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林涧初遇

小说: 魔铃仙劫 作者: 玖涯 更新时间:2022-04-30 字数:2852 阅读进度:1/35

相传,三千多年前,魔族降世。为荡灭神族主宰三界,魔尊墨邪取千年魔骨,祭以数万怨魂为引,炼制邪物骨魂铃。此铃以魔骨为体,质如凝脂,周身魔气环绕,邪性深然。

骨魂铃其声幽怨,可摄心魄、植魔性,魔族将其奉为圣物,铃声所到之处,魔气翻腾,大量民众因受魔气侵蚀而沦为魔物。

魔物最终将完全丧失神识,成为魔族最忠实的傀儡……

在孟昙村一个小茶馆中,说书先生正在讲述三千多年前神魔混战的故事,时而急促,时而叹息,轻重缓急拿捏有度,仿佛是他亲身经历一般。

“后来呢,后来呢?”

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趴在远处的窗台外说道,眼睛眨巴眨巴地往说书先生看去,这个故事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哪里来的野丫头,去去去,不喝茶别在这添乱。”

茶馆小二见到兰笙毫不客气,边说边往窗外走来,一手拿着茶壶一手向前抬起挥舞着毛巾做势驱赶,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她名唤兰笙,八岁那年父母外出遇害,自幼无父无母,无人管辖,平时闲来无事喜欢听茶馆的说书先生讲一些光怪陆离的故事。

因为经常趴在窗台外听,影响了茶馆营生,兰笙不受茶馆小二待见,每次被瞧见小二都要前来驱赶。

离开茶馆后,兰笙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看到前方包子铺蒸笼中冒出的热气,感觉肚子有些饿了。

也应该是饿了,原先出门是想寻些食物,路过茶馆被说书先生吸引,忘了时间,也忘了腹中早已空空如也。

只是奈何口袋中没有银钱,包子是没有指望吃上了,得去寻些其他吃食,吃饱了便不馋了。

“能帮我们拿一下球球吗?”

一声稚嫩的声音传来,只见两个孩童正拉着自己的衣角,张着水汪汪的眼睛望着她,因为蹴鞠卡在树枝上而哭丧着小脸。

兰笙瞅了他们两人手中的馒头一眼,心想今日的吃食有着落了!

上前在树旁站下,展颜笑道:“姐姐可以帮你们拿下来,但是姐姐饿了!做为报答,把你们的馒头给我可好?”

两个孩童相继摇头,不愿意让出手中的食物。

兰笙垂眸,见其中一个孩童手中握着的两枚铜钱,轻声说道:“那你把这两文钱给我做交换也不是不行。”

这次那个孩童反倒是应允了,在他们心中银钱远是没有到嘴的馒头重要。

兰笙接过孩童手中的铜钱,原地跃起,手掌从树枝中穿过,蹴鞠随即落地。

“小宝、大宝离她远一点,**养的骗到我孩子头上来了!”远处一个男子叫喊着向兰笙这里赶来。

这人就是村里的流氓,长着一身横肉,平日里横行霸道,之前兰笙就没少挨过他揍。

兰笙看见他,不自觉捏紧了手中的铜钱,然后撒开丫子就跑。

身后男人见状紧追不舍,边追边叫骂道:

“你个没爹没娘的野丫头,快给我停下……”

“看我抓到不打断你的狗腿……”

兰笙也不示弱,回头做了个鬼脸,毫不客气道:“等你抓到小爷我再说吧,晚上小爷去你家把你家鸡全部打死做烤鸡吃!”

转眼已被追到村口,兰笙转身往村外树林跑去。男人眼见追不上,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放弃了追赶。

村外的这个树林植被多样,时不时传来几声虫鸣鸟叫,一幅春意盎然的景象,阳光穿透树叶形成一道道光柱,别是一番风景。

但是村里人并不愿意深入林中,只因这生机勃发的雨林孕育着珍稀的蛇虫鸟兽,若被蛇虫咬了,轻则也要卧床数月。

兰笙好像天生就散发着令这些蛇虫厌恶的气息,从未被蛇虫攻击过,在林中只有她咬它们的份!

