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揭秘

小说: 美女的近身护卫 作者: 咖啡 更新时间:2015-01-07 20:15:28 字数:3553 阅读进度:168/3997

白眼狼的贴身侍卫一共有十二人,人称十二太保,十二人同气连枝,最善合击之道,单独一人都是一流好手,合击之下,实力能够保障将近十倍,就算是遇到顶级高手,都不足惧。

白驼子本来是顶级高手,但遗憾的是他现在有隐疾于身,无法发挥出以往的实力,像刚才那样的奇袭或许还能露出顶级的风范,但如果硬抗的话,他就会露出破绽来。

巅峰对决,一点点破绽就足以致命!

但是,对于决定高手来说,只要未死,就可能创造奇迹!

噗噗噗!

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十二太保和白驼子碰撞在一起,又迅速分开。

白驼子肩头一片猩红,手中两把长刃上鲜血淋漓。

噗通,噗通。

十二太保捂着脖子倒下了三个,喉间鲜血如涌,剩下九人纷纷惊骇的看着白驼子,他们竟然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重则断了手脚,轻则少了皮肉!

以一己之力,只是肩头被削掉一片肉,就将十二太保的合击阵营完全击溃,且灭三人,废六人,无一不伤,这是多么可怕的实力?

白驼子淡淡的看着十二太保剩下的九个,手中长刃在唇边轻轻一掠,刃上血迹便凝成他唇边一抹猩红,他呸呸吐掉,长叹一声:“还来吗?”

十二太保剩下九人互相惨然一笑,再度合击,一道清冷的寒光掠过九人的脖子。

白驼子静静的站在包围圈里,九颗人头被狂喷的血箭冲起掉落尘埃,九具尸首轰然倒地。

白驼子把手中长刃在其中一具尸首上擦净,再度收起,朝白眼狼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了院子的角落,闭目坐在椅子上,好像老僧入定。

整个大大的院落里死寂一片,落针可闻。

一身孝服的朱小渔静静的站在灵堂门口,眯着眼睛盯着白驼子足有十几秒,若有所思,随即挥了挥手:“把尸体收殓好,待会儿送回狼穴,洗地,注意安保工作,不能再出现流血事件。”

朱小渔走到白眼狼面前躬身施礼:“白将军,请节哀。”

白眼狼一直都在发呆,直到此刻才睡醒了一般哦了一声,随即看着躺在地上的儿子白豹和贴身侍卫十二太保,突然笑了:“辱人者,人恒辱之,杀人者,人恒杀之。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不应该叫他回来,他是我唯一的血脉,现在他死了,我的基业留给何人继承?”

白眼狼看了一眼坐在角落的白驼子:“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应该是黑白无常的白无常,真是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鬼王也会来到此间,血狼老鬼的面子还真是值钱,没有白死一回。”

“能够驱使大名鼎鼎的鬼王为之效劳,九头龙王,你真的很厉害,连四海龙王的墙角都给撬了!”白眼狼转头定定的看着柳逸尘:“柳逸尘,不愧是最年轻的龙王殿下,杀伐果断,心狠手辣,这一点你师父白龙王,你岳父黑鹰都要比你逊色一筹。”

白眼狼神色突然狰狞起来:“但是你在这里杀了我的儿子白豹,真的殊为不智,哪怕就算你心头有万般恨意,也要忍着,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或者是合适的时机,再杀掉他,甚至杀掉我,都没问题,以你的智慧和白无常的身手,绝对没有人会怀疑到你的头上。但是你偏偏要在这里立威,彰显你的实力,哈哈,你这是怕我不发疯吗?”

“白眼狼,你错了。”墙角的白无常不屑一笑:“我要杀你的儿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就报仇雪恨了。”

“我和你有什么仇怨?你要断我后路绝我香火?”白眼狼恶狠狠道的看着白无常:“你这样维护一个毛头小子,倒是真让我吃惊,他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你杀了我的女人,我杀了你的儿子,天公地道。”白无常睁开眼睛,冷冷看着白眼狼:“十五年前,你曾经在浪都杀过一个怀孕的shao妇,你还记得她是怎么死的吗?如果你还记得,那么你就应该明白我对你的报复其实还没有结束,你糟蹋了我的女人,剖腹取出孩子,让她死不瞑目,你做出这种惨无人道的事情,想过会有什么样的报应吗?”

“杀死你的儿子只是第一步,我还会废了你的手脚,割掉你的舌头和鼻子耳朵,只给你留两只眼睛,让你默默看着我把你的女人弄大了肚子,再学你当初的手段,让她们都死不瞑目!”

白无常状若疯狂,眼神怨毒无比,这幅嘴脸,令人不寒而栗。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是那个贱人的丈夫?”白眼狼想起了往事:“她明明是我仇家的女儿,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你仇家的女儿,就不能是我的女人?你仇家女儿的肚子里,就不能有我的孩子?”白无常冷笑:“知道我为什么会隐忍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来找你报仇吗?”

