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 第一章 比武

小说: 魔刀丽影 作者: 猎枪 更新时间:2015-01-11 16:14:11 字数:13076 阅读进度:56/115

小牛匆忙返回,来到客厅跟前。还没等进屋呢,就已听到一玄子的大嗓门了。那声音跟语调中是充满了愤怒跟指责,像是谁搂了他家祖坟一样。

小牛虽然对这老家伙又怕又狠,但还是大步走进厅去。他心说‘这里可不是外面,这里是我们崂山的地盘,你再狂妄,又能把我怎么样?’

一进大厅,就见到一个老头坐在椅子上喝茶。他的白胡子,红鼻子以及青色的道袍,都表明了他是货真价实的一玄子。一玄子一见小牛,眯着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脸上露出了冷笑。

这笑容令小牛心里直发毛。在一玄子的身后,还站着两个小道士。脸上也都是皮笑肉不笑的。这两个人正是一玄子的徒弟太清、太岳,也是小牛的死对头之一。他们虽没有深仇大恨,但一想起他们来,小牛向来不舒服。

师娘就坐在一玄子的对面,向小牛一笑,说道“小牛呀,快来向一玄子师父见礼。”

小牛鼓着腮帮子,走近几步,施了礼,没好气地说道“崂山弟子魏小牛见过老师父。”

一玄子哼了一声,傲慢地说“不敢当,不敢当。老夫应该给你回礼才对呀。”

师娘轻声一笑,说道“老师父这是从何说起?”

一玄子哈哈大笑,说道“掌门夫人,你这个徒弟厉害得很呀。你不知道,现在整个江湖上都知道他的大名呀。”

师娘咦了一声,瞅了瞅小牛,不敢相信,又望向一玄子,说道“老师父,这不太可能吧。他入派不久,还没有什么功绩呢。”

小牛走到师娘后边站定,盯着一玄子,真担心他说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如果对方将他与黑熊怪的事说出来,师娘会不会对自己产生疑心呢?

一玄子微微一笑,指着小牛说道“这小子以前干过好多事情呢,都叫人不得不服气呀。不过这都不提了,反正我今天来也不是为这些事。”

师娘礼貌地说道“老师父此行不知道有什么要事?为什么非要见小牛?可是小牛得罪老师父了吗?如果是这样,我让他当面想您赔罪。”

一玄子嘬了口茶,沉默片刻,说道“他如果得罪老夫,老夫不会跟他计较的。我一大把年纪,怎么会跟一个晚辈计较呢。问题是,他得罪了我们泰山派。”

师娘哦了一声,转头看看小牛,又惊讶地问道“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事?”

一玄子一笑,说道“你还是问问你的宝贝徒弟吧。”

小牛憋了半天气,这时忍无可忍,大声道“你不要诬陷人呀,我可从来没有干过对不起你们泰山派的事。你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

一玄子并不生气,嘿嘿笑几声,说道“小子,有理不在声高,我来问你,你认识朱云芳?”

小牛听到这个名字,先是一愣,继而想道‘无缘无故地提郡主是什么意思?可是郡主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小牛犹豫一下,回答道“当然认识了,我们是朋友。”

一玄子沉声问道“是什么朋友?”

小牛很不喜欢他的口气,懒洋洋地说道“我们是什么朋友,当然是好朋友了。”

一玄子又追问道“好到什么程度?”

小牛一听,眼珠子瞪得老大,心说‘我跟她好到什么程度跟你有个屁关系?虽然你是她的师叔,你也无权过问我们的私事。’

见一玄子如此审问小牛,师娘也有点不悦了。她转过头望着小牛,目光也充满了疑问。师娘是知道朱云芳的,也知道她的家庭背景。她也想知道小牛是怎么认识朱云芳的。

如果不是在崂山,如果不是在师娘跟前,小牛早就跳起来大骂出口了。这时不得不忍着气,咧嘴笑道“你想知道我们的关系吗?好到什么程度,干嘛问我呢?你应该问她才对呀!”

一玄子发怒道“什么话呀,如果老夫能找到她的话,还来问你干什么?”说着话,一顿茶碗。

小牛一怔,心里一紧,问道“怎么的,她失踪了吗?”

一玄子大声道“没错,她失踪了。我们派出好多弟子找她,都没有踪影。她家里也派出大批人马寻找,也没有消息。”

小牛大惊,问道“那她到哪里去了?”

一玄子的脸都涨红了,说道“魏小牛,你不要装疯卖傻,你老实说,你把朱云芳藏到哪里去了?快快交出来。”说着话,拍了一下大腿。那架势像是要立刻动武似的。

小牛急了,一跺脚叫道“她失踪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将朱云芳给藏起来了?”

