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 一场虚惊

小说: 妙影别动队 作者: 秋月春风矣 更新时间:2019-10-09 12:46:51 字数:2194 阅读进度:666/678

局座听了苏惠民对凌云鹏的评价也频频颔首点头:“是啊,妙玉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行动能力,组织能力,思辨能力,推断能力都是最上乘的,当年他不就是军校里的最出色的学员吗?怪不得赵锦文抓在手里不肯放呢,上次他还跟我说,就是给他一百个行动队员换他的这张王牌,他都不换。“

“他们这对师徒,就像是父子,自然是不愿分开啦!”苏惠民对赵锦文和凌云鹏的关系还是相当清楚的,当年在军校时,就常看见凌云鹏一到礼拜天就往赵锦文家里跑,赵锦文也是处处维护他这个得意门生。

“惠民,给妙玉去电,让他去找猎狗,他们现在被日本人通缉,肯定寸步难行,同时电告猎狗,必须确保妙玉等人的安全。”

“局座,你不是刚给猎狗他们下达了暗杀令,现在又让他们去保护妙玉几个,猎狗会不会分身乏术,顾及不暇啊?”

“我们军统可不是养闲人的地方,猎狗要是连这两件事都不能办好的话,趁早解甲归田养老去吧,别占着茅坑不拉屎。”局座冷冷地说道:“已经过去了五天了,猎狗居然连对方的踪影都没摸清楚。”

“局座,你别生气,也许猎狗是想要谋定而后动。”苏惠民劝慰了一句。

“谋定而后动,你还真是抬举他了,他有谋吗?这只猎狗除了还比较忠心之外,简直是乏善可陈!”局座不屑地说道:“唉,要是我的那些个站长都像妙玉一样有能耐的话,那我就不会整夜睡不好觉啰!好了,惠民,就按我刚才说的给妙玉发报,他们可是我们手里的王牌,一定要保护好他们的安全。”

“好,我现在就给妙玉去电。”苏惠民连忙坐在电台前,给凌云鹏去电,告诉他去找广州站站长,代号猎狗的孟令忠,并将地址,接头暗号都一一告知凌云鹏。

凌云鹏收到了总部的回电,得知局座已经安排广州站协助他,心里一阵欣喜,虽然他曾经在广州待了三年,在康钧儒的照顾下,对广州城并不陌生,但毕竟时过境迁,他在广州除了梁伯之外,没有其他可靠的人脉关系,而梁伯如今情况如何,他也全然不知,也无从知晓。况且梁伯是地下党组织的人,而他现在是军统人员,无法产生交集。

现在局座让他去与广州站的站长孟令忠联系,这无疑是一则好消息。

收发完总部的电报之后,凌云鹏站起身来,按了按墙上的按钮,墙打开了,凌云鹏从里面走了出来,来到了龙仔的病房里,屋子里所有队员都在那儿。

“发完了?”龙仔见凌云鹏进来了,连忙问了一声。

“嗯,跟总部联系上了。”凌云鹏心情沉重地说道:“香港站被日军端了,老李和阿南,威仔他们都殉国了。”

龙仔和其他队员们一听,也都大吃一惊,怔怔地望着凌云鹏,无言以对,尽管龙仔几个跟李明阳这些军统人员并不熟,只是临时在利德药房过了一夜而已,但那毕竟是同胞,是一支抗日的有生力量,就这么被日本人摧毁了,心情也异常沉重。

“云鹏,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龙仔关切地问道。

“还是得尽快离开广州,把幸太郎尽早送达重庆。好了,打扰你们许久了,大恩不言谢,等到抗战胜利的一天,我们一起喝庆功酒。”凌云鹏向龙仔,匡骏和其他队员们拱手致谢!

凌云鹏辞别了龙仔他们之后,便匆匆前往火车站,了解粤汉铁路是否恢复通车之事,但得到的答复还是没有消息,继续等待。

凌云鹏随即来到了荣华楼,询问是否有一位傅先生订了包房,服务生查了查,点点头,告诉凌云鹏确实是有一位傅先生在二楼的荣昌厅订了位。

凌云鹏一听,心里一沉,难道敌人这么快就已经嗅到了他们的踪迹,对傅星瀚等人进行围捕了?幸亏早有预案,否则跟他们一时还联系不上呢!

凌云鹏径直朝二楼的荣昌厅走去,他敲了敲房门,房门微微露出一条门缝,傅星瀚从门缝里看见外面站着的是凌云鹏,便一把将他拉了进来,随后把房门关上。

“老大,你来啦?”傅星瀚脸上流露出一种焦虑和不安。

“八方客栈出事了吗?”凌云鹏赶紧问了一句。

“老大,你总算是来了,刚才我们还为你捏把汗呢!”阿辉赶紧上前抓住凌云鹏的手,凌云鹏感到阿辉的手还在微微发颤。

凌云鹏望了望屋内,所有人都到齐了,稍稍放下心来,他朝怀抱着幸太郎的罗小芳微微点了点头,罗小芳见凌云鹏戴着金丝边眼镜,贴着花白胡须,俨然一位老学究的模样,差点没认出来。

“你快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凌云鹏迫不及待地问道。

“老大,你走后,我就让阿辉去楼下望风。”傅星瀚向凌云鹏细述着凌云鹏走后的情况。

原来凌云鹏走后没多久,阿辉就看见隆庆食品店的老板带着两名警察在这附近转悠着,逢人便向路人和居民打听着什么,阿辉赶紧上楼告诉了傅星瀚,傅星瀚怀疑自己被店老板识破了,便赶紧退了房,带着大家从八方客栈的后门悄悄溜走了,直接来到了荣华楼。

“戏痴,你是说那个卖奶粉的店老板带着警察在找人?”凌云鹏问了一句。

“是啊,我亲眼看见的,那个店老板,逢人就打听,还比划着高矮胖瘦,我看他那样,是在向人描述戏痴的长相,后面还跟着两个穿黑皮的警察呢!”阿辉在一旁作证。

“我估计啊,这个店老板可能是因为你把他的生意给搅黄了,还讹了他五罐高档奶粉,咽不下这口气,所以以受害人的身份报警,寻找你的下落。”凌云鹏听完傅星瀚的叙述之后,判断并非是傅星瀚暴露了,而是因为他去找店老板算账,结果惹怒了店老板,店老板便报警,想让警察帮他出口恶气,看来这是一场虚惊。

“老大,你肯定店老板没认出我就是通缉令上的那个女的?”傅星瀚一脸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