所以兰笙惹祸之后总喜欢往这个林子里跑,到这里追赶她的人都只在林前叫骂,不会再继续追赶。

见和男人拉开了距离,兰笙也渐渐放缓脚步,自顾自说道:“差点累死小爷我了。”

经过长时间的奔跑,兰笙现在是又累又渴,肚皮也早已干瘪下去了。

兰笙继续往树林深处走去,前方有一条小河,溪水清澈,可以前去解渴,也能寻些野果充饥。

河畔,兰笙蹲下低头捧了一捧水喝着,河水清澈见底,偶尔还能看到鱼儿游动。

兰笙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看着河中的落叶,脱下了鞋子。

此处四下无人,她想下河洗澡,主要是河中的鱼儿太过活泼,或者说生得太过美味!只是也生地太过狡猾,至今也就成功捕获过一条。

兰笙正欲解带,恰好目光扫过河岸,忽见河上游不知什么东西飘了过来。

兰笙停下手头的动作,定睛一看,貌似是个人。

随着河水流动那个“不明物体”越来越近,已经可以清晰看到一个人的轮廓。

兰笙小声嘟囔着:“真晦气,不会是个死人吧?这小爷我还怎么洗澡啊!”

饶是兰笙天生胆大,也不敢贸然的下去查看。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最终兰笙还是撸起裤脚,一脚踏入河中,把它拖了上来。

是一名白袍男子,看上去年龄与兰笙相仿,不知何故掉入河中,难道是下河摸鱼被河流冲了下来?所幸还有呼吸。

兰笙蹲在他身边,凑过脸去细细打量男子的容貌。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英挺剑眉,樱花般的嘴唇,好一副精致的面容,只是此时的他正紧闭双眼,双唇紧抿。看得兰笙心里小鹿乱撞,不知不觉心跳已悄悄加快跳动。

正值十三四岁情窦初开的小女生,见着眼前品貌非凡的男子便心中欢喜,心里道:“好一个小白脸,生得还挺标志,比私塾里的教书先生还过白净。”

兰笙想:“大致是溺水了吧?”

之前婶子家里,孟二叔喝醉酒回家倒头就睡,婶子上前对二叔脸颊几个巴掌二叔就醒了,然后就是一顿呕吐,便完全清醒了,如同未饮过酒一般,屡试不爽,回回都有奇效。

想着,兰笙便上前撸起了袖子,完全不顾眼前天人般容貌的男子刚刚还使自己春心萌动。

一声脆响之后,眼前的男子并未如所想的那般清醒过来。

“一定是我下手的力度不够。”

紧接着又是几声脆响……

不得不说,此方法却有奇效,随着几声咳嗽,眼前的男子翻身吐了几口河中泥水,缓缓睁开了眼睛。

兰笙望向他,珠黑睛亮的眼睛,俊俏笔挺的鼻子,还有微微泛红的脸颊,比之前更加俊俏了。

“真是个妖孽。”兰笙轻声呢喃。

之前听说书先生讲过,越是深山越是多精怪,心术不正的精怪便会幻化成俊美的男女,勾引路过的行人,好吸人精魄提升修为。

“是小爷我把你从河里拖上来的,也是我把你从昏迷中打...不,救...醒的。”

兰笙双手叉腰,一副小霸王的姿态对眼前的男子说道。

眼前的男子虽不知来路,但看上去衣着非凡,除了村长家,比我们村里大多数人穿着都好,家境定然不赖,此时扶着脑袋,看上去不太聪明的样子……

自己此番救了他,便是他的救命大恩人,定要好好敲打他一番,多捞些好处,不能让他觉得我好欺负。

忽然想起以前说书先生讲过:“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结草衔环,至死不忘。”说到动情处,说书先生不忘拿起桌上的木头块块一拍,发出一声脆响。

我无须他结草衔环,只要他把背上的剑赠我就好……

自从他翻身呕吐,兰笙便看中了他背上剑袋中的剑。此剑剑柄上雕刻着精致花纹,挂着红色的剑穗,好看至极!

孟昙村远居深山之中,民风淳朴,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除了在说书先生口中得知剑这一物品,现实中兰笙还是第一次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