白眼狼脑子已经有些乱了,他怨恨无比:“白无常,你杀了我的儿子,我就要杀了你!今天你休想离开某城!”

“我是离不开某城,你今天连这个院子都没机会离开。”白无常添了添嘴唇:“我想,如果我杀了白军的首领,对于群龙无首的白军,一定会有很多人充满了浓厚的兴趣,并且非常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白眼狼看了一眼院子里的人群,没有一个是他的人,不少人和他的眼神对视,都充满了敌意和贪婪之意,他的贴身侍卫和儿子都已经死了,这个院子里,他只有孤身一人!

白眼狼已经很多年没有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如果不是白无常的出手,他也不会陷入绝境。

难道,今天是他的末日?

白眼狼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黑影,惨然一笑:“老鹰,想不到还是你赢了,你养了个好女儿,找了个好女婿,我没有你的命好,只有一个不争气的儿子,还刚刚回来就被干掉了。偌大的家业,也不知道会便宜了谁!”

“罢了,我谁都不想便宜了,所以今天如果我不能回到狼穴的话,我埋下多年的炸药就会自动起爆,整个某城都在爆炸范围之内,到时候咱们就同归于尽好了。”白眼狼哈哈大笑:“你们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我会有这一招吧?”

“没有人算计你。”黑鹰叹了口气:“是你自己找麻烦,自己的儿子不管好了,一点规矩都没有,如果他懂得规矩,我姑爷又怎么会出声,白无常那边又怎么会找到这么一个好时机下手?你自己想想吧,又能怪得了谁!”

白眼狼哈哈大笑,随即笑容敛起,突然哭了起来:“都怪我,都怪我啊,呜呜,我的儿!”

院子里的人越来越多,都在看戏,没有人说话,异常的安静。

柳逸尘突然大笑起来,笑声异常的突兀,吓了所有人一跳。

白眼狼抬头凶狠的看着柳逸尘:“你笑什么?”

“我笑你是个棒槌。”柳逸尘沉吟一下,摇头失笑:“死的又不是你的儿子,你这么伤心干嘛?”

“什么?”白眼狼疑惑不解:“那不是我的儿子,是谁?”

“亏你一直狡诈如狐,却原来这么弱智,我以为你一直都知道,刚才不过是在演戏。”柳逸尘幽幽一叹:“结果我发现你还当真了。白豹是你老婆跟别人私通生的孩子,你其实早就没有了生育能力,难道你不觉得奇怪,自从有了白豹之后,你的女人那么多,却一个怀孕的都没有吗?”

柳逸尘眼底闪过一抹冷意,嘴角噙着笑容:“实际上,你早就失去了生育能力,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至于白豹是谁的孩子,哈哈,大家都知道的,是你那个结拜兄弟的孩子!”

“不可能,我那个结拜兄弟早就做了节育手术。”白眼狼眯着眼睛:“所以,他可能给我戴了绿帽子,但是他无法弄出个孽种来让我帮他养大!”

“我知道你把自己老婆和自己结拜兄弟都给做成了人蛋,让他们一直都活在狼穴最大的公厕下面,天天泡在粪水里,吃什么就不说了,挺恶心的。”柳逸尘露出鄙视的神色:“虽然你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但你却还是把他们的孩子给养大了,要说狠,他们两个都比你狠,宁愿那么屈辱的活着,也不告诉你真相!”

“不可能,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难道他们被割了舌头,还能告诉你这些吗?”白眼狼突然想到,这个秘密除了他自己,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柳逸尘又是从什么地方得知?

“白将军,世界上没有守得住的秘密,没有不透风的墙。”柳逸尘点燃了一根烟,烟雾蒸腾中,他的脸变得若隐若现朦胧起来,有种神秘莫测的味道。

柳逸尘说的事情,所有人都不知道,都是第一次听说,而且现在看来还都是真的,因为白眼狼无形之中已经承认了这些事实!

柳逸尘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有一张别人看不到的情报网?

九头龙王的实力,难道已经悄无声息之中,变得如此的强大?

其实,只有柳逸尘自己知道,他说的这些,都是听来的零散片段自己重新组织起来的,更准确的说,就是编的!

柳逸尘之所以要编出这个故事,因为他怀疑,白眼狼可能真的早就在某城地下埋了海量的炸药,弄了一个以防万一发生不测的毁灭系统。

白眼狼就是个变态的疯子,还是个杀人狂,就算他死了,都要拉着无数人给他陪葬!

柳逸尘的怀疑,根据逻辑分析,可能性不会低于百分之八十五,这个风险,他冒不起。

不要说一个城市的数百万生命,就算是为了一条人命,他也不能让白眼狼绝望之下发狂引爆毁灭系统,更不能让别人杀了他,启动这个毁灭系统。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