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9:带出去溜溜

小说: 美女的近身护卫 作者: 咖啡 更新时间:2017-04-10 09:53:57 字数:3617 阅读进度:2333/3997

新皇名叫李亨,一个粉雕玉琢的小胖孩儿。

“陛下,你知道作为一个皇帝,应该都做些什么吗?”柳逸尘坐在椅子上,淡淡的看着小家伙。

“老师,我想身为帝王,应该心系万民。”李亨转悠着大眼睛,叹了口气道:“老师,可我其实并不想做这个皇帝,我想做个像大皇兄那样的逍遥王。”

“如果所有的皇子都这么想,将来谁来做皇帝?”柳逸尘道:“如果没有人做皇帝,没有人来稳定这个江山社稷,又有什么条件来让你们做逍遥王呢?总要有个人牺牲一下,担任皇帝这个职务。”

李亨叹了口气:“但是,当皇帝是多么无趣的事情啊,我才三岁,每天就要被管理的这么严格,放个屁都有人盯着,烦死了!”

“确实没有必要这么盯着,但是这么多规矩其实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让你能够安全。”

柳逸尘想了想:“如果你不想过这样的日子,我也可以让你过上另外一种日子,自由但是艰苦,你能够承受吗?”

“能啊,我不怕艰苦,只要自由就行了。”李亨兴奋道:“老师,你现在就带着我去过这样自由的日子吧。”

“好,那我现在就带你出去走走。”柳逸尘刚刚说完,魏征就和几个老头走进了勤政殿。

“老夫听说,国师要带陛下出去走走,去什么地方走走?”魏征问道。

李亨吓了一跳,眨了眨眼睛,正要说话,柳逸尘拱了拱手:“几位老爷子,我觉得这宫中的规矩太多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些束缚会影响他的成长。当然了,如果诸位肱骨之臣想要的就是一个循规蹈矩按照你们意思行事的所谓皇帝,那就让他继续呆在这里好了。事实上,那就不如再找个人换下李亨,他喜欢自由的生活,你们随便弄个人摆在那里装装样子就行了!”

李亨吓坏了,老师今天说话怎么这么冲啊,简直是要和几个老头掐架的意思。

不过,他心中非常的温暖,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

“国师,你是陛下的老师不假,但你也只是陛下的老师。”一个老头不屑的看着柳逸尘:“国师现在这样,似乎是有些太过逾越了吧?”

“国师,你这样似乎有很多嫌疑啊。”另外一个老头阴阳怪气的说道。

“去尼玛的,我看你更有嫌疑。”柳逸尘不屑的看着那个老头:“老子有什么嫌疑?就这么个破皇位,老子想要拿在手上会和你们浪费这个时间,就凭老子的本事,把你们都给杀了又能费什么劲儿?”

两个老头还要说话,魏征挥手制止,微笑道:“不错,观主虽然话糙了点,说的却是事实。他想要坐在这个位子上,有的是办法迅速的解决问题,杀人于无形之中的本事,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但国师可以轻易做到。国师,你要带陛下去哪里?”

柳逸尘道:“万里江山如此的壮阔,风景各异,怎么能够让陛下就整日憋在这里。我想带他去各地去游历,每个礼拜回来一次。”

那几个老头还要说话,魏征道:“可以。但是这个每礼拜一次的朝会,陛下都要出现在朝天殿里。”

“一言九鼎。”柳逸尘道。

“放肆,你以为自己是陛下吗?你有什么资格一言九鼎?”一个老头愤怒道。

“老傻毙,我就说了你能够怎么样?妈蛋我说一句话就能够说明什么了,那你儿子和孙子都是我的种,你快点回家去把你老婆小妾和儿媳妇都浸猪笼吧。”

柳逸尘的话把李亨给说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魏征也忍俊不禁,那个老头气昏过去了。

“真几把累,真想你干脆就这么完蛋得了。”柳逸尘踢了他一脚,老头醒了过来。

柳逸尘拉着李亨的手,朝魏征拱拱手,嗖,没了!

几个老头见状都心中倒吸一口凉气,国师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已经到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程度,这样的人,如果想要一个帝位,又怎么会浪费时间,肯定会用最简单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魏相,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醒过来的老头顿足道:“柳逸尘居心叵测,万一他要是想加害新皇,我们都是罪人。”

“你以后出来带着点脑子。”魏征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以为他像你这么缺心眼,悄无声息就能够做到的事情,非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做?难道他是为了热闹嘛?国师这样的本事,一个区区皇位又怎么会放在他的眼里。他如果想成为帝国的主宰,肯定早就成功了,我们都已经被他控制,你还会有机会在这里大放厥词?”

“是啊,国师的影子你都抓不到,而且一个人就有无尽的杀伤力,重骑兵在他面前都什么也不是,还有什么能够挡得住他前进的步伐。”

“国师这样的本事,已经完全超过了我们所能够理解的范畴,他心中云淡风轻才会行事毫无顾忌,他如果真想做什么,说实话我们连说话的机会,脑袋就丢了!”

