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9:万佛寺护法

小说: 美女的近身护卫 作者: 咖啡 更新时间:2016-01-31 18:54:45 字数:3651 阅读进度:1682/3997

柳逸尘看着不远处的那尊佛像,淡淡一笑:“就是两颗普通的药丸,吓唬他的,如果他还不识趣的话,我就直接干掉他,懒得浪费时间和精力了。”

“我姑父家里背景很深厚,如果你真的杀了他,可能会有很大的麻烦。”叶轻灵道:“如果他真的对你做什么事情的话,我会出面来搞定这个事情。”

“不用了,我就能够搞定。”柳逸尘道:“这里除了拜佛进香,还有其他的活动吗?”

“也就是这些事情,没有别的选择。”叶轻灵道:“如果想要找个有意思的地方,应该去金海湖,那里有个水上游乐园,非常的好玩儿。”

“哦,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回头就去那里好了。”柳逸尘道:“算了,现在就去吧,你们还想继续在这里呆着吗?”

“就在这里呆着,挺好玩的,来回折腾还挺累的。”朱丽叶道:“我们明天再去那边好了。”

众人都没有意见,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前面,来到了一座大佛殿之中,佛殿之中,有个老僧盘坐在大殿之中,正在讲经。

很多人跪在那里,虔诚的听讲。

柳逸尘从来都没有跪在任何一个人面前的习惯,即便是他最尊敬的人,他也无法养成这么卑躬屈膝的姿态。

几女看到了那个老僧,眼睛里顿时就出现了异常崇拜敬仰的目光,扑通扑通都跪下了。

柳逸尘摇头叹气,他盘膝坐在了一个蒲团上,看着前面跪着的人,发现几乎都是女人,其中很多人,还都是美女。

老僧眉毛胡须都已经白了,满脸皱纹,看起来宝相庄严,讲经的声音不迟不缓,听起来倒是别有一番韵味。

但是,他是不是一个得到高僧,光是凭借外表,是无法分辨清楚的,只有通过一些事情,才能够加以辨识!

“施主,这里不能够坐着。”一个和尚走到了柳逸尘的旁边,低声说道,言辞之中,颇有倨傲之意。

“这里不能够坐着,什么意思?”柳逸尘转头看着年轻的和尚:“不能坐着,要怎么样?”

“跪着。”和尚道:“这样,才是对金檀大师的尊敬。”

“金檀大师,是神吗?”柳逸尘突然站了起来,看着那个正在讲经的老和尚:“大师,听你讲经,难道一定要跪着吗?”

金檀大师停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柳逸尘,很多人的眼神里,满是怒容。

但是,也有些人的眼神之中,满是钦佩之意。

对于这些和尚,并不是所有人都心怀敬意!

尤其是,这种跪拜的方式,让不少人都非常的抵触。

金檀大师看了一眼那个年轻和尚:“悟净,我好像不是第一次说了,施主们跪拜,跪拜的是我佛,不是我。不跪拜,坐着也好,躺着也好,站着也好,都是施主们的自由,这里是佛殿,不是朝堂,没有必要一定按照什么规矩来执行。你去面壁吧,再有犯错,就还俗去吧。”

悟净狠狠的瞪了一眼柳逸尘,合十离去。

“施主,是我没有教导好自己的弟子,请多见谅。”金檀大师道:“施主,我看你身具佛根,如果皈依我佛,将来必然能够修成正果!”

“志不在此,大师过奖了,我就是个俗人,哪有什么佛根。”柳逸尘道:“大师讲的是坛经吧,为什么要漏掉第三十五章不讲呢?难道是有什么避讳吗?”

金檀大师笑道:“我就说施主你身具佛根,看来您对宗教的了解很深。第三十五章,我之所以不讲,其实不是我不想讲,而是我的修为太低,无法讲解清楚,所以我就避开了这个部分。偷奸耍滑罢了,说起来有愧道行。”

“不,讲经就是为了开解,其实你讲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体会到了什么,这才是最至关重要的地方!”

柳逸尘道:“大师,您讲经,是为了什么呢?”

“你说是开解,我其实就是为了自心可以平静。”金檀大师笑道:“很多人都以为我是个多么了不起的人,但事实上,我就是个非常普通的老头,不过我的身份是个和尚罢了。宗教,是求心安,求解脱,并不像有些人想的那么神奇,那么神秘。”

众人愕然,谁都没有想到,金檀大师会这么说!

一瞬间,很多高大上的东西,都轰然崩塌了。

“大师,还真是个实在人。”柳逸尘有些意外:“大师,你说如果我皈依的话,有可能会修成正果,那么我现在非常想要知道,修成正果,究竟是什么意思。”

“修成正果的意思,就是成佛。”金檀大师道:“施主肯定要问我,什么是佛。我觉得,大自在,那就是佛!”

