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9 所谓定情信物,九爷被坑(3更)

小说: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作者: 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8-06-13 16:34:36 字数:5748 阅读进度:739/1020

在山上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他们一行就要离开了。

临别之时,成大春除却给汪毓涵授权了几幅画的展出权,还送给了叶久久一幅画。

“成大师,这太贵重了。”顾华灼连声推脱。

成大春的许多画作,现在都是有市无价,就算最简单的一副青松墨竹,纯练手的画作,都得几十万,这幅画不仅精心勾勒,还精心装裱了,这画拿出去,最起码得七位数起。

“给孩子的礼物,有什么贵重一说,而且君迟和久久待在一起,性子也活泼许多。”成大春拍着自己小外孙的脑袋,“你别和我客气,一幅画而已。”

韩君迟悻悻一笑。

他是被逼得好嘛?

“快谢谢师公。”

“谢谢师公。”叶久久抱着装在竹筒里面的画,“小师叔,你有空去盛都找我玩吧!”

韩君迟刚刚要张口,就看到站在她身后的叶九霄,阴沉着脸,盯着自己,他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没敢说话。

“我还有很多好朋友,到时候我带你和他们一起玩。”叶久久提到元满那些人,眼睛乌黑发亮。

韩君迟这性格养成和家庭有很大原因,毕竟没有同龄人,父母年纪大了,都是老成持重之人,成大春更是隐世之人,这让他比寻常孩子更加早熟知礼。

“小师叔,要不你给我留个电话吧,我回头还能找你。”

“这里电话打不通。”韩君迟现在巴不得他们一家赶紧离开。

“那你先给我一个啊,等你回家,我再给你打。”叶久久是觉得他蛮好玩的,虽然短短相处了三四天,却也有些感情。

“给她写个电话,以后还能一块儿玩。”成大春觉得自己小外孙多交个朋友挺好的。

韩君迟没办法,只能回屋写了个电话号码交给她。

“这个给你。”除却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还有一个鲁班锁。

叶久久得了号码和玩具,心里美滋滋的,抱着玩具和他们挥了挥手,就直接下山离开。

韩君迟盯着她一摇一晃的小辫子,手指轻轻抠弄着衣服,咬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人都走了,还看呢,回屋。”成大春拍着他的脑袋,“是不是喜欢叶家那女娃娃啊?你要是喜欢,回头和你爸妈说,去叶家订娃娃亲,韩家配叶家,也不是……”

“我没有!”韩君迟说得异常笃定,活像一个炸毛的小兽。

“没有就没有呗,急什么啊,你这孩子!”成大春失笑,他就是逗逗他而已,怎么还急了。

**

叶九霄一行人下山,在半山腰停车的地方,就和顾泮荣夫妇分道扬镳,他们得去别的城市弄画展,叶九霄肯定得带着妻女先回盛都。

叶久久坐在车上的时候,还一个劲儿捣鼓着手中的鲁班锁。

“九霄,你觉得韩家那孩子怎么样?”顾华灼单手撑着膝盖,盯着叶九霄。

“不喜欢。”叶九霄说得果决,生怕顾华灼不信,还硬加了一句,“很讨厌。”

“不会啊,我觉得小师叔挺好的,我喜欢。”叶久久捯饬着鲁班锁,说得漫不经心。

“其实韩家挺不错的。”顾华灼都打听清楚了,“簪缨世家,十分清白,孩子教养还特别好。”那韩君迟虽然被家里保护得非常好,但是有进退有度,不卑不亢,顾华灼十分喜欢。

“你打什么主意?”叶九霄拧眉,“顾华灼,我告诉你,甭想!”

“你今晚睡书房。”顾华灼直接反驳。

噎得叶九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噗嗤——”叶峰实在没忍住,直接笑出声,爷最近是不是水逆啊,到处被人怼。

韩家确实是名门,不过本家不在盛都,又很低调,若非如此,当年岳老大给岳清和举办相亲宴,也不会邀请韩君迟的哥哥,那都是调查仔细的,家世、身家、人品,缺一不可。

当时韩君迟的哥哥——韩君时,刚刚18,岳老大就盯上了,倒是把成大春气得不轻,直言,岳老大丧心病狂,连个小孩都不放过。

岳老大不仅是看上韩君时这个人,最主要的还是他背后的韩家。

“解开了!”叶久久兴奋的拿着鲁班锁,“我要给小师叔打电话!”

她找顾华灼接了电话,拿出折叠好压在口袋里的纸条。

“山里没信号。”叶九霄一脸不悦,这才离开多久,就想着打电话?

只是电话拨通,那头传来的不是不在服务区,而是空号!

“粑粑,空号是什么?”叶久久不太清楚这个,只是一脸无辜的看着叶九霄。

“没信号!”叶九霄看着自己女儿垮掉的小脸,更是恨透了韩君迟。

小混蛋!

我女儿找你要电话,你不想给就罢了,还给了个假的!

