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直捣老巢

小说: 美女的近身护卫 作者: 咖啡 更新时间:2015-02-23 01:35:35 字数:3991 阅读进度:611/3997

万剑苍穹就是个男人的世界,但凡男人,哪个不是可以自己州官放火,不许女人电灯?

“没错儿,真的猜对了。”

夜深了。

清晨,又是柳逸尘主导做的早餐。

吃饭的时候,白雪衣问道:“逸尘,今天的行程,有什么安排。还是一路向北吗?再向北面,好像就是魔界的地盘了。”

“我们要去的,就是魔界的地盘。”柳逸尘笑道:“不是有句话吗,叫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就是要去虎穴里抓老虎崽子。”

“真的?”白雪衣有些不敢相信,因为柳逸尘的想法太疯狂了,或者换个词儿来形容,那就是弱智。

“千真万确。”柳逸尘正色道:“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等着魔族入侵我们的时候,我们才会想到反击,难道我们就不能主动出击,好好的杀一杀魔族的锐气,让他们心生忌惮,以后不敢再来犯边吗?”

“这个想法是很好的,但是要做起来,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白雪衣眼神烁亮:“我相信你想这么做,肯定不是一时的冲动,而且我相信如果只是你自己的话,你这么做肯定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如果你带着我们去的话,问题就大了。”

“问题不大。”柳逸尘道:“雪衣,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给了你们一批战甲套装,有了这些,难道你还会觉得魔界是一个我们不能够去的地方吗?我敢说,即便是遇到了同样也穿着战甲的魔族,最后死的肯定还是他们,不会是我们。我的战甲,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仿造的,更不是随便什么战甲都能够抗衡的。”

白雪衣眼睛亮了起来,她怎么就忘记了这茬儿呢,是啊,她还有柳逸尘打造的战甲呢。

“一会儿,大家都把战甲拿出来练练,有什么问题赶紧提出来,否则真正碰到魔族的时候,掉链子就是丢掉小命的事情了,可不是开玩笑的。”

柳逸尘说完,众人都兴奋起来,对于战甲这种东西,除了柳逸尘带着的这帮人,就连剑帝宫那些女弟子,也不是谁都用过的。

小师妹和剑青冥对视一笑,笑的有些得意,因为柳逸尘昨晚单独给了她们一个储物戒指,里面不但有他单独打造的战甲套装,还有很多好东西,都是用来对敌时的神兵利器!

不得不说,有柳逸尘这样的一个老公,是女人的幸运,小师妹和剑青冥昨晚就叫老公了,叫的心甘情愿。

白雪衣看了一眼小师妹和剑青冥,樱唇泛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大家都着急要练战甲,所以饭都吃的风风火火。

吃过饭之后,众人来到了外面,在柳逸尘的指点下,开始试炼战甲。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训练,众人都已经可以熟练的使用战甲了。

不是众人的悟性高,而是柳逸尘的战甲非常的好用,但凡是脑子不犯傻的,都会很容易用的得心应手。

众人有了战甲这神兵利器,而且还是强大到变态的神兵利器,对于深入魔界的行动,充满了强烈的向往。

“出发。”

柳逸尘一挥手,众人驾起剑光,一路向北,直入魔界。

不过是一个多小时以后,众人就已经置身于魔界的地盘了。

魔界,其实看起来和万剑苍穹的地界没有什么区别,之所以叫魔界,不过是因为这里属于魔族的势力范围罢了。

要说这里和万剑苍穹那边一点区别都没有,其实那也是扯淡,肯定还是有区别的,只是区别没有那么明显。

至少,对于柳逸尘和白雪衣以外的人来说,这种区别,就等于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对于柳逸尘来说,这里的区别很大,他老远就看出来这里空气中的气息和万物中蕴藏的能量,都是和万剑苍穹不同的,泾渭分明,无法调和。

柳逸尘挥手,众人都停了下来,看着他。

“怎么了?”剑秋雨疑惑道:“逸尘,你发现什么了?”

“前面有十分强大的魔兽,要小心了。”柳逸尘皱眉想了想:“你们还是把战甲穿好吧,穿上战甲的奔行速度更快,而且如果遇到敌人直接就可以发动进攻,我们这么多人围攻的话,基本上没有什么能够抵挡得住!”

白雪衣和剑秋雨一挥手,剑帝宫和慈航静斋的美女们就都穿好了战甲。

柳逸尘没穿,天剑宗的弟子也都穿上了战甲。

继续出发,剑秋雨疑惑道:“逸尘,为什么你不穿上战甲?”

“那还用说吗,肯定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啊。”柳逸尘笑道:“这你都想不到,真是太笨了。”

“滚。”剑秋雨瞪了柳逸尘一眼,突然发现就算是把眼珠子瞪掉了他也看不见,就放弃了这种愚蠢的行为:“不识好人心,干脆就让魔族把你干掉算了。”

“我要是真被干掉了,你就变成了寡妇,秋雨,难道你就真的希望守寡?”柳逸尘看了一眼只能露出眼睛的剑秋雨:“或者是你想要偷汉子?”

“滚,柳逸尘你要是再放屁,我就杀了你。”剑秋雨急眼了,战甲抬腿就踢了柳逸尘一下。

柳逸尘轻松避过,哈哈笑道:“这就急眼了,你这定力也太差了吧,我要是你的话,就不会急眼的。要学会制怒,如果连这个都不会,你以后还怎么掌管剑帝宫。”

“你管我。”剑秋雨不再搭理柳逸尘,操纵着战甲绝尘而去。

柳逸尘笑着摇头:“真是个小孩子,说急眼就急眼。什么时候才能够成熟起来呢?”

