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以身相许

小说: 魔铃仙劫 作者: 玖涯 更新时间:2022-05-15 字数:2754 阅读进度:4/35

“长凌崽子,你敢戏耍小爷!”

兰笙一声怒喝将长凌从思绪中带回现实。

只见兰笙拉起裙角装了一捧野果子小跑过来,将果子丢在长凌跟前,眉目肃然,瞪着眼珠仿佛想吃了自己。

“兰笙姑娘?”

长凌满脸疑惑,和兰笙还未说过几句话,何曾戏耍过她。

兰笙将长剑拔出,丢在地上,恼羞成怒地睁着长凌。

“……”

长凌见到地上这柄饱受狻猊摧残的长剑,顿时哑口无言,但自己也从未说过这柄剑是完好的不是!

此时兰笙心中极为不悦,板着脸道:“你就是这样报答小爷的救命之恩?”

此前兰笙正兴高采烈地在林中为长凌寻找食物,遇到了一树柑橘,想砍下一枝柑橘带回。拔出长剑却见剑身不堪入目,剑刃卷曲,还密布着咬痕。

别说砍下树枝,只怕是连草都切不开,感觉自己被戏耍了,非常恼怒。也不要柑橘了,快步就往回走,只想着找长凌算账,这次肯定要好好敲打他一番……

“兰笙姑娘,这……”长凌想开口解释。

兰笙不等长凌说完便将其打断,冷言道:“小爷我见你生得俊俏,此次不与你计较。只是这救命之恩,你不如以身相许吧!”。

“……”

长凌更加无话可说,这姑娘怎生像个拦路抢劫的土匪,而且还是劫财又劫色的那种。

兰笙低头俯瞰长凌,一手捏起长凌下巴,道:“你不说话我便当你是答应了,但是你放心,做小爷我的相公,小爷我自将护你周全。”俨然一副大爷的风范。

长凌尴尬一笑,轻声道:“兰笙姑娘,婚姻之事应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三书六聘方可定下,怎能如此随便!”短暂停顿继续道:“而且我乃修仙之人,不可娶妻。”

兰笙不以为然,紧接道:“小爷无父无母,无须这些繁文琐节,至于修仙你不修不就是了,小爷自将护你周全。”

在采食归来路上,兰笙便细细思索了一番,觉得怎么敲打都不划算。记得很小的时候母亲曾经和她说过,女子注定是要嫁人的,成婚之后和夫君便是一家人,自己的是夫君的,夫君的也便是自己的,兰笙深以为然。

因为自小父母意外去世,兰笙从小就被欺负,村里人都认为是她克死了父母,不愿与她有过多的交往,将来定是不会有人愿意娶她的,就连村里的孩童也会取笑她,每当遇到兰笙便会唱童谣“兰笙兰笙,克父克母,孤寡一生!”。

虽然兰笙生气,但奈何他们父母袒护,自己又打不得他们。

待自己嫁人之后看谁还敢说自己孤寡一生!

兰笙眼眸亮了亮,继续深思道:这个长凌生得俊俏,比村里的其他男人都更加好看,而且衣品不凡,家里应当是有很多宝贝,如果嫁给他这些便都是自己的,就连长凌这个人也都是自己的。

自己能够牵着他在村子里乱逛,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去听说书先生讲故事,那该多么让人羡慕。

想到这里兰笙便决定,要嫁给长凌,趁他现在不知村里的情况,得抓紧让他答应娶自己才是。

况且自己救了他,彼时再死皮赖脸磨上一磨,让他以身相许报答自己的救命之恩,如果胆敢不娶自己就把他丢回河里去!

