尔的出现确实让人很惊讶,但你很清楚,华尔街不允许有人破坏规矩。更不允许有人破坏现在的大好形势。所以我们期待你能加入我们。”

“现在的大好形势?是指什么?马上就要爆发的石油危机吗?”

弗伦笑着说:“我忘了,是危机还是机遇都会由你们说了算。我最近挺忙的,那样的大事还是交给你们这些大人物去谋算。”

“皮特先生,这是你最后一个机会!”菲利普·林奇沉声说。“你可以在明天收市之前答复我。”

弗伦阴沉着脸说:“这是在威胁我吗?”

“我们不会威胁任何人。只会让他们看清现实。”

弗伦良久才说:“我会认真考虑的。”

菲利普·林奇没再说什么。他喝完了咖啡站起来说:“很棒的咖啡,希望下次你可以去我的办公室。我那里有非常不错的蓝山。”

“我想会有机会的。”弗伦脸上又挂起了微笑。

送走了菲利普·林奇之后,弗伦坐回他的办公桌后,按下一个铃,外面的秘书接通后他说:“让迈克尔来找我。”

不多会,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敲响了他办公室的玻璃门。他让人进来后,问:“现在国际原油价格多少了?”

“94.33美元每桶。”

“这是个不错的价格,不过我想它会继续走高。你觉得它们会去到什么价位?”

“虽然国家储备正在释放,但那点原油在这样的天气下只能算是杯水车薪。整个北半球都需要更多的石油。美国临时赠购的中东的原油至少还需要三周才能抵达我们的港口,纽约原油就有可能超过一百一十,甚至达到一百二十。”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再等等。”

“可是你之前说……”迈克尔对他突然改变主意很是不解。

弗伦打断他说:“现在我们有更好的机会。你先去留心原油的价格,一旦超过一百一十每桶,你们就开始慢慢出货。”

迈克尔听他这么说,只好说:“好的,弗伦。虽然不不明白,但我还是会按照你的要求去做的。”

弗伦点头说:“那就这样。”

迈克尔刚离开他的办公室,他却又追了出去,在办公室外叫住对方。他径直走过去对麦克小声说:“按照之前的计划实施。我的办公室不安全!”

迈克尔一听他这话,马哈桑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弗伦不是真的要改变计划,只是想用刚才的对话迷惑对手。

他点头轻声说:“你放心,我会按照你在办公里的话告诉其他职员。”

事实上弗伦·皮特并非多虑。他与迈克尔在办公室说的话,半个小时后便落入菲利普·林奇和另外一个男人耳中。

菲利普·林奇听完录音,轻笑说:“看来他是不打算和我们合作了!”

“重要的是,他似乎猜到了我们的定价。”另外一个男人喝着红酒说。“一百一十美元的价位。”

菲利普“那我们怎么做?还是按照原来的价格?”

“那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事!我会和其他人沟通。”

原油的价格上限低几美元的话,对他们的收益也会有很大的损失,那人觉得自己损失也要将对方玩死,不值得:“将那新闻放出去,也许他会改变注意。”

“这要这个时候放出?”

“早几个小时不会有影响。”男人轻笑说。“现在是九十四美元,如果在收市之前涨到一百,我想弗伦·皮特也会重新考虑一下脱手的价格。至少会让他考虑放慢出货的速度。说不定我们暗号既定计划也能将他手上大部分的仓位套住。”

于是半个小时后,一则沙特输油管被炸的消息传出,美国原油价格再次上扬。

直到收市前,国际原油价格还一直在直线上扬,市场上堆积着大量的买单。但在收市前的一分钟曲线陡然一降,从最高点的一百零三美元多下降到一百零一美元出头。...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