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遁世而终

小说: 美人谋,凰妃太嚣张 作者: 十七 更新时间:2019-09-11 14:00:19 字数:2383 阅读进度:275/275

慕珏从来都没想过负之于林乐菱,开宫选秀,亦不过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

所以当慕瑾这般言说之后,慕珏倒是也极为迅速的便应了声。

至于此处无它话,慕瑾亦是没有什么要再去同慕珏交代的了。简单的道别之后,慕瑾便去了这寺庙之中。

当慕瑾背影一点一点的消失在慕珏的视线之时,他才开始真正的懊悔。

慕珏亦是于此刻明白了,皇权与至亲,有的时候注定没有办法兼得。他突然的明白了自己的父亲慕言为什么会做出那些自己没办法理解的事。因为他也同慕言一样,成为了这样庶出的君主。

慕珏为慕瑾选择的这一座寺庙,在这城郊之间,山岚最为深浓之处。这一座寺庙,外表极为气魄恢宏。

堂廊和亭殿的之间,是那庄重而严肃的门墙。

慕瑾极为喜欢这座复古的建筑,亦是极为喜欢,这建筑之中,被绿叶所包裹的大地。没有丝毫的花束,但是独有这一院的绿叶便足以让慕瑾心下欢喜。

那叶子,任由着这风吹雨打,却依旧在这风雨之中挺立着。慕瑾看着看着,便陷入了一片思绪之中。

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从今往后,她便也要同这绿植一起,在这寺庙之中为天下万民祈福。她的前半生太过于流浪,太过于激烈。

以至于她方才及贾的年龄,便已经对这尘世不再抱有任何一丝的希望。

不过这些,都是已经过去了的事情了。慕瑾抿了抿唇角,缓之的合上了双目——就让这雨水将一切都重刷,就让这一切过往都被这泥泞所掩埋吧。

慕瑾这般设想着,便将这一切思绪都沉浸。

“公主,您进来吧,莫要站在此处了。”那寺庙中的女子缓而言之的呼唤着慕瑾,一字一句的坦言道:“虚先师傅在里面等着您,准备为您赐号呢。长公主,快随我进来吧。”

慕瑾听闻这寺庙中的女子所言说的话,便未再犹豫分毫,便撑着那油纸伞跟着那女子的脚步而去了。

这座寺庙的长老,净先师父给慕瑾赐了法号,叫做净缘。慕瑾亦是喜欢这个名讳,净了一身的缘劫,她便是了无牵挂,匆匆去来。

慕瑾已经忘却了这世间的牵挂与情仇,自然也不会惦念自己的一头美丽的青丝。慕瑾也向着这寺庙之中最为德高望重之人。

至此之后,便是极为平淡的生活。

慕瑾在这寺庙之中,白日里,便同那些修持们一起颂佛经。夜晚,亦是于这寺庙之中修行的女子一样,轮流守夜。

这平凡的日子如水而过,而慕瑾却是接受的从容。

这一座山脉古木参天,处处皆是有松柏重重,是难得的天时地利人和之处。去所说唯一一点缺点,那便是交通不甚便利。

外来者来这寺庙之中,需要跨越郁郁的秀竹。

所以慕瑾虽然来到了这寺庙之中甚久,却是极少见过这寺庙之中的门客的。

直至,那一日那个人的到来。

这一朝的清晨一如既往,慕瑾早早的便起了床,开始清扫着这寺院。那外面便有人至于了此处,奔赴到了慕瑾的身边轻声而言道:“净缘师傅,有门客要见您。”

这一语让慕瑾的心下些许的诧异,这寺庙之处,应当是极少有人前来的,又是何人会点名叫自己前来呢。

慕瑾确实不明于此,心下亦是由衷的疑问道:“何人?”

“是一位男客,点名要见净缘师傅您。我未曾见过他,兴许,是您的故交吧。”

这女子如此一番解释,亦是没能道出个所以然来。慕瑾便未将于此放在心上,出于礼貌的,便去出了这寺院,见之于此。

这山中的树木极为拔而苍翠,立在这寺院之前,显得分在挺拔。

慕瑾于那高大的梧桐树之下,望见了那风尘仆仆的人。心下在一瞬之间便被复杂的情绪所填满。三分惊愕,三分疑惑,三分欣喜。

何止是故交,分明是她的过命之交。从四年之前,上天便将他们两个人的生命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

那人望着她,亦只是悄然的勾起了一抹笑容,神色是出人意料的淡然。

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重逢。

一个你以为永远都不会再相见的人,再度出现。

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相遇。

能让你已经看透尘世,波澜不惊的内心再度为之而颤动。

你有没有想过,你会再一次见到他。那个给予了慕瑾无限伤痛和快乐的——南越曾经的君主。

又是一兆亥月,这凌国天下太平,无恙事发生。而唯有一件举国同悲的事,便是这天子亲封的镇国长公主慕瑾于城外寺庙之中,染病离世。

天子慕珏问询大悲,罢朝三日,举国皆是伤怀。

从今往后,便是再也没有了那个镇国长公主慕瑾了。她随着她心心念念的天下万民,永远的就在了城郊寺庙之中。

多少世人听闻,皆是叹惋。

这史书之中,对凌国镇国长公主慕瑾的记载,便到此结束了。

当下一年的秋风吹拂过这漫天的田野,吹黄了这满园的稻田之时。在世人眼中已经死去了的唐天戈,于这山野的清晨之中悄然的苏醒。

他穿上了这最平庸百姓穿着的宽松布衣,简单的洗漱之后便出了这茅草屋。一年以前的他,是着实不会想到自己会过上这样的日子的。

是了,他唐天戈早早的便发现了南茗的预谋。一念之差,他并没有置南茗于死地,而是将计就计的炸死。

他以死,摆脱了南越的皇位。从那以后,他的世界便只剩下慕瑾。

“怎么起来的这么早?”那一声唤,将唐天戈从思绪之中唤回。他抬起眸子来,便对上了来人的视线。

眉眼在一瞬之间,便沾染上了些许的温柔之意。

那女子朝着他走来,并未注意到他呆愣的神色,而是极为从容道:“早上只做了粥,你凑合着吃一点。待到晌午,咱们去打条鱼吧,好久都没有吃到你做的鱼了。”

听闻这一言,唐天戈便抿唇一笑:“好。”

这一年,唐天戈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放弃皇位,因为他现在拥有着的是比皇位更加珍贵的东西。

与他此生最爱的慕瑾——寻常布衣家,落户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