“什么是大自在?”柳逸尘问道。

“施主这样大智慧的人,还用我来解释,什么是大自在吗?”金檀大师道:“施主,你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我就是陪自己的女人来游玩,仅此而已。”柳逸尘道;“可以肯定的是,我不是来给您找麻烦的。您继续讲经吧,我已经打扰您太长的时间,现在很多人,都已经想要把我给干掉了。”

“施主,你对于佛法十分的精通,您能够给施主们讲经吗?”金檀大师道:“我没有为难您的意思,因为我觉得您肯定是对佛经十分的精通,才会这么说的。”

“大师是大师,施主是施主。”柳逸尘道:“我还不够资格讲经。”

“你是你,我是我,但我们都是人。”金檀大师道:“我非常的敬佩你,所以我觉得您已经有了足够的实力。”

“那好,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给大家讲讲般若心经。”柳逸尘来到了金檀大师的身边,盘膝坐定,首先用梵语念了一会经文,非常的有韵律,经文之中,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魅力,让人不由自主的被吸引。

众人本来对他非常不满的,但是听了这段经文之后,都觉得,这个家伙虽然年轻,但好像真的非常不简单。

柳逸尘开始讲经,深入浅出,妙趣横生,不时让人微笑,不时让人感悟,言之有物,一语中的!

时间就在他的讲述之中,匆匆而过。

金檀大师坐在一旁闭目倾听,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宝相庄严。

前来听讲之人越来越多,跪下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不知道柳逸尘是谁,都以为他是个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

知道他不是什么大师的人,此刻都觉得,他真的不比金檀大师讲的差,甚至讲的更好,发人深省,令人心生体悟!

两个多小时以后,柳逸尘用一段长达一刻钟的梵唱,结束了讲经!

金檀大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柳逸尘转头看着他,突然神色凝重起来,伸手试了试他的鼻息,看向旁边的几个老僧:“诸位,大师好像已经圆寂了!”

众人都吃了一惊,赶紧起身过来,看过之后,都开始念佛,金檀大师,真的圆寂了!

柳逸尘叹了口气:“大师去了,我就给他唱诵一段往生经,送他一程!”

说完,柳逸尘就开始唱诵起来。

经文肃穆悠远,听了让人心生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整个人都宁静下来。

僧人们都跟着唱诵气,整个大佛殿之中,充斥着唱诵声!、

唱过经之后,柳逸尘带着众女离开,众人自动给他让路,看着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敬畏之意。

“施主,您稍等一下。”一个老僧宏声道:“师祖大行之前,曾经对我们说过,如果谁能够在大行之时,坐在他的身边,谁就是他的传承之人,也是我们万佛寺的下一任护法。从现在开始,您就是我们万佛寺的护法了!这是您的法杖!”

老僧把一根小小的法杖递给了柳逸尘:“护法师叔,从现在开始,我们万佛山的安危,就系于您一身了!弟子万佛寺现任主持万法,带领诸位长老,拜见护法师叔!”

老僧带着一帮老少僧人,恭恭敬敬的给柳逸尘行大礼!

柳逸尘想要扶住万法,但是他发现做不到,老和尚非常厉害,实力深不可测!

大礼之后,万法方丈道:“护法师叔,以后,师祖居住的禅院,就归您所有了。您随时都能够住进来,也能够住在外面。但是万佛寺的护法之责,就都要指望您了。”

“方丈,我就是个普通人,您让我怎么来负责万佛寺的安危呢?”柳逸尘苦笑道:“方丈,这个职责太重大了,您还是找个能够胜任之人吧,这根法杖还给您。”

“师叔,您不要说您,您叫我师侄或者万法都可以。”万法方丈道:“师叔,我想师祖选择了您作为传承之人,必然有他的道理。师叔,您贵姓?”

“柳,柳逸尘。”柳逸尘叹气道:“方丈,随时都可以让人来取回法杖,我们要回去了。”

“师叔,这就是您的职责,没有人能够顶替的。”万法方丈道:“即便是,因此我们万佛寺消亡了,也不会改变我的一点点想法!”

“师叔,您慢走。”万法方丈躬身相送。

柳逸尘叹了口气,把法杖放入怀中,朝金檀大师躬身施礼,带着众女,飘然而去。

看着柳逸尘的背影,万法方丈叹了口气:“开始筹备师叔的后事吧。”

“师兄,真的让那个小子,做我们的护法?”旁边的老僧问道。

“师弟,以后叫师叔,别乱说话。”万法方丈点头:“既然是师祖的意思,我们就要严格的遵从,绝对不能够凭借自己的喜好来考虑问题,安排师祖的后事吧。”

老僧躬身施礼,带人去忙了。

柳逸尘这边,直接离开了万佛山,去往水上游乐园!

“逸尘,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简直就是个天才。”叶轻灵叹气道:“和你比起来,我们简直就是笨蛋了。对了,你真的要成为万佛寺的护法吗?”

“我不想做的,但是看形势,我也逃脱不了,那就算了,干下去好了。”

柳逸尘道:“走一步看一步吧,计划没有变化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