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雕花之门

小说: 美女的近身护卫 作者: 咖啡 更新时间:2015-01-07 14:13:50 字数:3734 阅读进度:121/3997

柳逸尘站在水塘边,目光凝然,瞳孔渐渐放大,其中神光湛然,视野中的一切突然发生了变化,水面突然变得透明,目光深入水中,直达水底。

柳逸尘看到了周剥皮,他静静趴在水底,四肢摊开,腮帮子鼓起,鼓着一双眼睛身体一胀一缩,就像一只巨大的蛤蟆。

柳逸尘以为周剥皮在盯着他,但周剥皮的眼睛盯着西南方,那并不是他所在的方向。

周剥皮的眼中充满恐惧,西南方有什么东西,让他如此的恐惧?

柳逸尘从水塘底挪开目光,顺着周剥皮的目光看了过去,他看到了一扇门!

那是一扇镶嵌在一座高大影壁上的黑色雕花门,影壁的后面就是院子,这扇门的后面当然也是院子,周剥皮为什么要害怕这扇门?

难道,这扇门里,会藏着什么可怕的生物!

柳逸尘的目光落在黑色雕花门上,瞳中神光湛然,视线透过那扇门看到了黑漆漆的一片,竟然不是影壁那边的院子。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因为看的还不够深?

柳逸尘瞳孔变得更大,瞳中神光更加璀璨,这次他看到的不再是黑漆漆的一片,而是一片雾气缭绕的幽暗,目光再想深入,已经做不到。

柳逸尘收回目光,又去看水塘底趴着的周剥皮,他的目光甚至能够穿透周剥皮的衣服看到他的身体,再穿透身体看到他的内脏。

周剥皮的内脏非常古怪,竟然都是惨绿色的,根本就不像是人的内脏,但他血管里流淌的却是鲜红的血液,是人血应有的颜色和状态。

柳逸尘的眼睛拥有了透视功能,但是他的眼睛却看不透影壁上镶嵌的那扇门,也有可能是看不透镶嵌那扇门的影壁!

透视功能的发现,并没有让柳逸尘感觉到太大的兴奋和快乐,他心中有些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咕!

周剥皮突然发出了一声蛤蟆的叫声,身体开始向后慌张的挪动,眼中的恐惧已经达至极点,目光有些游移,开始四下里张望,他正在准备逃跑。

嗖!

周剥皮用力一跺双足,整个圆滚滚胖大的身子从水底蹿出水面,凌空扑向柳逸尘。

柳逸尘一直都在盯着周剥皮,从细微的缩肩动作就看出他要跳出来,只是没想到目标竟然不是逃走,而是攻击他!

柳逸尘脚下轻轻一滑,身形向后漂移出一丈开外,正好靠在了一棵大树上,右脚向后用力一蹬,整个人标枪一般射向空中的周剥皮。

砰砰砰。

两道人影撞在一起,瞬间攻防几十下,速度极快,虽然没有柳逸尘先前击打周剥皮的快快速,却也快到了一定的程度。

几个巡逻人员刚才没有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此刻终于看清了动手双方中的一个,竟然周剥皮,立刻围拢过来,试图寻隙攻击柳逸尘。

但柳逸尘和周剥皮都在空中缠斗,偶尔会踩一下附近的树干和假山,并没有落地的意思,身影缭乱,根本就没有那些巡逻人员插手的机会。

轰!

两道人影突然分开,柳逸尘如同炮弹般砸在一座假山上,假山顿时分崩离析烟尘滚滚,柳逸尘浑身浴血单手撑着地面吐了两口血,眯眼看着空中向他扑来的周剥皮,右手伸进了裤袋里,摸出一根小试管。

这根小试管是昨晚刮取宁婉悠黑色紧身衣上透明液体后,仅余的一根试管,本来是想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这个不时之需就在眼下,而试管却不是什么趁手的武器。

柳逸尘暗暗发誓,以后身上必须随时带着不下于十件利器,不管大小,都必须要备用。

一根不过五厘米长的小试管,能够用来做什么?

柳逸尘瞳孔放大,开启透视能力,紧紧盯着周剥皮的菊花。

周剥皮已经遍体鳞伤,甚至有些伤口已经露出了体内脏器,脏器虽然受伤,但惨绿色的脏器之中分泌出一些透明的液体,凝结伤处迅速愈合,并且将体外伤口也迅速弥合,那种愈合的速度肉眼都能够看得分明。

柳逸尘暗暗心惊,周剥皮的身体不知何故已经发生了变异,他现在已经不能算是一个人,更像是一个怪物!

有可能,还是一个打不死的可怕怪物。

但是,周剥皮的腹中,接近菊花的位置有一颗血红的珠子,这颗珠子先前同内脏一样都是惨绿色的,现在却变成了体内唯一血色的部位,那里有可能是他身体里唯一的致命弱点!

如果周剥皮练的是金钟罩,那么这颗血色珠子可能就是他的罩门。

小试管要攻击的,就是这处罩门。

周剥皮已经距离柳逸尘头顶不足两米远,柳逸尘都能够感受到周剥皮身上的浓烈腥臭味道,周剥皮的身体表面已经发生了变化,长满了惨绿色的瘤包,瘤包中分泌出透明的黏液,就是这些黏液散发出无比浓烈的腥臭气息,中人欲呕。

柳逸尘闭住呼吸,突然向前一个侧翻身,左手在地上用力一撑,身体猛然向上飙射,他已经来到了周剥皮的下后方!