一玄子激动之下,竟腾地站了起来,一指小牛,吼道“魏小牛,虽然老夫没有亲眼看到你藏了她,但是有人亲眼看到你跟她在一起,就在她失踪之前。这个你不用狡辩。”

师娘对一玄子此举大为不满,俏脸含霜地说“老师父,有什么话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说,不用吵架吧?这里是崂山。”

这话语气柔和,且和中见刺,果然管用。一玄子一想,也对呀。这里不是泰山,是人家的地盘。魏小牛是崂山的弟子,不是我们泰山弟子。我没有权力对他呼来喝去,尤其现在没有充足的证据。想到此,他笑了笑,说道“失礼,失礼了。”说完慢慢坐下来,端起茶来喝。

师娘瞅瞅小牛,小牛也望着师娘,四目相对,都像是读懂了对方的意思。小牛的眼神显然是说这件事与我无关,我可没有将朱云芳藏起来。

师娘懂小牛的心思,就对一玄子说道“老师父说的朱云芳我倒是清楚的。她是金陵王爷的女儿吧?”

一玄子点点头,说道“是的,她是郡主,为人很好,又懂礼,又没有架子,我们这些长辈都很喜欢她。可惜呀,她命不太好,在情场上失意,最近又失了踪。她最后出现是在杭州。有人亲眼看见她跟魏小牛在一块儿。还有传言说,是魏小牛把云芳给藏起来了。我是为了这事儿,才火速来到崂山的。如果郡主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泰山派可吃罪不起。谁不知道,金陵王爷的脾气可不好呀。”

小牛辩解道“我在杭州是见过她,可我们见过之后,她就不辞而别了。我也不知道她上哪里去了,可能去找她的心上人了吧。”说到这儿,小牛心里好酸。如果这样的美女遭遇不幸,他的心里一定会很难过的。

一玄子又说道“你的话是真是假,我都记下了。如果证明了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们不会把你怎么样。可是如果有证据显示是你坑了云芳,我们决不会干休的。”说到这儿,一玄子的嗓门又大起来,连他身后的两个徒弟也对小牛龇牙咧嘴的,像是在示威。小牛看了非常懊恼,心说‘这两个小崽子,纯属于狗仗人势。如果是一对一,不用法术的话,你们哪个是我的对手,不打得你们屁滚尿流才怪。’

小牛继续说道“我的话是真是假,你们完全可以去查。”

一玄子想了想,问道“以你的看法,她能干什么去?”

小牛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也许她会去找她喜欢的人吧。”

一玄子沉默不语,眯着老眼,也不知道心里打着什么主意。正当这个时候,月琳跟咏梅拉着手笑呵呵地走了进来。二人都是美貌姑娘,艳艳的容光使这个庄严的客厅一下子温暖起来。她们的美貌连一玄子身后的两个小道士都看直了眼,把对小牛的恨意一时间都忘了。

在师娘的示意下,二女也向一玄子见了礼。一玄子欠了欠身,连声说“免了,免了,你们都是好孩子。”说着话,想小牛扫了一眼,意思说说,你可不是好东西。

二女到师娘身后站好,月琳挨着小牛,向他笑了笑,就问道“老师父,您此番大驾光临,一定不只是为了游山玩水吧?”

一玄子嗯了一声,说道“我是找你的小师弟有事呀。到底什么事,他会告诉你的。”

小牛见月琳的目光落到自己的脸上,就说道“是这样的,泰山派的朱云芳失踪了,老师父他们就是来找我,向我要人。”嘴里叫着老师父,心里在叫老家伙。

月琳眨了眨眼,看看一玄子,又看看咏梅,自言自语道“找不到朱云芳,为什么要找小牛呢?这有点奇怪呀!”

一玄子就把刚才那番话重复一遍,月琳听罢,脸色一沉,冷声说道“老师父,我想你一定是弄错了。据我所知,魏小牛并非朱云芳的心上人,朱云芳的下落他哪里会知道?你找错人了。”

小牛也帮腔道“是呀、是呀,还是江姐姐了解我。我小牛有一百个一千个缺点,但我从来都不会拐骗良家妇女。如果有美女投怀送抱,我都会拒绝的,别说这种伤害美女的坏事了,我小牛绝对干不出来。”

这一番表白,气得一玄子脸上变色,而师娘则想,如果有美女投怀送抱,这小子怎么会拒绝?他什么样的人,我可是了解的。而咏梅的脸上也露出笑容来。因为像小牛这样厚脸皮的男人,她还是头一回见到。