那个老头见众人都站在了柳逸尘和魏征的方面,恼火道:“你们将来都会后悔的,柳逸尘这样的一个危险人物做国师,是大唐之祸!”

“慎言!”

魏征肃然道:“说话要经脑子,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个国家都希望国师去做他们的国师吗?如果不是国师,现在帝国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子,但他一个人的名号,就能够镇得住无数宵小之辈,让他们不敢随便乱来。国师一个人,抵得上百万雄师。你如果还要继续诋毁他,其心可诛!”

几个老头都旗帜鲜明的站在了魏征一边,不是魏征权势大,而是因为他说的非常对,这就是事实。

突然,高力士匆匆跑来,说道:“魏相,吐蕃叛乱!”

魏征闻言愣了一下,突然笑了:“国师刚刚带着陛下出去了,或许就是去了吐蕃也不一定。”

“国师带着陛下走了?”高力士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那这个事情应该就是假消息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对于国师的本事,大家都有着百分之两百的信心。

“老师,这是什么地方?”李亨问道,他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

“这是吐蕃人的地盘。”柳逸尘道:“那边就是大雪山。”

李亨打了个寒颤,看着远处的雪山,眼睛瞪得大大的惊呼道:“我的天啊,这就是吐蕃人住的地方,真的太冷了,我们能够在这样的地方打胜仗,简直太不简单了。”

“没错儿,我带你来到这里就是让你明白,下个旨意很简单,但你没有身临其境,根本就不会想到,前方的将士们有多么的艰难。你现在有什么样的感觉?”

柳逸尘放开了李亨的手,李亨立刻就觉得呼吸困难起来:“老师,我头晕,想吐,这是怎么回事儿。”

握住了他的小手,李亨顿时就感觉舒服起来,他突然明白了,缘来老师一直都在保护他,否则这种环境他根本就受不了。

“这叫做高原反应。”柳逸尘道:“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是有压力的,这个压力是由大气,也就是我们呼吸的无数气体组成。海拔越高的地方,气压越小,我们呼吸所需要的氧气越少,所以身体就会做出应激反应,心跳加速,呼吸困难,呕吐甚至昏迷,这都是身体的自我保护方式。”

“老师,什么是氧气?”李亨好奇道。

“我们呼吸的空气之中,有很多种成分的存在,有很多我们无法肉眼看见的微尘和细菌,还有各种各样的气体,最多的成分就是氧气,氢气,二氧化碳。”

柳逸尘解释道:“我们的身体,之所以能够正常运转,就是因为有氧气的存在。氧气就是我们的动力源,你的身体可以暂时不吃不喝,但是你不能够不呼吸!氧气在身体里循环之后,就会变成二氧化碳呼出。”

李亨惊呆了,这样的知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老师,这和您交给我的吐纳之法好像不是同样的原理啊。”

“我这个说法叫做格物学。”柳逸尘道:“所谓的格物学,就是一种针对各种事物本身进行详细分析的学科。而我教授你的吐纳之术,那是中医之道,也是玄学之道。两者之前有相悖之处,更有相通之处。如果你学通了,两者并不矛盾,结合起来可以让你更好的理解世间的一切!”

“老师,您懂得真多。”李亨突然看向了远处:“那里好像是一座皇宫。”

“没错儿,那就是吐蕃皇宫。”

柳逸尘淡淡一笑:“听说吐蕃叛乱,我过来看看,随便杀几个人,把事情摆平。”

“老师,你真牛毙。”李亨忍不住敬佩的说道。

“嗯,也就是一般牛毙。”柳逸尘笑道:“如果你将来有了老师这样的本事,你可能连边军都不用了,什么事情都能够自己解决。”

“是啊,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很简单的事情。”李亨道:“我就慢慢学好了。”

“你不能够慢慢学,我只给你十年的时间,过了十年我就会离开神州,去九州其他的地方游历。”

柳逸尘道:“我会把毕生所学都交给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李亨摇头。

“你母妃是我的女人,你虽然不是我的亲儿子,但也是我的儿子。”柳逸尘叹气道:“其实,你就是沾了你妈妈的光啊。”

李亨叹气:“我其实早就知道,母妃和你有一腿,本来还以为你做我的老师是因为我的天资聪颖呢,想不到竟然是因为我妈。”

“哈哈。”

柳逸尘揉了一下他的头发:“不过,你的聪明还是让我吃了一惊,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尿裤子什么都不懂呢,你懂得太多了。不过,这也是你不快乐的根源,太聪明的人总是会不快乐。如果你想过得开心一旦,有时候就要糊涂一点,别总是把什么事情都想的太多太清楚。水至清则无鱼,那样大家都会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