“是嘛!”叶久久咬着小嘴,“那等过了暑假再给他打。”

而此刻韩君迟正站在园子里,给一个葡萄藤浇水。

“君迟,那鲁班锁你不是很喜欢?就那么送给叶久久了?你也挺舍得的。”元庆坐在一边吃西瓜。

“嗯。”韩君迟有些心不在焉。

他给了叶久久一个假电话,心里过意不去,所以才把自己玩具给她了……

算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了,就这样吧。

**

韩君迟是故意的,可是叶久久不懂啊,但是叶九霄精明,一下子就猜到了那小子在想什么,看着自己闺女一脸颓然,恨不能掐死那臭小子,居然骗她?

他闺女可是第一次找异性要电话啊。

叶久久完全不知道,那是个假号码,拨弄着鲁班锁,还等着暑假结束再找他玩。

殊不知人家恨不得离他们一家八丈远。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是傍晚时分,小包子正好放学回来。

“哥哥!”叶久久许久没见到他,扑过去,就一把搂住他的腰,“你想不想我?”扯着她的胳膊,就开始撒娇。

“嗯。”小包子目光落在她手中的鲁班锁上,眸子微微眯着,这个……

一般只有男孩才玩吧。

“交到新朋友了?”

“对啊,小师叔,改天我介绍你们认识。”

“好!”小包子笑着答应,心里却忍不住腹诽:果然是个男的。

他们一家三口回来,陆舒云自然是最高兴的。

“亲家母没回来?”陆舒云看了看后面,没有其他车子。

“爸妈去外地了!”顾华灼笑了笑,招呼孩子进屋。

“倾犀呢?”顾华灼看了看四周,那丫头很喜欢叶久久,应该早就跑出来才对。

“他们一家三口去游乐场了,估计晚上才回来。”陆舒云笑道。

“太爷爷!”叶久久扑到叶老爷子怀里。

“听说去了成大春那里?”叶老爷子将叶久久抱到腿上。

“师公还送了一幅画给我!特别好看!”叶久久炫耀着让叶九霄,赶紧把画取过来。

“那老小子这么大方?”叶老爷子也知道成大春的亲笔,有多值钱。

“来,给我看看!”陆舒云从叶九霄手中接过画,直接展开。

《稚童嬉戏图》,除却有他亲笔落款盖章,还用隶书,提了词,不过这明显不是成大春的题词,他一般的题字以狂草较多,这个题词,显然稚嫩许多。

“那字应该是成大师小外孙写的。”顾华灼解释,她瞧着韩君迟整天不是学国画,就是在临摹字帖,练隶书,猜测是他。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小包子是识字的,将诗句念出来,忽然说了一句,“久久,你出去一趟,怎么给自己培养了一个竹马?”

“竹马?”叶久久不懂这个词什么意思,一脸无辜。

“你瞧这画上的两个孩子,多亲昵,活灵活现的。”陆舒云轻笑。

“怎么越看越像是定情信物之类的。”小包子扯着头发。

毫不意外的,叶九霄彻底黑了脸。

他想把这幅画撕烂。

**

“爷,外面有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来了。”叶宇正在外面停车,正好碰见了。

“电视台?”叶九霄挑眉。

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顾华灼身上。

“我没收到任何电视台的邀约或者采访。”顾华灼之前忙着叶九霄的事情,把所有通告行程都推掉了,而且电视台要找她,也是先找翟敏或者经纪公司啊,怎么直接找到家里来了。

“他们说有什么事吗?没事就挡回去。”叶九霄此刻正郁闷着。

“就说是找您的。”

“我不接受任何采访,你没和外面说?”叶九霄沉着脸,他素来不接受任何专访。

“不是经济频道人,就说有事情想和你说。”叶宇干咳两声。

“别让人家在外面等着,先把人请进来吧。”陆舒云还在端详着成大春的画作,眼睛都笑得眯成一条缝了。

电视台一行四人,在叶宇的带领下,缓缓进了叶家。

没想到叶老爷子也在,再看到墙上那些照片,很多都是教学课本中的大人物,倒是有些腿软。

“有什么事?”叶九霄拧眉,找他?这些电视台消息倒是灵通,自己刚刚到家,居然就找上门了。

“先坐吧。”顾华灼招呼他们坐下。

几个人看着叶九霄站着,哪儿敢坐啊,小心翼翼站着,活像是在站军姿。

“你先坐,瞧你把人吓的。”顾华灼看他们没有带摄像机或者录音笔,知道不是来采访的,就把叶九霄先按在了沙发上。

叶家人立刻给他们端上茶水,几个人战战兢兢,也没敢碰。

“现在你们电视台消息这么灵通?我说过,我不会接受任何采访。”叶九霄沉声,喝了口凉茶,想起韩君迟那臭小子,还是心火难消。

这脸色更是沉了几分。

“不是采访,其实是这个!”电视台的人,将一份合约递过去。

《爸爸去哪儿》合约书!