一玄子知道今天是找不回云芳了,可他又不甘心就这么走了。怎么的,也得教训一下这小子。于是,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一玄子这次来崂山,是向小牛兴师问罪来的,想从精神上打击一下小牛,治他一个拐骗妇女罪。哪知道小牛是一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没有铁证,他是不会乖乖就范、任人摆布的。既然如此,一玄子认为有必要从**上惩罚一下小牛,也出出心中压抑太久的怒气。这小子,把老夫跟老夫的徒弟耍了好几回了,颜面丢尽,如果不严厉地教训一下他,老夫的脸上也没有光彩呀。

因此,一玄子又眯起老眼,淡淡一笑,说道“掌门夫人,咱们两派向来是如同手足一样,切不可因为魏小牛一人而影响和气。可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有那么多人都说朱云芳的失踪跟魏小牛有关,老夫就不能不来问问,他既然坚决否定此事,老夫也不能逼他承认。这件事嘛,暂时放到一边,我们再想法找人。不过我们大老远地来了一回,也不能就此离去,怎么的也得跟贵派切磋一下功夫,以促进大家的共同进步。夫人,你看如何?”

师娘一听这话,知道一玄子这是在挑战,是拿崂山不当回事,心中也很气愤,不禁豪气大发,爽快地说道“老师父有此要求,我们崂山派功夫再低微,再不可示人,也得满足您老才对。那么,就请老师父划出个道吧,怎么个比法?”

一玄子沉吟一会儿,目光在小牛的脸上一扫,说道“咱们都是自己人,一定要以德服人,还是文明点的才好。”

师娘微笑道“老师父只管说好了,我们一定照办。”

一玄子说道“咱们这个辈分的,就不必出手了。还是让徒弟们比划一下子吧。”

师娘一想,我身边的徒弟只有月琳一个了,想比划的只管上来吧!我不信你的饭桶徒弟还能是月琳的对手。于是,师娘点头道“好哇,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么就由月琳陪着两位小兄弟走两招吧。”

一玄子心里明白,自己的徒弟怎么能比得上月琳的本事。冲虚的五个徒弟,任何一个拉出来,都能打倒太岳跟太清。一玄子再笨,也不可能让他们打起来。他的本意是打小牛。

一玄子笑了笑,说道“月琳入门多年,尽得崂山功夫的精华,我那两个徒弟哪里是她的对手?他们才学习几年呀!按他们的资历跟本事,与魏小牛相比,倒是差不多。”说着话,一指小牛,脸上充满了不屑。

师娘这才明白一玄子的用意,连忙说道“老师父在说笑话吧。魏小牛虽是我们崂山派的弟子,但他入门才个把月,只学了一点基本功,连法术还没有接触呢,怎么能出场?”

一玄子摇头道“夫人也太谦虚了。我可是知道的,这魏小牛本事好得很呢,打败过多位江湖高手呀,怎么能说不行呢?如果说他不行的话,我那两个徒弟也就是废物了。我想崂山派个个都是英雄,魏小牛也不例外,他决不会当孬种,不敢出场,当缩头乌龟的。”说着,冲小牛嘿嘿直乐。

如此言语,可把师娘给惹怒了,美目如剑,直刺一玄子。月琳更怒,大声道“老师父,我们崂山可没有缩头乌龟。但魏小牛还没学齐本事。他没法出场,你们要切磋,只管由我来奉陪好了。”

一玄子脸带嘲笑,说道“看来魏小牛是不敢上场了。那就算了,我们就只好带着遗憾离开这里了。”说着话,就站了起来,意思是想走人。

小牛早气得肚子鼓鼓的,知道一玄子是跟自己过不去。自己让他跟他的徒弟丢了好几次脸,他自然是气不消了。这次要是不打击一下他的嚣张气焰,自己以后在崂山上怎么混下去?人家口口声声骂自己是缩头乌龟,自己是宁死也咽不下这口气的。再说了,他那两个笨蛋徒弟,未必就是自己的对手。只要不用法术的话,自己还是有胜算的。

小牛从师娘背后走出来,一挥手,说道“慢着。”

一玄子大喜,问道“你答应比试了吗?”

