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说辞

小说: 末日游戏之全民种田 作者: 居居宁 更新时间:2020-11-22 01:07:19 字数:2301 阅读进度:270/281

至于留在李真人那的迫击炮,临出门前,李真人也小心翼翼的给送了回来。不过,好歹收留一场,程世嘉倒是也没有小气,干脆就把迫击炮留给了李真人。

当然,是留给,不是送给。毕竟,李真人也只是想研究研究,并没有想要强行占有。

而对于程世嘉的大方,李真人的眼角眉梢,都是显而易见的喜不自胜。当即也是吩咐下去,派遣一队小道士,去隔壁帮忙搜寻阴物,以及整理院落。

但不管怎么说,要说这搜寻阴物,驱鬼小分队到底还是不如人家专业的团队。忙忙活活小半夜,不如人家道士团的一个清晨。

是的,李真人派来的小道士们,不过在院子里草草的转了几圈,又随意的画了几道符,便选定的位置,开始挖掘。

说实话,这一开始的时候,大家对于小道士们的选择,还是信心十足。毕竟,人家怎么说也是专业人士。只是,随着道士们越挖越深,大家的信心,也开始跟着地面一样,土崩瓦解。

没办法啊,虽然大家说是都说要掘地三尺,但是普遍还是趋于寻找地面有近期被挖掘过的痕迹,不可能真的就把院子挖个底朝天。

这不,眼看着小道士们挖坑挖到一人多深时,众人心头的问号,早就不找绕地球多少圈了。就连坑边围观的莫可可三人,都看得有些倦了。

好在挖了两米多深后,一众小道士总算时停了下来,也把铁锹换成了更精细的物件。之后,又折腾了近半个小时,总算是挖到了。

是的,所谓阴物,实际上就是一个有些古朴的陶瓷娃娃,甚至于娃娃的衣裙上,还多少有些掉漆。只不过,那娃娃的眼神,实在是有些渗人。

所幸,后续还有戒嗔大师负责收场,对此,众人也没什么好纠结的。毕竟,戒嗔大师也只是把娃娃带回去,放在佛前,接受些香火熏陶,去去戾气。

不然,这要是摆在家里,莫可可等人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摆在家里?晦气,拿出卖?她们都怕有损阴德。

而在一个忙碌的早晨之后,众人也就没有再院子做什么细致的整理。反正骷髅头大半会在晚上出现,所以对于莫可可等人来说。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休息,养足精神,等到晚上骷髅头再次出现,大家务必将它碎尸万段。

可惜,就在大家好不容易吃完早饭,准备休息的时候,不速之客却上门了。

没办法,白清婉和盛娇娇只好拖着疲惫的身子再去招待客人。毕竟,要想骷髅头聚集成型,莫可可的玉牌就不能在。届时,同样被莫可可的特殊体质吸引过来的鬼怪boss,说不定就是更难缠的对手。

而莫可可不用说,她的体质有问题,所以她注定是晚上的中心C位。至于程世嘉和盛喻义,自然是要把控全局,以及武力担当。

好在,不速之客也不是生人,而是玉老城主的孙子,玉少城主。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二人开门,双方见面的一瞬间,白清婉竟然从玉少城主的眼里,捕捉到了一丝惊讶。

只不过,这一缕惊讶,稍纵即逝。

“玉少城主,有什么事吗?”白清婉开门见山道。

毕竟,以院子现在的状态,就算不开门见山,只怕也没什么待客的地方。

对此,玉少城主也没有见外,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客气道:“听说昨晚有异动,所以爷爷特意让我来看看诸位,不知昨晚可是黑气作祟?”

“是有黑气作祟,不过我们福大命大,总算是保住了一命。”

盛娇娇的话,说的不算客气。不过,这也不能怪她。

毕竟,早在前两日,盛娇娇就打听好了这房子的始末。这一家,可是早在五十年前就搬走了,根本就不是被灭门的那种。

而且,她闲来没事,还仔细检查过房屋的各种角落,也没有发现任何血迹。

所以,现在她们一住进来就有阴物作祟,不管是不是玉家人搞的鬼。被刺上两句,倒也不算冤枉。

而面对盛娇娇摆到明面上的不满,人家玉少城主就像看不出来一样,浅笑道:“那真是太好了,爷爷担心了一早上,临出门前还特意嘱咐我,说八成是这间院子不吉利,要给你们换一间院子呢...”

还不等玉少城主说完,白清婉就顺势打断了他的话,果断道:“多谢玉老城主的好意,不过,我们这些人都是懒散惯了的。如今即住惯了这院子,那不吉利就不吉利吧,我们扛得住。”

当然,这也都是客气话,说到底,这院子中的阴物,从何而来,还是个未知数。而作为经手人的玉家,自然就是嫌疑最大的。而且,如今危险已经排除,再加上今夜,他们还要大干一场,现在换院子,那怎么能行呢?

见白清婉一口回绝,玉少城主的眉头,立刻就皱成了一团,客气道:“可是这院子现在,似乎并不是合适各位的入住,还是烦请各位...”

“不用,我们这些人,都有自带装备,没有风餐露宿,就已经很知足了。院子虽然残破,但到底也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会负责修缮的,还请玉少城主放心。”

说着,白清婉不耐烦的打了个哈欠,心里暗暗吐槽道:什么男人啊?真是磨磨唧唧的。

而另一边,盛娇娇也是在第一时间收到了白清婉的信号,一见玉少城主还要开口说什么,便也赶紧抢着开口道:“怎么?玉少城主是不放心我们住在这?还是觉得我们没有能力,修缮不好院子?

那也无妨,待过上几日,我们要是真的修缮不了,自会上门求助。还希望那个时候,玉少城主可以施以援手。

如今这院子,我们住的颇为顺心,邻里关系,也是非常和睦。实在是找不到什么搬走的理由?难道是玉少城主也看上了着院子,舍不得给我们住了吗?”

面对盛娇娇这一套夹枪带棒的说辞,玉少城主的脸上,也是微微泛红。

稍稍停顿片刻后,便也是尴尬的笑来了笑,道:“那既然如此,便如各位所愿,在下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