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五章凌源苦战(二)

小说: 民国之小兵传奇 作者: 铁骑绕龙城 更新时间:2018-11-16 13:48:12 字数:2106 阅读进度:910/1231

张学良屁股窝在藤条椅子上,两条穿着牛皮军靴的腿搭在眼前的桌子上,两只手来回把玩手中明晃晃的刺刀,看了看郭松龄一眼,道:“茂辰你也是lǎo jiāng湖了,这还不够明

显么?我要直接进攻,我就不信我堂堂十几万的军队,会被两三万人吓破了胆子?”郭松林看了看张学良,知道他这是跟自己较上劲了,上次在热河就是自己提出建议不要轻举妄动才导致对面的残部趁机逃跑的,这次张学良明显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

郭松林毕竟是张学良的老师,也是张学良兵团能够建立起来的一号功臣,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所在。郭松林自顾自的到了一杯水,喝了两口,走到张学良旁边的椅子上坐下,道:“六子,带兵打仗,要沉得住气。对面的意图很明显嘛,就是要趁我们立足未稳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可是然后呢?他们又不敢真正的打起来,只不过是派骑兵出来骚扰一下而已,你将来是要做大事的人,你要放眼全局!”说完,拍了拍张学良的肩膀,一口气把杯

子里的水喝完,拿起马鞭走了出去。张学良大拇指揉着太阳穴,眼睛微闭,这仗怎么就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思去打。但是想想茂辰的话也没错,就算现在冲过去将对面的部队全军覆没,拿自己也会受到相当大的损失,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的部队建筑好工事,休养一下,等到姜登选部队打下赤峰,两只部队齐头并进,才是最稳妥的办法。张学良皱了皱眉眉头,感觉自己乏困

无比,叫自己的警卫拿出烟枪,吸了两口,这才将命令传达下去。韩百航心里已经猜透了自己对面的年轻将领,少年得志,免不了心浮气躁,再加上近年来战功不断,才堪堪二十几岁,就已经是上将军衔了,当然,这里面虽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冲着他们老张家的面子,但是他在战场上的军事才能却一点也不可小觑,再加上他身边的诸葛亮,也就是他的老师他的参谋郭松龄,虽说只是出生于奉天陆军

学堂,但是他的谋略和眼光确实相当深远的。别的不说,就说当年的第三、第八混成旅那是个什么样子,一进军营抽烟的抽烟,喝酒的喝酒,赌钱的赌钱,军服不正,甚至连早操也不出,可是到了郭松龄的手里呢,

愣是把它整成了全东北最能打的部队,就凭这一点,就值得让人佩服,军人就是靠实力说话,打仗嘛,活着的才有资格夸耀。

对面的第三军可不是好惹的啊。正面开展韩百航心里跟明镜似的,不管自己坚持多久,最后肯定要输,既然要输,那又何必上去打这一下呢,办法只能从侧面战场想。

韩百航偷偷派遣了几只小部队,人不多,但都是个顶个的,趁着天暗了下来,偷偷的从工事里面摸了出去。张学良的部队整整行军两天这才追上韩百航的第三师,但是连续的作战行军早已经使部队的战士们疲惫不堪,虽然张学良已经多次下令晚上要加强警戒,但还是被韩百航

的侦察小队给摸了过来。石头与虎子分别带着一对人偷偷潜入,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制造混乱,叫这些奉军睡不成觉,吃不成饭。两人一合计,兵分两路,分别向奉军存储粮食dàn yào的地

方摸了过去。石头这边悄悄地解决掉几名敌人,轻车熟路的换上了他们的衣服,便急急忙忙寻找地方dàn yào库所在地,他们几人在这里绕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对方藏粮食的地方,这些奉

军果然不简单,就连粮食也伪装的这么好。石头心里一想,自己也太笨了,粮食这么重要的东西,运送到之后就会立马分给士兵,不过像张学良这样的豪门大宅,粮食dàn yào肯定不会一下全部分完,就算那样,战士

们也带不动啊。而且肯定会派有重兵把守,自己只要找到驻守士兵最多的地方,不就找到了粮食dàn yào存放的地方了吗。果然,石头走了不远,就看到有一排士兵站岗的地方,下面是一个挖空的军事工事,应该就是这里了。而且这里的看守的士兵也跟别处的士兵不一样,竟然连一个打瞌睡

的也没有。可是这仅仅一个排的士兵怎么能够难得住石头这样的高手,石头率领几个成员偷偷的摸到后面,手中的bǐ shǒu在夜空中划过,一排士兵便整整齐齐的到了下去。石头连忙下

去工事里,果然跟自己猜想的不错,粮食剩了不多,武器dàn yào什么的倒是很充足,最重要是这里竟然还有不少的汽油。石头喜出望外,趁着还没被对方发现,将死了士兵的尸体都拖了下来,交上了汽油,汽油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了开来,石头几人还利用汽油做了一个天然的引线,等到几

人跑出储藏粮食dàn yào的工事之后,石头点燃了一根火柴,扔进了汽油里。汽油携带着大火,将整个工事全部烧了起来,一时间,叫的叫,喊的喊,人人手忙脚乱,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该做什么,像无头苍蝇一样跑老跑去,逃又不敢逃,救又

不敢救。与此同时,石头几人已经穿着对方的服装,在这场大火的照耀下,在喧闹的人群中,事了抚身去,深藏功与名。

石头出来,等了一小会,看见另一边也着起火来,知道虎子也已经成功,两人一碰头,会心一笑,连忙回来报告。韩百航拿着望远镜看着对面的工事里燃起的两团火,笑了笑,这只不过是一道开胃菜而已。不过他自己也清楚,就这点家当,对于人家张学良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但是也足够让他恶心的了,这就够了。自己的目的并不是真的想要烧掉张学良的多少粮草或者dàn yào,自己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对方睡不好觉。高明的棋手过招,比的是内力,好戏才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