小牛点头道“老师父口口声声请我出场,如果我再不出来满足你的要求,我不是拿你的面子当鞋垫子吗?我决定出场了。”此言一出,众女都笑了起来,连一玄子的两徒弟都有了笑容。

一玄子脸胀得通红,指着小牛道“不必占嘴上便宜,既然你出战了,那很好,说明你还有点骨气,可不要像以前那样,总是脚底下抹油才好。”

小牛脖子一伸,说道“这回要不将对得像落水狗,我是不会干休的。”这话已经非常无礼了。

师娘听了暗笑,嘴上却说道“小牛,你要尊重老师父呀。还有,你真要出场吗?咱们崂山的功夫你还没有正式学习呢。”

小牛转头一笑,说道“师娘,反正这只是切磋功夫,又不是决斗。胜败兵家常事,只当是向人家学习经验了。”

月琳一脸的担心,说道“小牛,你不要意气用事呀,你根本还没有正式练功呢,让我代替你吧。”

小牛一摆手,说道“我来吧。如果有第二场你再上。”

一玄子连忙把话接了过来,说道“就这一场了。不用担心,不会伤害你的。”

师娘见小牛决定比了,也不便再挡,就说道“好吧。那就切磋一下吧!不过,咱们得把话说明白。”

一玄子客气地说“夫人,有话只管说吧。”

师娘想了想,说道“一,双方点到为止,不要造成伤害。二,哪个人被打倒,便算输了,不必再打下去。三,魏小牛初入崂山派,没学过法术,只学了点基本功,因此,双方打斗,不得使用法术。四,为了减少危险,只用拳脚,不比兵刃。老师父,你看怎么样?”

一玄子哈哈一笑,说道“夫人,你可真是爱护你的弟子呀。好,没问题,就这么办了。”说着话,回头吩咐道“太清,你陪魏小牛玩几招吧。记住,不要伤到人家呀。”

太清走了出来,说道“师父,你就放心吧。”心里说‘我一定将这小子打成猪头,不然的话,难解我心头之恨。’

师娘也把小牛叫回来,低声说道“小牛,过招时,一定要小心,灵活应对,安全第一。看准机会,一击命中,取得胜利。”

小牛点点头,说道“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月琳也说“小牛呀,如果不行的话,我代你打。”小牛答应一声。

咏梅作为兄弟派别,没法说太亲热的话,就微笑道“祝你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嗯,看得出来,那小子功夫不怎么样,只要别中了他的花招就行。”

小牛向她投去感激的笑容,说道“谢谢你了。我记得你的话了。”小牛的目光射到她的脸上。觉得她的脸比花还美,又透着才女的高雅。听着她柔美的声音,感到有一股无名的力量在激荡着自己,使得自己全身都是劲儿。这股劲儿带给小牛无比的自信心,似乎不胜都不行。其实他也知道,人家只是一种好意,并非钟情于他,但男人嘛,总喜欢往好里想,认为天下的女人都爱自己那才叫带劲儿呢。

准备工作完成后,小牛跟太清出场了。按说,比武之前,应该互相施礼的,但二人对对方印象都极差,根本没那个心情。俗话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小牛的眼睛没红,脸上笑嘻嘻的,像是猫戏老鼠的神情。而太清的眼睛却红了,变成兔子眼。这也难怪他,因为小牛的戏耍,他跟太岳不知道被师父骂了多少回。每次骂过之后,他都对小牛的恨意加上几分。这回有机会对阵了,他还能客气吗?

小牛冲他笑道“站直了,别趴下。”

太清也不答话,一个“恶虎扑食”,宛如猛兽扑了过来。小牛身形一侧,抡掌劈其头。太清反应敏捷,身形一转,双掌外格,飞起一脚,直踢小牛腹部。小牛哎一声,也出脚相抵,砰一声,两脚相碰,双方都退出老远。看来双方的实力相近。

太清身体滑步,再度上来。这回他是双拳猛击小牛头部。小牛吸取教训,以守代攻,不再进招。他想看看,到底这太清有多少斤两。

太清进攻无效,便越打越快,越打越急,恨不得一拳就将小牛打个茄皮色,一脚就将他踢上天去。

因此,二人就像是老虎跟猴子一样。老虎连扑带撞,连踢带扫,而猴子恰似在林中嬉戏,一蹦一跳,一闪一躲,都透着风趣跟佻脱,看得众女眉开眼笑,都笑出了声,而一玄子却面色沉重,心情极坏。他觉得太清犯了比武的大忌,为什么如此急躁,如此冲动呢?书上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把力气都用光了,把本事都暴露了,一会儿不是坐以待毙了吗?真是蠢材也。难怪跟我多年都没有多大长进,一点头脑都没有。

想到这儿,一玄子正要出言提醒,场上的情况已有了点变化。

太清攻击不利,情急之下,玩起了阴的。他趁着小牛身体后闪,躲避自己的长拳的机会,猛地起脚,狠踢小牛的裆部。这是成心要让小牛断子绝孙,当不成男人。

此举马上激起民愤,众女哗然。一玄子看得直咧嘴,心说‘这个傻徒弟,这不是决斗,这只是切磋,你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用这种下流手段呢?师父我可从没有让你在这种场合用呀。’想到此,一玄子以手捂脸,都不好意思看下去了。