电光火石之间,周剥皮又落下一米,柳逸尘的右手突然闪电般砸出,拳头在击中周剥皮菊花的瞬间,突然张开捏住试管狠狠插了进去,随后握拳连环击出上百下,速度快的无法用肉眼捕捉。

嗷嗷嗷!

周剥皮一连串的惨叫,身体踉跄落地的瞬间,转身吐出一口透明的液体,带着浓烈的臭味儿,射向柳逸尘。

柳逸尘身体刚刚站直,见那透明液体射来,立刻一个急旋身,身体如同陀螺一般飞速旋转,那些透明液体都被旋转产生的力量卸掉,四下飞溅。

嗤嗤嗤。

透明液体飞溅之处,无论假山树木还是水面,顿时都被迅速侵蚀灼出缕缕青烟。

惨叫阵阵,保安们都捂着脸躺在地上打滚,指缝间鲜血横流!

周剥皮的身上也被溅了许多,但是那些液体没有对他布满瘤包挂满透明黏液的身体造成伤害,他的脸也长满了瘤包,并且胀大许多,看起来丑恶恐怖。

嗷。

周剥皮发出阵阵凄厉的嘶吼,膨大长满瘤包的拳头不停的轰击自己的小腹,一股股鲜血随着他的轰击从菊花里蹿射出来,地上一片血红,触目惊心。

柳逸尘冷眼看着周剥皮,瞳孔放大,透视他的体内,小腹那处的血红圆珠里插着那根小试管,小试管已经破裂,血红圆珠里汩汩向外喷涌鲜血,很难想象那么一颗不过拳头大小的圆珠里,竟然藏着那么多的鲜血!

砰。

周剥皮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一拳狠狠掏碎了身体表皮,拳头砸在了那颗血红色的珠子上,血红色珠子里面的小试管顿时碎成无数片,混杂在整个珠子内部好像海绵一样的组织里。

嗤。

拳头携带巨力将血红色珠子捶扁,珠子里面的所有鲜血瞬间喷出,同时珠子上连接脏器的脉络断裂,珠子瞬间变成了透明的颜色,扁扁的形状无法恢复原来的圆鼓。

噗。

透明的扁扁珠子从周剥皮敞开的腹腔中掉落,落在了血泊之中。

周剥皮轰然倒下,身体迅速发生着变化,很快就变成了原来的人形,身体表面瘤包消失的同时,他身体里的脏器都变成了惨白的颜色,就像失去生机和活力的一堆烂肉。

“小子,过来。”周剥皮颤巍巍朝柳逸尘招手:“我有些话要对你说。”

柳逸尘看出周剥皮已经油尽灯枯,人之间死其言也善,好歹也相识一场,就听听他说什么吧!

柳逸尘蹲身在周剥皮身边:“死胖子,有什么话就说吧。”

“小子,我并不想杀你。”周剥皮落寞苦笑:“但我没有选择,你不死,我就要死!”

柳逸尘疑惑不解:“我死了,你就能够活着?我的死和你的活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关联,我们不是角斗场上的两个奴隶,只有一个人才能活着离开!”

“不,我们就是角斗场上的两个奴隶,只有一个人才能活着离开。”周剥皮眼中充满了恐惧:“或许,我门还不如奴隶,我们只是两只被牵了线的蝼蚁。生死由不得我们,一切都由不得我们。”

柳逸尘听不懂周剥皮话中的深意:“如果我们是牵了线的蝼蚁,那牵线的手在哪里,谁又是那只手的主人?”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周剥皮眼中突然露出无比恐惧的神色,他瞳孔放大,定定看着对面的那扇镶嵌在影壁上的黑色雕花门,身体突然剧烈的抽搐起来,眼睛开始翻白,嘴中流出惨绿色的液体。

“小子,帮我,照顾女儿。”周剥皮用力握住柳逸尘的手,然后一蹬腿,死了,死不瞑目。

簌。

周剥皮的身体突然化作齑粉,一阵夜风吹来,粉尘扬起,踪迹不见。

千机门最后一个传人,就此湮没。

柳逸尘蹲在那里,拈起衣袖上沾染的一点齑粉,用手碾了碾,嗅了一下,齑粉中有着淡淡的香味儿,那是一种奇异的香气,似曾相识。

突然,柳逸尘眼中一亮,念出了四个字:涅槃之恋。

没错儿,这就是涅槃之恋的味道!

柳逸尘虽然只嗅过一次涅槃之恋的味道,但凭着他对气味的天生敏感性,只要闻到过一次的味道,就永远都不会忘记。

这就是涅槃之恋的味道,涅槃之恋是一种香水,但还没有达到深入骨髓的程度。

周剥皮的骨灰里有涅槃之恋的味道,柳逸尘有些想不通其中的关窍。

用什么样的办法,能让一个人的骨灰里都有涅槃之恋的味道?

或许,制成涅槃之恋的枯冷禅大师,以及他的得意弟子柳梦薰能够给出答案。

只是,这已经成为不可能。

当今世上第一混香大师枯冷禅,早在三年前就已经闭关,无人知其闭关之所。

柳梦薰自从被劫消失之后,再没有半点音信,芳踪飘渺!

柳逸尘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拿出香烟的锡纸将指间和身上残留的齑粉收起来,虽然只有小小的一捏,也算是给周剥皮的女儿留下最后一点念想。

柳逸尘将包好的锡纸塞进烟盒里,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周剥皮的女儿,她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