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打脸

小说: 木叶之争权夺丽 作者: 君海棠 更新时间:2017-12-14 23:07:31 字数:2487 阅读进度:11/871

若叶拿起一把长刃,和一把短刃,先是横放着,看了一下风线。太刀的风线,决定刀的流畅度,流畅度越高,在运动中,受到风的阻力就越小,速度就会越快,切割力也就越锋,所以,风线也成为锋线。

二把武器的风线都非常流畅,果然,鹿天锻造厂的工艺,就是过硬,随后若叶半眯着眼凝视着刀锋。

白晃晃的刀锋,印着灯光,一闪一闪。一个上流的鉴定师,可以从刀锋泛出的光泽,鉴定出刀的锋利度。

“装什么装。”宗次郎打击到,显然,对于若叶,他已经不爽到了极点。作为一个专业的鉴定师,这种毫无依旧的言论,是一种恶意的诽谤。

“就是,就是。”

“猪鼻子插葱,装象。”一群观众符合到,显然,专家教授就算放个屁,跟风群众也会说是香的。

若叶依旧没鸟宗次郎,他是来挣钱的,不是来跟谁比鉴定水平的。

眼见若叶没有一点情绪,宗次郎心里更加怨恨了,心里想着,等下一定要挑若叶鉴定里的毛病,好让他下不了台,以后在鉴定师行业混不下去。

若叶终于睁开眼,这武器的锋利度让他大为吃惊,看来锻造师的水平,又上升了不少。在战乱年代,不管是什么行业,都竞争激烈,这关乎的不是生活好不好的问题,而是生存和死亡的问题。

“你要干什么?”宗次郎看若叶将长刃和短刃的刀锋别再一起,顿时赶快制止。刀锋互相碰撞,显然对武器是有所损伤的,尤其还是二把锋利的武器。

“要你管?”若叶轻蔑的看了一眼宗次郎,显然,这家伙很让人讨厌。若叶这么一说,一群人也就指指点点,等着看热闹。

原本宗次郎以为这些人会站在自己这一边,但是若叶可是鹿六带来的,这些未来的鉴定师,都靠鹿六混饭吃,如何感得罪鹿六?

“刀刀斋,你倒是说二句啊。”眼见没人帮自己,宗次郎像刀刀斋投去求助的眼神,显然,二个知名的鉴定师反对若叶的话,就会形成一种专业压制,这就好比现世中,一般都要请二到三个专家的原因。

“没大没小,你不知道晚辈和长辈说话,要用敬语吗?”若叶语气严厉的责备到。

原本刀刀斋也想说一下,毕竟作为一个爱刀之人,看到刀具受损,心里也是有些芥蒂的,但是若叶这么一说,他也就把话吞回来了。

无疑,宗次郎这家伙的水平显然没法和刀刀斋相提并论,但是这家伙却一直想跟刀刀斋平起平坐。事实也证明,越是没有真才实学的人就越好名气,因为没有名气就混不下去。

此刻若叶显然在抬高刀刀斋的身价,贬低宗次郎的身价。鉴于这个宗次郎平时不尊敬自己,刀刀斋锊了一把胡子,袖手旁观。

“哼,怎么能由着一个傻小子胡来。”眼见没人帮忙,宗次郎四十多岁的老脸不知道往哪放,涨的满脸通红。

“嗤嗤——”剧烈的摩擦,闪出星星火点,把宗次郎吓得一跳,他忍不住后退几步,后背有些发凉,他警惕的看着若叶,显然害怕若叶一刀把他砍了。

围观的人也被吓到了,这些人本来就胆小,若是不胆小,估计也就去当忍者,上战场了,他们虽然经常不屑于忍者这二个职业,认为这些人满手血腥,杀戮太多,但是其实骨子里,对忍者十分惧怕。

若叶将刀放到刀架上,这次鉴定也算是结束了,虽然没有做任务挣得钱多,但是时间短,性价比倒是比做任务好多了。

若叶拿起笔,在纸上写了几行字,递给一边偷着笑的鹿六,鹿六显然很喜欢看这一群道貌岸然的人吃瘪了。

“完了?”鹿六问道,毕竟以前,若叶鉴定都没那么快,这到不是若叶技术很好,只是现在有个大师刀刀斋在这里,其它问题,他显然比不上刀刀斋,也就只能写一点,刀刀斋想不到的地方。

”既然鉴定完了,不如公布大家的鉴定结果,免得有些人浑水摸鱼。“宗次郎提议到,显然,他压根不认为若叶有鉴定技术。

宗次郎这么一说,大家都抬头看向鹿天,毕竟这里还是这个大老板说了算。

”社长,宗次郎说的话很有道理。“吉野符合到,显然,他跟宗次郎一样的想法,那就是若叶没有一点技术,只是跟鹿六关系好,踩着关系进来混钱的。

”将鉴定拿上来。“鹿天一挥手,虽然宗次郎的目的不单纯,但是哪句浑水摸鱼,倒是说出了鹿天的观念。他可不想没钱请个无用的鉴定师。

鹿天拿起宗次郎的鉴定表。

”刀线流畅,上层,刀锋锐利,上层,做工扎实,上层。“这话一说完,顿时一群观众都拍起了手,显然是在拍鹿天的马屁。

鹿天倒是没有过分的开心,这鉴定没有任何问题,对他来说可不是好事,这就代表他白花了钱。

随后他拿出刀刀斋的鉴定书。

”综合上层,刀线末端勾脚不够圆滑,材质还需——“鹿天没有读下去,大家把目光看向刀刀斋,刀刀斋也没说话。

如果知道要读出来,他就不会写出下面一句话,那句话就是多加入一些黄铁矿。黄铁矿现在是比较稀有的矿石,加多一点就意味着成本要增加很多。

鹿天是商人,他需要考虑的东西更加多,不能像刀刀斋那样纯粹,比如刀线的转角,他不是做不到更加圆滑,只是那样就必定要更多的做工时间。

他会在保证武器质地的情况下,达到利润的最大化。

鹿天伸手,示意大家安静,有些喧哗的人群才安静下来,似乎意识到,还有一个鉴定师的没读。

宗次郎也很期待,若是若叶说的和他一样,他绝对就会落井下石说是抄袭,如果和刀刀斋的一样,他也会唇枪色影贬低,总的来说,他就不想让若叶好过。

鹿天拿起若叶的鉴定书,大家都瞪大眼睛,有期待的,也有看笑话。

”刀过锋,易损。“

对,没有过多的言辞,只有短短的五个字,但是,确实有用的五个字。

刀刀斋锊了一把胡子,他不是鉴定不出来,而是没有这方面的意识,他追求的是刀具的完美,自然是越利越好。所以,他不是很考虑到实际问题。

”荒唐。哈哈——”宗次郎大笑一声。

“无知,果然什么都不会。”

“浑水摸鱼啊。”

一群人符合到,有些讨伐若叶的味道。

“宗次郎,你先走吧,下次,你也不用来了。”就在宗次郎扯高气扬,准备发泄心中堆积的不满的时候,鹿天一扬手,说出了一句让大家惊讶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