此时长凌心中想着也正是怕兰笙把他丢回河里去,索性不回应她就好了,随即合上双目养神。

兰笙已然开始发挥她那臭不要脸的潜质,伸手撑开长凌眼皮,笑眯眯道:

“相公,这些是我给你带来的食物,快来吃些吧。”

心想我就叫你相公,你没有拒绝就是答应娶我,等大家都知道了你是我相公你不娶也不行。

这些野果奇形怪状,有的坚硬无比,有的长着尖刺,都是长凌从未见过的,好不容易选了一个看上去稍微正常的,咬下去却一股腐肉般的臭味在口中弥漫开来,这些东西确实是让他无从下口。

长凌抬头见兰笙正聚精会神的啃着一个坚硬的野果,将视线转移到地上的歪瓜野果说道:

“你是喜欢吃这些东西吗?”

说罢长凌便后悔了,见兰笙这身穿着,联想到刚刚她说自己无父无母,大致已经明白了其中缘由,心中不仅同情眼前这个一直以小爷自称的姑娘,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怪自己嘴快。

兰笙并没有在意,将手中刚刚咬开的坚果递给了长凌,随口道:“这个好吃,就是比较难剥开!”

然后不等长凌回应,便自顾自的给他介绍起地上的这些野果。

你吃的这个我叫它臭臭果,因为它有一股臭味,但是非常管饱,吃了之后就不再想吃其他东西了;这个我叫它灯笼果,因为它有六个面,长的像个灯笼,而且完全成熟之后会变红,而且特别甜,现在是绿的比较酸;我刚刚给你的这个我叫它铁球,硬硬的很难咬开,最好就是拿块石头给他砸开,但是这边没有那种小块的石头……

刚刚我还看到一树柑橘,这是我最喜欢吃的,只是那时被你的破剑气着了,忘记摘点回来。不过也好,现在橘子还是青的,吃起来肯定很酸,过段时间我带你来摘。

长凌望着眼前的这个忙碌着给自己介绍野果子的小女孩,心中油然生出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只是念头刚生成便被自己强行压下。

天地浩劫将至,师尊需要他,云天需要他,三界需要他,哪怕是微薄的力量,他也要执剑为天下众生,这是云天弟子不可推卸的责任。

忽然兰笙一声呼唤将长凌思绪拽回现实,“不好,天快黑了,相公你快些吃,我们要回家了,这边的林子里蛇虫很多的。”

找食物耗费了一些时间,加上刚刚要长凌娶她,软磨硬泡了许久,现已日暮。

村里的人都不愿意来这个林子,所以也没有路,到处都是杂草错综复杂。

兰笙抿了抿嘴角,来回踱步,脑海中思索着:“如果带着相公天黑前定是走不出去的,而且相公当前状态不好,万一被虫子咬了怎么办。”

兰笙徒然灵机一动,笑盈盈地道:“相公,不要怪我,今天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说罢便往林中跑去,如同上次去找食物一样,不给长凌回话的机会。

长凌淡淡一笑,心里苦笑道:“到底是个小女孩,刚刚还叫着缠着我以身相许,见天快黑了,便跑没影了。”

只是自身当前确实是行动不便,看来今晚只好在这林中过夜了。

过了一会兰笙回来了,身后拖拽着一根枯木,长凌不明其意,但再见到她还是心中一暖。

“相公,我家就在这河下游,等下你就抱着这根木头从河上顺流漂下去。我抄小路回家,等到村子了我在河岸接你!”

兰笙认真的说道,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自己本就瘦弱,背着长凌只怕是累死也回不去,如果留他一个人在这里,那到手的相公不是要飞了!

兰笙转念一想,万一河流漂的太快自己等下追不上怎么办,那到手的相公岂不是要漂走了!想罢,自己还是和他一起扶着木头回家吧,就算被河水冲走也是和相公一起被冲走。

人与人的心意是不相通的,此时长凌心中大感不妙:“我终究还是要被丢回河里?那我今天小心翼翼哄着她是白费了?”

随后不情愿地被兰笙丢进了河里,随之而下的还有那根枯木,还有兰笙。

“相公莫怕,小爷我说过会护着你的,说到做到!”

兰笙注视着长凌,脏脏的小脸上写满认真,随后抓着枯木抱着长凌往河里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