“你那么说,要是我也会急眼的,这和成熟不成熟没有什么关系。”白雪衣有些不解道:“逸尘,你难道一直都是这样和女孩子开玩笑的吗?”

柳逸尘摇头:“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和女孩子开玩笑。我就喜欢和她开玩笑,结果她还不喜欢这样的玩笑,看来我以后只能憋着了。”

白雪衣吃吃一笑:“那你就憋着吧,可别憋坏了。”

柳逸尘疑惑的看向白雪衣,她美眸中闪过一抹媚意:“看什么看,你能看到什么啊?”

“一颗梅花形的红痣。”柳逸尘笑眯眯说道。

白雪衣惊呼一声,骂了一句臭流氓,也绝尘而去。

白雪衣的身上确实有一颗梅花形的红痣,但是那颗红痣的位置十分的特殊,她肯定是不想给人知道这个的,但是柳逸尘却说了出来,她不骂他才怪。

不过,这也是一种开端,两个人以后的关系,肯定就会有些异样了。

柳逸尘叹了口气,看着纷纷绝尘而去的战甲,最后他的身边就剩下了两个,一个是小师妹,一个是剑青冥。

“终于都走了,就剩下我们了。”柳逸尘一伸手,两女身上的战甲就收了起来,他搂住两女的小蛮腰,香了一下之后,才叹气道:“想要找个独处的机会,真是不容易,费尽心机啊。”

两女莞尔,剑青冥道:“你真把秋雨给惹毛了,回头她估计一时半会儿都不会和你开晴了。她本来对你印象非常好的,现在这印象算是彻底毁了。”

“是啊,老公你就不能换一种方式吗,秋雨师姐生气就不容易好,估计以后多少天我们都只能看到她拉着脸了。”

小老妹叹气道:“一想到这样的情形,我就觉得后背冒汗。”

“别担心了,我要是想哄好她,其实非常的简单。”柳逸尘摇了摇头:“不过,那方法不是太好,我可不想再招惹情债了,你们两个就是我最后两个老婆了,再多一个我都不想要,太累。”

“看来你那肯定不是什么好方法,我算是看清了,你就是个大坏蛋。”小师妹嘟着可爱的小嘴儿:“你还以为谁都像我这样好欺负啊,给你欺负了之后不但没有报仇,还跟着你了?”

“我可没说要那么做,好了小师妹,我们去追吧,要不然一会儿前面要是遇上了魔族,战斗经验不够的这帮子人,没准儿穿着战甲都能输掉。”

柳逸尘叹了口气,一挥手,两女就穿上了战甲,三人一溜烟的朝前面那帮人追了过去。

柳逸尘真是乌鸦嘴,让他给说中了!

柳逸尘和小师妹剑青冥追上众人的时候,众人已经遭遇了魔族,而且还是穿着战甲的魔族,纠缠在了一起,打斗的十分激烈。

非常明显的,魔族的战斗力十分的彪悍,而且还有非常丰富的战斗经验,虽然他们身上的战甲其实和柳逸尘打造的战甲差远了,但柳逸尘这一行人,竟然在人数胜过对方两倍的情况,还被人家冲击的七零八落!

柳逸尘叹了口气,陡然间穿上了战甲,接着他就像猛虎一般冲入敌群,战甲无比迅猛的发动攻击,寒光不停的闪过,不过是眨眼之间,魔族的战甲都已经被斩断成了两截,连同战甲之中的魔族,一同被斩断!

柳逸尘从容的收起了战甲,身形一闪,所有的魔族以及战甲都消失了,被他收入了空间戒指之中,用来做一些研究!

“我们来这里其实都是多余的,有你一个人就足够了。”

白雪衣幽幽一叹:“有些时候,不作对比,是不会知道究竟有多大的差距。逸尘,你这么厉害,你家人知道吗?”

柳逸尘噗嗤一声笑了:“想不到你还会开玩笑,雪衣,你可能不知道,这句话在我原来所在的世界,是一句很流行的话。”

白雪衣看着远处:“你其实刚才应该给我们留几个,让我们好好的练一下。”

“刚才一着急就忘记了,再遇上的话,我肯定会给你们留几几个的。”柳逸尘坐在了白雪衣战甲的肩头,白雪衣俏脸一红:“你坐在这里干嘛,流氓。”

“大姐,这是战甲,我又没坐在你的美腿上。”柳逸尘凝目远眺:“我们应该把路线图画下来,这样以后再来这里的时候,就能够按照路线来走了,省的再走冤枉路。”

“嗯,这是个好建议,我来画吧,对这个我还是有些研究的。”白雪衣随即收了战甲,柳逸尘站在她的身旁。

白雪衣拿出来一个卷轴,打开卷轴,用手指画了起来。

白雪衣的芊芊玉指划过之处,就出现了一些图案,很快就变成了一张地图,不过还只是个开始,距离完成,还有很大的差距。

柳逸尘赞叹道:“雪衣,你这地图画的不是一般的专业啊,慈航静斋的女弟子就是不同凡响。不但人长得极美,气质极好,实力强大,蕙质兰心,还多才多艺。”

“你这么夸奖我,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吗?”白雪衣白了柳逸尘一眼,收起企图,穿上了战甲:“走吧,口花花的臭流氓。”

众女都笑,柳逸尘无语叹气:“谢谢夸奖,我觉得臭流氓这三个字是对我的最大赞誉。”

众女走在了前面,柳逸尘的几个弟子跟在他的身边,天圣道低声道:“老大,我感觉这位雪衣小姐,肯定是对你有意思,要是能够把慈航静斋的美女给拿下的话,你不就是韩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