“嗯?”叶九霄挑眉,“我说过,我不带……”

“这里!”那人直接翻到最后一页,那上面赫然出现叶九霄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您签了字,所以我们才来找你洽谈这个综艺,其实就是带孩子出去旅游,关于安全还有一些**,我们肯定做的非常到位,这些您都不用担心。”

“我什么时候签过这个!”叶九霄看着叶峰叶宇,两人纷纷摇头。

他又看向顾华灼。

“你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顾华灼是真的不懂。

叶九霄记忆力非常好,电光火石间,就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叶久久!”叶九霄沉着嗓子。

“粑粑?”叶久久搂住叶老爷子的脖子,一脸受惊的样子,“你好凶。”

“这个东西,是不是你拿给我签的?”

“我……”叶久久压根不记得了,只觉得叶九霄这模样实在吓人,当即眼眶都憋红了。

“你这浑小子,你冲孩子吼什么,这上面是你签的名,那就是你自己答应的事情,你一个三十多岁的成年人,自己签字自己不懂吗?你怪孩子干嘛!”叶老爷子冷哼。

“不是,爷爷,这个……”叶九霄深吸一口气,看向对面电视台的人。

四个人正襟危坐,如临大敌。

“违约金多少!”

“哇——”叶久久忽然搂住叶老爷子嚎啕大哭,“粑粑不带我出去玩,他是大坏蛋,他还凶我!”

哭得那叫一个声嘶力竭,吓得电视台的人后背直冒冷汗。

我的天,这种小公主要是进了节目,那得翻了天啊,他们此刻心里也直打鼓,要不还是别接洽叶九爷一家了,孩子在节目耍脾气,他们最是没办法,到时候录制出问题,他们也不好和领导交代。

“我的小心肝儿,别哭,回头太爷爷帮你打他。”叶老爷子都心疼死了。

“爸,这是你的字吧?”小包子坐到他身边。

“怎么了?”叶九霄此刻头疼得厉害。

“自己答应的实事情,跪着也要完成,不然你在久久心里,就彻底没形象了。”小包子挑眉。

其实电视台的人,更加中意小九爷去参加节目,毕竟知名度有,孩子年纪大一些,很多事情也好沟通。

叶峰站在边上,笑得不行,他很想告诉小包子,之前在山下抓娃娃的时候,爷的形象已经彻底没了。

“九爷,节目录制安排在秋天,那时候天气不热,地点我们也选了……”电视台的人继续说着,叶九霄脸色却越发难看。

“其实当时敏姐说,和您沟通过,所以我们才直接找来的。”有个人插了句嘴。

“和我沟通?”叶九霄可不记得这种事。

“应该找您的特助了解过这个情况,不然她也不会将合约递给我们。”

叶九霄眼神宛若冰棱般从身后的叶峰叶宇身上一扫而过。

按照他的记忆,当时跟着他的,应该是……

“叶峰!”他声音低沉的可怕。

叶峰莫名有些腿软。

叶宇站在边上,刚刚还笑得那么嘚瑟,这就是典型的乐极生悲。

“爷……我……”叶峰欲哭无泪,他是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啊。

因为叶久久哭闹,叶九霄并没有立刻回绝电视台的邀约,就让他们等着,不过电视台的人,心里有底,这事儿**不离十了。

只是没想到九爷居然是个女儿控,那孩子抹几滴眼泪,什么都答应。

他们心里也忐忑不安,叶家小千岁,显然被宠坏了,要是在节目里任性闹事,他们连节目都做不成。

**

叶九霄最近头疼的事情非常多,公司合并之后,事情也非常多,他回来之后,忙到后半夜,才把手头最紧急的事情处理完。

揉着脖子回房的时候,才发现,房门是锁死的。

这女人……

该不会是真要自己睡书房吧。

他拿了钥匙,可是没用,门从里面反锁,外面根本打不开,没办法,他试图从叶云琛房间阳台翻过去,从窗户进入房间。

叶云琛一家三口当时都睡了,听到敲门声,也是无奈。

“哥,大晚上的,你让嫂子给你开门不好嘛?爬什么窗户啊。”叶云琛打着哈气。

“她睡了,不想吵醒她。”叶九霄扯谎倒是手到擒来。

他动作敏捷,从叶云琛阳台一跃而过,轻松到了自己房间阳台。

正打算推开窗户,却发现八百年没上锁的窗户,居然也被锁死了。

顾华灼,真能耐!

叶九霄想去客房休息,没想到房门都是锁上的,只能去书房将就一晚,这一将就,就是整整半个月。

------题外话------

九爷,还是什么星座,最近是不是水逆!

诸事不顺啊!到处被人坑是怎么回事?

九爷:呵呵……我顺不顺还不是取决于你?

我:……瞎说什么大实话【捂脸】

*

日常求月票,(^。^)有月票的支持一下月初哈。

其实我只要没有别的事情,肯定会早点更新的,所以你们看,今天三更多早!快夸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