再说小牛,万万没想到太清竟然会如此行事,慌忙之下,连忙双手交叉,护住裆部,并且运气在手,砰地一脚,正踢在手上,痛得小牛啊地一声叫,并且张大嘴。这种疼可不是好受的。

月琳忍不住了,在旁边骂道“这也太卑鄙了吧!这哪像名门正派的弟子呀,这跟邪门歪道的下流货也差不多。”

师娘冷笑道“泰山门下净是这样的人才吗?”说得一玄子一脸的难为情,连太岳都羞愧地红了脸。

这时的太清已经顾不上别的了,只想将小牛立刻放倒。因此,连出狠招,招招如刀,要将小牛打败。小牛也火了,心说‘今天要是不给你点教训,不让你丢尽脸面,老子我就跟你一个姓。’这么想着,小牛连连后退,像是怕了。

太清心中大乐,连连逼进,将小牛逼到墙跟前了,眼看着无处躲闪。太清出拳如雨,嘴里叫道“小子,你给我倒下吧!”说着话,伸脚在地上一扫。在他看来,这是必胜的一击。

小牛有心跟他对着干,竟不躲不闪,弯下腰来,突然伸手,在太清独立的那只脚踝上一拉,只听扑通一声,然后又是扑通一声,两个人都倒了。不同的是,太清先倒了,而小牛也被太清扫堂腿给扫倒了。

太清爬起来之后,疯了似地又要冲。一玄子连忙跑上前挡住,喝道“太清,你已经败了,认输吧。”

太清满脸通红,大怒道“我没有败,我是不小心才被他弄倒的。”

一玄子一脸的正气,说道“不管怎么样,你都是先倒了,就是败者。快退下去。”

太清还想顶嘴,一玄子已经瞪起眼睛来。太清不敢说话了,乖乖退到太岳身边。一玄子友好地扶起小牛,夸道“果然了不起,刚刚入派就有这么好的身手,以后一定会大有可为的。”

小牛从地上爬起来,轻轻挣脱一玄子的手,微笑道“幸好我的身手好呀,不然的话,我就成太监了。以后想大有可为,可能在皇宫吧。”这话像鞭子一样抽在一玄子的身上,使他的身上辣辣地不舒服,可他能怎么样呢?只当听不见好了。

一玄子来到师娘跟前,施了施礼,说道“夫人呀,你的徒弟真是不同凡响,老夫表示佩服。”

师娘站起来还礼,嘴上说道“令徒的功夫也不算差,只是以后在做人方面还需要加强修养。”话中充满了讽刺意味儿。

一玄子哈哈一笑,只当耳边风,说道“我回去之后,会严加管教的。”接着又说道“老夫还有事,就不再打扰了,请代老夫向冲虚兄问好。”

师娘也客气了几句,将师徒三人送到门外,临走的时候,太清还向小牛怒目而视呢。小牛向他挤了挤眼睛,说道“以后咱们可以经常比,互相学习嘛!不过,我得先学铁布衫,不然的话,我是很危险的。”

一玄子尴尬地笑了笑,向师娘拱拱手,就灰溜溜地领着徒弟下山去了。太清是一边走,一边回头瞪小牛,小牛也不当回事。等他们走远了,月琳才骂道“什么玩意呀?堂堂泰山弟子,竟如此恶劣,太没有教养了。”

小牛也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呀,有其师必有其徒。”

师娘摇头道“小牛,你可不要乱说。泰山派还是一个令人可敬的门派的。无德的人毕竟是占少数的,像泰山的掌门,就是有道的高人。”

小牛问道“一玄子也算高人吗?”

师娘一笑,说道“他嘛,我可就不知道了。”说着话,向咏梅笑了笑。在外人面前,师娘可不会随便评论武林名人。

咏梅斯文地笑了笑,说道“魏师兄的功夫不错,反应也好,只是火候差了点。”

小牛笑了笑,说道“关师妹过奖了。我从小到大,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只是入崂山派后,才开始学真功夫。”

师娘接过话说“小牛,你今天的表现我很满意。你有这样的基本功,我就有把握把你培养成一个顶尖的人物。”

小牛一脸的高兴,问道“师娘,我以后能赶上江姐姐吗?”

