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五章 庭审结束

小说: 美利坚资本贵族 作者: 疯二神 更新时间:2017-12-01 02:56:07 字数:3857 阅读进度:305/538

<div id="content">

在吃午饭的时候,林克和三个律师都在一起。他们还要商量一下下午的庭审策略。

马修第一时间就道歉:“很抱歉,林克。我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出那样的手段。”

他刚才看到了辩方律师拿出的照片。照片上显示那个清洁员女黑人确实拿了记者的钱。不过记者的报纸却是在今才刊登的。那分明是有意设计的。

那让他很多证据都变成无效证据。而造成那一切的,只是一千五百美元!那确实是他的疏忽,如果他知道了,会宁愿不要这个证人出庭。因为那会给陪审员一种原告收集的证据不靠谱的主观认知。

那会对林克相当不利。

林克对上午的庭审过程也有些失望,不过他这时也不会给马修太多的压力。他一边吃东西一边:“至少胡尔·唐纳德的诽谤罪名无法逃脱。不是吗?”

马修却高兴不起来。如果是之前,或许他还会认为林克将案子坚持送上庭审,目的是为了钱。但是现在林克虽然不是世界首富。但他就算什么都不做,每个月都能有数亿美元的收入。坚持起诉胡尔·唐纳德的目的,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林克在庭上的当庭陈述,或许能让他猜到一些。

如果林克在庭上的那些话是真的。那么林克在这次诉讼中不肯和解,恐怕是为了让全美国知道,他林克·汉斯不是好欺负的。

要想达到那样的警告作用,那当然闹得越大越好,而且闹大之后他必须赢下这场官司。要不然林克坚持要上庭审就变成笑话了。

林克笑着对麦卡利:“你在纽约有没有媒体上的关系。刚才唐纳德那一跤,应该能做点什么。”

听他提起这个,三个律师心理都有点怪异。实在的。他们虽然更愿意相信那是巧合。但那也未必太巧合了一些。林克刚完,唐纳德就摔下了阶梯。就算再不相信鬼神,恐怕也会想到那方面。

麦卡利愣了一下,最先反应过来。他笑着:“我有一个朋友在一家报社写专栏。”他顿了一下,问。“不过林克,你真的不是巫师?”

“如果我是的话,我会诅咒唐纳德摔断腿!”林克笑了笑。

不过其实他确实可以让唐纳德摔给半身不遂,甚至直接让对方摔死了。但他更想尽快得到庭审的结果。如果唐纳德真的受伤了,那庭审又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了。他需要让全美国都知道,他林克·汉斯不是懂得吞声忍气的人。

今他甚至将汉娜拿出来事了,如果案件不能得到他想要的结果,他是觉得不会满意的。

他对马修:“马修,我当然不认为你有太大的失误。那个女清洁员,是有心算无心。你不需要放在心上。趁着现在还有时间,你多考虑一下下午的庭审策略。我希望我的诉求,能全部得到陪审团的支持。”

“我们的证据已经差不多全部展示完毕。虽然效果没有我们预想中好。我会多从被告上想办法。”

贝拉却:“民事诉讼的案件很多都会在上庭之前完结,主要原因就是证据收集困难。而且对原告相当不利。今辩护律师几乎没有展示任何证据,都是在用似是而非的东西在辩驳。我觉得他们的策略是尽可能减少法院的判罚。甚至是他们也想让这案子尽快完结。”

她的话让林克陷入沉思。如果对方也想让案子尽快完结,那对方的策略确实会和他们想的不一样。

林克明白这不是他能控制的事。他笑着:“不管怎么,等这次庭审出结果。如果不能合我意,我再上诉!”

下午两点半,这次法官没有再迟到,准时开庭了。

林克气定神闲地出现在原告席上。不过被告席上的唐纳德就有点狼狈了。身上的西装换了一套。脸上贴了好几个创可贴,但脸上的青紫却怎么也遮不住。

看到他这幅样子,不少旁听者都不厚道地笑了。

唐纳德在法院门外滚下阶梯已经成为新闻。他当然希望能捂住媒体的嘴,但他不可能捂住所有媒体的嘴。所以所有媒体都不愿意住嘴。

那样的新闻,不是用钱能衡量的。

林克刚完,他就滚下了楼梯,那可以是巧合。但林克的的“预测”可不仅仅是这一件事。半年前股票事件,还历历在目呢。

林克股票暴跌,结果就真的暴跌了。而他这次唐纳德没有进行不正当商业竞争就能安全走下阶梯,结果唐纳德摔倒了。如果这也是巧合,也未必太巧合了一些。

所以一些媒体开玩笑地林克是不是会东方的巫术。而很多记者都重点描述了林克在话之前手指画的那个圈圈。

唐纳德当然也知道自己现在是个笑话。他甚至想着装伤,申请法院再次延迟开庭。等这件事过后再。他丢不起这个脸。

但是他的律师警告他:“如果让这件事继续发酵,社会上的压力可能会转到你身上。你要知道,林克·汉斯自己有一家媒体。而且他的社交站有近一千四百万人关注。”

当然,律师也告诉他。如果现在出庭,中午的事有可能会让陪审团成员主观上会偏向:“只是我们也无法保证过一段时间,他们就不再偏向原告。要知道,你申请延迟开庭,会让他们的生活诸多不便。对你的印象会更不好。”

所以他只能出庭了。

重新开庭后,马修再次申请想被告询问。

法官同意了。

马修很正经地问:“唐纳德先生,请问你的脸是怎么一回事?”

