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京师

小说: 明末试锋 作者: 温风如歌 更新时间:2020-10-18 00:05:04 字数:2200 阅读进度:201/201

周大虎微笑着问王昌会道:“不知王通译那里人氏?功名如何将中有何亲人?辽东建虏那里可还有亲朋好友?”

王昌会张口就要回答,但随即被周大虎打断道:“仔细想一下再说,如果我今后查出你有说谎骗我,会死得很惨。说慌就是不忠,不忠之人不会有好下场,回答我的问话要慎重。”

周大虎此话一出,王昌会不由得慎重起来,立即回道:“小民定会如实回答,如果说谎,一旦查出,任凭大人处理。”

“小民滦州人氏,崇祯二年已巳之变被建虏掳掠到辽东,所幸家人都安全无虞,只有我一人被掳掠而去,小民生员功名,辽东并无亲朋好友,建虏本想为我配妻,但我以年岁已大推塞而过。”

“小民为建虏效力,纯粹是求生,小民有家眷在大明,心一直在大明。求大人体谅。”

周大虎点点头,继续问道,“你会几种语言?也是两种?也是女真语和蒙古语?”

王昌会有些尴尬的回道,“回大人,小民原先学的是北方鞑子语言,建虏语言是后来学的,没有李堂说的好。”

不错,王昌会是认识李堂,那天晚上,周大虎问话建虏使者的时候,他就人认出了李堂,可他不敢吭声,因为李堂在为明军服务,而他是在为建虏服务,他害怕对方留下他,杀人灭口,他不知道李堂全部交代了没有,毕竟李堂在建虏那里地位比自己高,还娶了一个建虏老婆,还有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儿子,会不会假降?这个真的不一定。会不会为了保密,而除掉他。

这个王昌会关系比较简单,都在大明境内,当然周大虎会查的,想到这里,他淡淡说道,“从今日起,你就是我林县千户所兵丁,在李堂手下干活。”

剩下的时间,周大虎便在营中安排俘获的建虏随军工匠打造兵器,反正这次缴获的生铁和熟铁、黄铜、牛皮等不少,那就打造兵器盔甲,这次回去要大招兵,兵器盔甲只嫌少,不嫌多。

两天后,大营中热闹起来,贾木青回来啦,大营中牙帐内,周大虎微笑望着贾木青,听他述说着一路上的经过,听闻自己父亲和杨中玄大人已到了太原附近,心中已是急切火热,但还是耐住性子听完了贾木青的汇报。

“好、好、好!”周大虎连续说了三声好,站了起来,在帐中踱了几步,便招来亲卫叫来赵民等人,几人一到,便让贾木青将事情大概讲了一遍,讲完后,周大虎说道:“我想将我父亲和扬中玄大人、田原等人接过来,但那里还有一千七百人的队伍需要有人坐镇指挥管理,你们谁过去?”

话音一落,赵民站了出来,他作为周大虎最信任的手下和兄弟,当然要有事先担当,何况是坐镇军队,赵民一挺身而出,周大虎便下了命令,“赵民坐镇来援太原处之兵丁,熊山为副,即刻出发。”代州这边,有自己坐镇,没有事情。

赵民熊山二人带着数十名护卫,动身赶往太原,二人到了地方之后,这些护卫便会护着周远山、扬中玄、田原过来代州,朝廷一日没有答复建虏的交换的结果下来,周大虎就没法离开代州。

……

京师,皇宫紫禁城,乾清宫,崇祯皇帝朱由检手中翻着宣、大、山西飞递京师的军情塘报,眉头紧皱。

前一段时间,宣大总督张宗衡频频向朝廷求援,他急令调拨辽兵两万人精兵进关,又调拨密云镇标兵三千入援宣大,保定兵进驻紫荆关以防建虏南犯,加上宣大本地新编数万精兵和原有兵马,本希望能与建虏一战,可是结果令人大失所望,几次小规模作战,都报上来朝廷官军胜之,却所获建虏首级只有数颗,十几颗,最大的一次是辽兵山海关总兵尤世威部将祖宽以七百骑战大同,斩三十余级,除此以外,皆是以建虏势大,紧守城池,只在城垣之上,放射火炮,所伤建虏聊聊无几。

朱由检揉了揉眼窝,提了提精神,心中不住的长叹,宣大当地之兵精编数年,要钱要粮,临到战场,却毫无血气之勇,他已经在登基在位七年,看透了朝堂之上的争斗,可是没有办法,兵将兵懒将惰,民心轻浮,他也没有办法。

自己虽然身为一国之君,然天下非一人所能治理,下面大臣之间盘根错节,非一人一时所能解决,文官互联勾结,武将只知得过且过,不思进取,上贪下墨,士兵惫懒,而自己只有用身边宦官监军、监政,却遭到百官反对,自己心知其弊很大,还是不得不为;亲贵勋臣已是糜烂不可用,然而,却不得不用,皆因这些勋贵与国朝利益联结,在这多事之秋,凭空而来的忠心不如利益联结来的可靠。

想着这些,朱由检一阵头痛,多事之秋,国朝内忧外患,自己没有太祖、成祖的文治武功的能力,只能以勤补拙,鼓励官吏告讦,选擢无党之臣,中兴之梦,他已经不做了,只求保全祖宗基业。

这次建虏入塞,没有窜进京畿之地,还属万幸,朱由检对大明的军伍感到十分失望,大明这么大,丁口这么多,朕的精兵悍将在那里?朕的李光弼、郭子仪在哪里?朕的经世之臣又在哪里?朱由检心中在呼喊。

半响之后,休息了一会,感觉精神恢复了一些,朱由检看了看桌子上的奏疏,又拿起了奏疏,仔细看了起来,都是一些坏消息,建虏在宣大山西三地劫掠村寨无数,并大肆掳掠大明子民去辽东,塘报之上,皆是击敌无数,没有军功首级,让人如何能信?

看完建虏塘报,又拿起流贼的军情塘报,陕西流贼四散而出,到处攻略防守薄弱之地县城、村寨,朱由检眉头一皱,流贼之难,难在四散分别流窜,朝廷无法合剿,更难在朝廷国库空虚,财政不及,更难在天灾不断,朝廷救济不及,流贼兵源不断……

朱由检长叹一声,归根结底,还是:兵马、钱粮、百官、活命、救灾、如能做好一两样,事情就会比现在情况好转许多。这些是单独的,也是关联的,之间皆是环环相扣,一处好,连带着其他也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