月琳微笑道“我这两下子,不值得一提。”

师娘说道“我保证你以后不比她差就是了。”

小牛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以后再也不用受那些小人的气了。”

师娘沉思一会儿,说道“小牛,从明天开始,你要更努力地练功了。你大师兄不在,就由我教你好了,到时可别叫苦呀。”

小牛爽快答道“没问题,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晚饭过后,师娘领着咏梅到后院说话去了。小牛见天还没有黑,就约月琳出去散步。月琳很愉快地答应了。

出了山门之后,向左一拐,二人奔后山去了。为什么往那里去呢?小牛想到了魔刀的秘密。他知道魔刀就在那个思过的山洞里。回来之后,他没有独自去看过。他怕人多嘴杂,要是被别人注意、发现了,那可就麻烦了。如果让人知道魔刀就在那里,整个崂山都要地震,整个武林都会天翻地覆的。那时候,小牛可没有好日子过了。

小牛跟月琳并肩走着,见左右没人,就拉起她的手来。她的手真好,软软的、滑滑的,柔若无骨,不比任何一位美女的纤手逊色。

拉手的感觉真好,尽管路两边不是密林、杂草,就是乱石、白沙的。但在小牛看来,这就是人间的仙境呀!能跟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那是多大的幸福。如果我的旁边还有月影相伴的话,那就是完美了。一想到月影,小牛心一沉,忍不住想到,月影还没有回来,她在干什么?不是找郡主去,跟她打起来了吧?郡主失踪该不会跟月影有关吧?也许月影已经透过郡主得到了证实,证实了孟子雄的罪行,使她重新认识了孟子雄的为人,可能月影正考虑跟孟子雄分手呢,那样的话,我小牛可就有戏看了。想到这里,小牛嘴角又露出了笑意。

月琳跟小牛独处,也是情绪高涨,侧头见小牛笑得神秘,就问道“笑什么呢?想到什么好事了?”

小牛坏坏地一笑,说道“什么好事?当然是咱们以往在床上的好事了。我趴在你的身上,你连喊带叫的,迷死人了。”

月琳脸色绯红,骂道“好恶心呀,怎么尽想着这种事。你呀,什么时候能变回君子?”

小牛摇头道“当君子有什么好的,我还是当色狼吧。俗话说得好,脸皮厚,吃个够,脸皮薄,吃不着呀。就因为我脸皮厚,你才成为我的女人的。”

月琳嘻嘻笑道“早知道你是这种人,我才不跟你好呢。”

小牛将头往月琳的肩头一歪,说道“上了贼船了,想下都不成了。这辈子我是缠定你了。”

月琳故意长叹一声,说道“上辈子欠你呀!”小牛听罢大笑,心里甜蜜蜜的,觉得自己很有福气。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长长的斜坡了。一转头,小牛便见到那面石壁上的洞口了。望去黑幽幽的,不知道有多深。想到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宝物就在洞里,小牛顿时有点心猿意马了。他的心痒痒的,真想冲进去,将魔刀找出来看个究竟。

月琳见他看山洞,就问道“小牛,你喜欢这个‘反省’洞吗?不如你去反省一下吧,兴许你也能成为一代大师呢。”

小牛连连摆手,说道“还是免了吧,我小牛也没有干过坏事,用不着反省的。”其实他心里倒是一万个愿意,想进去看看。

月琳望着山洞,说道“虽然这洞里曾经出来过好几位高人,但我们崂山派的弟子都把它当成晦气的地方。如果不是师父惩罚,谁也不愿意进去的,觉得不吉利。”

小牛见那山洞不过一人高,没什么特别的。他搞不清楚黑熊怪为什么把刀藏这里,也许就因为人人觉得它晦气,藏到这里来才安全。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是一个高明的主意。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山坡的尽头了。那里就是悬崖,崖头还有一块大石头。小牛记得上回月影还将自己拎起来想丢到下面去,幸好自己巧舌如簧,死里逃生,不然的话,早粉身碎骨了。一想到那天的险境,小牛的心里还有点打怵呢。