他的问题让法庭内想起一阵哄笑声。

“反对!”提出反对的当然是辩方律师。

法官连连敲了几下锤子,才让法院内肃静下来。最后对马修:“原告律师,请注意你询问的方式。”

马修马上从善如流:“唐纳德先生,请问你相信上帝吗?”

“是的!我信奉上帝!”

马修笑着:“谢谢,我问完了!”

他这举动不仅让唐纳德愣住了,就是法官也愣住了。就问被告信不信上帝?

林克也想不透他到底是在想什么。旁听者当然是一头雾水。但是辩方律师却真正正视马修这个年轻的对手。

“你相信上帝吗?”这个问题很普通,但马修出来也许对被告原告,甚至法官和旁听者都没太大的作用。但是对于陪审团来,却有一种暗示的意味在里面。

原告律师在用一个问题在暗示陪审团,唐纳德的摔倒,是上帝的旨意。虽然陪审团在庭审期间尽可能断绝外界的联系,但未必就真的不知道外边的事。如果他们知道唐纳德摔倒的原因,会在他们心理上留下一种暗示。

而这个案件很难找到严格的界定,完全只是看陪审团的倾向。如果陪审团因为这个事倾向原告。那他的策略就算是失败了。

辩方律师的策略就是一点一点的将原告的诉求理由削弱,让陪审团倾向他们。马修刚问了一个问题。让他无法判断陪审团会收到多少影响。这让他不知道接下来该用多大的力才恰当。

这种心理让他甚至没在这次交叉发出询问。

马修不管想打乱对方的策略。继续将自己的证据一件一件地展示。传召葡萄酒商场的老板作证,同时出示葡萄酒销售的数据。

最后他申请召唤一个黄种人证人。那是一名日裔美国人。

马修在这位证人口中询问,想要正是胡尔·唐纳德对黄种人有严重的种族歧视。

辩方律师当然不能再让这样政治正确的证词出现:“反对。原告律师的问题与本案无关。”

马修接口就:“我的问题是想要找到被告肆意毁谤我的当事人的动机。”

法官沉吟了一下,最终支持马修:“驳回反对!原告律师你可以继续询问。”

马修问过证人之后,最后总结:“从证人的证词可以得知,被告对黄种人持强烈的歧视心理。我们也可以从被告络上的一些发言看出这一点。这是我们从一些种族主义者站收集到的证据。被告在这些站上经常使用‘黄皮猴子’这样歧视性的文字。”

他又拿出一些证据,证明唐纳德是一名种族主义者:“从被告这些自己发表的论调中,他无法容忍一个黄种人超过他。而蓝湖葡萄酒的主人,我的当事人,恰好是一个黄种人。”

他的证据很有力。在庭辩时,不是语言犀利就能颠倒是非。

马修也不是吃素的。辩方想要将他那些证据洗白。他连续多次提出反对打断,让对方的表达变得凌乱。

下午的庭审并没有继续多久。因为之前原被告双方都有足够的时间,能收集的证据都收集了。这次原被告双方都没有做出延迟的审判的申请。双方律师先后做了结案陈词。

结案陈词其实就是将自己对证据的最后描述和强调,并且对案件发表自己的案件。

法官等律师做完了结案陈词,询问过陪审团的意见,然后对对陪审团做出必要的指导。然后就进行休庭。等候陪审团在陪审团间做出最后的判决。

虽然法官给出一个时的休庭时间。但陪审团如果不能取得一致,时间不知道会拖多久。

原被告都在等候室等着。

林克倒是不紧张,就算他诉讼中提出的诉求完全不被支持,他也不会损失什么。他可以上诉。

马修甚至看到他在用手机和人短信聊,似乎比他还轻松。

林克确实是在和人聊。他之前还担心这次庭审中途会被延迟。但被告方似乎也明白拖下去没有什么好处。

拖下去对于林克来丝毫不是问题。他可不是穷人,多少律师都请得起。

与他相比较,穷人反而是被告唐纳德。他很清楚,拖下去对唐纳德的名声不好。在美国,也许钱非常重要,但是名声也很重要。如果名声不好,很多人都不愿意粘上你。唐纳德的c&amp;amp;amp;c被起诉不正当竞争,他的生意肯定会受到影响。没有那个公司愿意自己的产品交给有污点嫌疑的公司。

所以,现在急的应该是唐纳德。

林克在短信上和杰西卡了一下今庭审的一些情况:“如果顺利,也许今就有结果。”

看到短信上问自己什么时候回,他笑了一下,回了一条:“我尽快回去!”他也不确定今的案子能给他一个满意的判决。如果不能,他可能还要留在纽约一两,和马修他们商量上诉的事。

发完消息后,他就开始闭目养神。即不去看马修他们也不去看被告那群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