二人转过身,背靠石头上,遥望西边残存的落日。那落日快要没了,鲜艳如血,弄得月琳脸上红红的,像抹了层胭脂,说不出的娇艳,说不出的可人。

小牛看得心动,就一把将她搂在怀里。闻着她头上的芳香,小牛一阵心醉,一阵激动。想到回来之后,还没有跟她交流交流,不由得血流加快,有了要给她宽衣解带的冲动。

这么一想,小牛便腾出一只手捂住月琳的胸脯上。月琳被袭,哦了一声,娇艳的脸上顿时有了羞涩之色,嗔道“小色狼,又发病了吗?快将爪子拿掉。”说着话,去打他无礼的魔手。

小牛嘿嘿一笑,说道“等我摸够了再拿下。”也不顾月琳的反对了。她的玉在小牛的手上,发出啪地一声,但并不痛。很显然,月琳并没有坚决拒绝。

小牛得寸进尺,五指隔着衣服在做着收缩动作,那个肉球在小牛的手掌里,时而被压成饼,时而又被抓成团,逗得月琳喘息声加大。

小牛一伸嘴,吻住她的红唇。红唇已经发烫,看来需要降温了。小牛先是磨擦着红唇,像是要蹭出火花似的。接着小牛伸出舌头,在她的唇上舔来舔去,舔得月琳又痒又爽,忍不住伸出香舌,接受小牛的怜爱。两条舌头遇到一块儿,像两条小蛇一样,动个不止。动的结果是小牛“火冒三丈”,难以克制;月琳也是春情荡漾,不能自控。在此关头,小牛还将手下移,在她的胯间抓来抓去,像在探宝一样,抓得月琳细腰扭动,美目眯起,琼鼻哼哼,像是生病了一般。

小牛将舌头伸入她的嘴里,月琳便知趣地吮吸起来,吮得很缠绵,很内行,使得小牛不得不暗自赞叹道,她越来越上路了,只要经过细心培养,不难成为欲海女将。

小牛在挑逗着月琳,月琳也同样挑逗着他。在二人的一起努力下,那火焰烧得越来越旺了,大有燎原之势。

小牛将一只手伸进月琳的上衣里,说道“江姐姐,咱们脱了吧。”

月琳眨眨美目,红着脸说道“这里不好,万一有人来多扫兴呀。”

小牛转头观察一下形势,觉得附近的树林里可以当临时的快乐之地,便说道“咱们换个地方吧。”

月琳吐气如兰,将头歪在小牛的怀里,小声道“好老公,我走不动了,我要你抱抱。”

小牛哈哈一笑,说道“老婆大人的话,小牛向来百依百顺。”说着,小牛打横抱起月琳,向附近的密林走去。

月琳在他的怀里,幸福地闭上美目。她根据小牛的动作,知道他走得不快,就问道“小牛呀,你怎么这么慢呢?我记得你平常可是急色鬼呀,今天变成君子了?”

小牛嘿嘿直笑,解释道“江姐姐,小弟恨不得插上翅膀才好。只是棒子顶着裤裆,想快也快不成。”

月琳听罢,忍不住轻声笑了。她睁开美目,只见天空好蓝,小牛的脸好色,那神情是征服跟占有的表示,有点吓人。月琳回忆以前的好事,再度将美目闭上。

一进入密林,小牛马上找了个平坦的地方。他将自己的外衣垫在草上,再把月琳脱个光光放到衣服上。

**的月琳,像是初生的婴儿般光洁。映着旁边的绿树,上面的蓝天,以及淡淡霞光,她的**成为美的中心。她的秀发如黑夜,随意散在头旁。她的俏脸白里透红,美目微开一缝,胸脯适度的隆起,双腿散发着柔和的光泽。再看两只秀足,一根根趾头恰似美玉精雕而成。

小牛以男人的目光打量着月琳,从头看到脚,风流往下跑;从脚看到头,风流往上流。当他的目光落到两只尖尖的**上时,小牛的目光似乎凝固了;当他的目光盯在她的腹下的绒毛时,小牛似乎看到了燃烧的火焰。那柔软的绒毛上,分明露珠点点,在暴露美女自身的秘密呢。

月琳见男人的目光如刀,竟突然害羞了,伸手将自己的下边捂住,并紧闭双腿。这个动作无疑是一个勾引的信号,使小牛的欲火猛地上窜。因此,小牛三两下脱光自己,向月琳扑了过去。

小牛的身子压在月琳身上,感觉软软的,很舒服。他想用腿分开月琳的大腿,月琳故意不从。小牛无奈,只好跪起身来,用手将月琳的大腿拉开。他凝视那神秘之处,已经红缝微开,正分泌着透明的春水呢。春水已经流到了菊花上,形成小小的一潭,并闪着水光,像是小小的美景。

小牛哪里还忍着住呀!挺起粗硬的东西向花瓣进军。小牛再度趴到月琳的身上,挺枪就刺。那棒子独具只眼,很有准头,不用手扶,借着春水的帮忙,滋地一声,便塞进一个头去。

“好痛呀,轻点。”月琳娇呼着,伸双臂搂住小牛的脖子。

小牛笑了笑,说道“这些日子不干,你的玩意又缩小了,真紧,来,让我亲亲。”月琳便把舌头伸出来,任小牛品尝。

小牛可占尽了月琳的便宜,把她的香舌又舔又咬的,玩得津津有味儿。此外,那棒子并没有老实,试探着往里进发。时而插入一点,时而又退步,经过反复数次的试验,月琳被逗得春水更多,跟闹水灾了一样。

小牛挺着屁股,做着浅浅的**,柔如蜻蜓点水,使月琳感到了体贴跟呵护,也感到了他深深的爱意。这使得她勇敢地挺下身迎凑。这个动作使小牛斗志昂扬,猛地一入,便插入大半根。

“好样的,好老公,真粗呀,涨得满满的。”月琳发出了欢声。

一见月琳没有什么不适,小牛放心了,便一插到底。硕大的**顶在娇嫩的花心上,顶得月琳娇躯微颤。而小牛也由于棒子被包得密不透风,而爽得直喘粗气。他感觉全身每个毛孔没有一处不爽。

在快感的诱惑下,小牛扑滋扑滋地干了起来。每一下都顶到头,每一入都抽到穴口再轰然而入,直干得月琳眉开眼笑,呻吟不止。

“舒服吗?江姐姐。”

“舒服呀,舒服得都不想活了。”月琳如实回答。

“那我就让你多死几回吧。”小牛自信地表示。

“一定要满足我呀,不然的话,我今后不理你了。”月琳也不顾羞耻了。这也难怪她,分开这么久,也没有人安慰。有需要时,只有自摸解决了。

为了让月琳更爽,小牛两手抓住她的**,棒子如同闪电般进出,一口气不知道干了多少下,干得月琳叫爽不绝。

“好老公,好汉子,干死我了。干吧,干吧,干死也不悔。”月琳的叫声很甜也很浪,听在小牛耳里非常悦耳。

不一会儿,小牛跪坐,将月琳的**挎起,又将棒子干进去。这样干有个好处,就是可以大饱眼福。小牛在爽快的同时,能看到月琳动人的神情,红唇的张合,**的起伏,以及纤腰的扭动。最主要的是能看到二人性器的交战细节。但见**的家伙在小洞里出出入入,红色的小洞已经被撑成了圆的。那绒毛都湿得一塌糊涂,每根毛像是受到雨淋一样,一根根伏帖着。

小牛看得过瘾,偶尔将棒子整个退出来,但见肉片翻了出来,并口水滴下,再插进去,肉片又被带入,真是好玩。

小牛哈哈直笑,说道“江姐姐呀,你下面下雨了。”

月琳哼道“那也都是你害的,回头我要你给我洗澡。”

小牛笑道“我一定把你里外都洗个干净。”说罢,又是连连重击,撞得月琳哼哼呀呀,欲仙欲死,像在梦里飘起来一样。

小牛再接再厉,又插了好几百下,将月琳给推上了快乐的颠峰。

小牛抽出棒子,问道“这下服了吧?”望着软如棉花的月琳,小牛挑衅地问。

月琳美目睁开,眼波欲流,一脸的红霞。她喘息着说“一会儿,我定会战胜你的。”

小牛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扫着,当扫到她下边红色的小门时,又想冲锋了。小牛瞄瞄周围的环境,有了好玩的主意。

小牛指指旁边的大树,说道“江姐姐,咱们靠在树上玩吧?保你快活。”

月琳坐起来,柔声问“怎么个玩法?”

小牛信心十足地说“你听我的,没错的。”

月琳嗔道“可不准骗我呀,不然的话,以后再不让你碰我的身子。”

在小牛的指挥下,月琳站起来,转身弯腰,双手扶树,将屁股撅得老高。小牛来到后边,只见屁股圆如西瓜,白如棉花,滑如瓷器。更加上沟里的春水及性感的双洞,就是神仙见到也会犯天条,更何况是一介俗人小牛呢?

小牛低下头,双手又摸又抓的,真是人间极品呀。手摸还不过瘾,小牛又凑上嘴,甜蜜地吻起来,先是吻白肉,吻着吻着,就吻到月琳的敏感地带了。那舌头像蛇信一样伸缩着,刺激得月琳大呼小叫,花瓣直颤,那湿滑滑的春水便进入小牛的嘴里。他一点不反感,反而大口大口地吃着,大有将月琳吃干之势。

月琳一边扭腰,一边问道“小牛,好吃吗?”

小牛笑道“好吃,好吃,比美酒还好喝呢。”

月琳也浪笑起来,说道“你要是再不干的话,我就走了。”

小牛嘿嘿两声,说道“原来你是忍不住了。”说着话,小牛挺起棒子,轰然而进,干得月琳发出满足的叹息声。月琳呻吟道“太硬了,跟铁棒子一样,要扎穿小**了。”

小牛说道“那你才乐呢。”说着话,又是摸屁股,又是抓**的,与此同时,棒子狂风暴雨般攻击着发骚的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