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中忍补考

小说: 木叶之争权夺丽 作者: 君海棠 更新时间:2017-12-14 23:07:56 字数:2329 阅读进度:29/871

随着袁飞辰斩一声令下,浩瀚的的中忍补考也开始了,无疑,中忍补考的人数相当多,假若所有第一轮被刷下来的人都参加,那人数显然要占中忍考试的一半。

可是能毕业的人数估计不会超过十个。考官只要控制天之卷和地之卷的数量,就可以控制出线人数。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像树林挺近,若叶估计了一下,人数大概有四十多过,大家进入树林后开始分散,有一个人的,也有二个人的,也有一堆人的。反正比赛没什么要求,拿到天之卷和地之卷,赶到木业门口就行了。

被关了一夜黑屋的自来也,终于在宇智波止水的带领下,去见二代火影。二代火影不苟言笑,看起来有些可怕,所以自来也这些忍者,对二代都是有些畏惧,不过二代火影可是外冷内热的男人。其实根本不用害怕什么。

“不要这样吧,关也关了,还非得闹到火影大人哪里去?”宇智波止水戴着面具,自来也虽然不知道他是谁,看年纪也不是很大,但是,忍者上忍圈里面就流传这一个白狐传说,暗部里面有个带白狐面具的小鬼,实力极为恐怖,有人怀疑他就是宇智波止水,也有人传他是二代火影晚年的私生子。

“你以为你放的罪很轻吗?嗯,按照法律,大概要做三年牢,不对,或许是五年。”宇智波止水即便是开玩笑,也有点像冷笑话。他明显是吓唬人的,可是话一说出来,就像模像样,让人觉得肯定就是这样。

“不会吧?我放了哪门子罪啊,不会,那个若叶跑跑死了吧?”自来也急了,原本以为自己大好前程回来了,这一转眼,似乎又要跌入黑暗。

“危害公共安全罪,最高可判终身监禁。”宇智波止水推开火影办公室的门,把目瞪口呆的自来也请了进去。

自来也看到二代火影,知道逃跑是不可能了,进去以后,就冲到二代火影的办公桌上,把脸埋在桌子上磕起头来。

“火影大人,我不是故意的,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二代看了看自来也,又看了看宇智波止水。

“你又调皮了,下去吧。”

宇智波止水离开后,自来也依旧磕头求饶,显然,做个三五年牢,这一辈子也就完了。

“起来吧,她吓你的。”二代火影是有气又好笑,原本打打闹闹没什么,但是自来也无疑触碰到了村子比较敏感的地方。

宇智波一族问题,无疑是村子的遗留问题,自来也闹得这么一出,本来是小事,但是一旦加上政治色彩,显然就变了性质。

“吓我的?真的?”自来也回过神来,作为一个靠勤奋努力上来的忍者,年轻时候的自来也显然还是有些无赖的。

“是真的,对了,我听说你把查克拉练成油,在施展火遁,威力大增,对吗?”早些年,二代其实不看好自来也,毕竟这家伙有些愚笨,学什么都慢,只以为是猿飞日斩看在自来也牺牲的父母份上,才收养他的。

如今看到昨晚的报告,把查克拉练成油,这无疑是一个大大的进步,二代火影现在的科学院正在做着各种各样的忍术研究,而科学院的院长,正是猿飞佐助这个忍者图书馆。

“是啊,不但威力大了很多,而且,连水都灭不了。”艺术来源于生活,自来也去饭馆偷菜吃的时候,看到厨师锅子里的油着火了,威力很大,顿时突发奇想,变想到了把查克拉练成油。

“那你是怎样把查克拉练成油的?”二代火影追问道,显然,这个问题才是关键,毕竟不是人人都能把查克拉练成油。

“没什么难得啊?我就想着把查克拉练成油,它就练成油了。”自来也显然是个实践主义者,即便能把查克拉练成油,他本人确实不知道什么原理。

“这样啊。”二代火影扣了扣脸颊,果然愚笨啊。

“你去研究院,找你袁飞爷爷,把你这个查克拉练成油,跟他交流交流。”二代火影有太多事情要处理了,要是没事,他倒是很想在研究院做研究。毕竟他那二个忍术,秽土转生和飞雷神之术,总是有些问题解决不了。

目前,他能用自己的木遁分身,秽土转生出自己的哥哥,但是实力很差,而且行为很呆滞,比如召唤出自己的哥哥,他说话都是这样的。

“扉——间——是——你——啊——”

“真的不处罚我了?”自来也一听,没有处罚,心里大喜。

“接着。”二代火影丢出一个任务委托书过去,自来也一把接住。

“和你袁飞爷爷交流完以后,把这个任务做了。”二代火影吩咐到。

自来也出了火影办公室的大门,打开委托一看,尽然是要去消灭一只蛤蟆?这任务也太小儿科了吧。

木业大门口,袁飞辰斩拿着扇子拼命的扇着风,好半天了,还没有一个忍者跑出来。他转头看向日线日差。

“打起来了没有?”

“白眼——”日向日差眼睛一鼓,看向整个比赛区域。随后摇摇头,大家都找找卷轴,但是都没找到。

“怎么还没有人找到卷轴啊,猛达,谁藏的卷轴啊,这么难找。”袁飞辰斩看向猛达,这事他是吩咐猛达去办的。

“我找暗部帮的忙。”猛达很是得意的说道,在他的理解,这找卷轴的任务太小儿科了,所以,他觉得这卷轴应该怎么难找怎么藏。

袁飞辰斩一拍桌子,心里暗骂猛达是猪,原本找卷轴只是一个小把戏,争夺卷轴才是考试的重点,现在这卷轴是暗部藏的,估计他自己到树林里,也找不到。这可如何是好?

”碰,啊哟,疼死我了。”——树林里面,夕日瑰火冒三丈,找了半天找不到一个卷轴顿时,抡起脚一脚踢在树上,这一踢,树没啥事,顿时感觉脚生疼,她也就坐在树下,捧着脚使劲的揉。

就在这时,树上一个鸟蛋掉了下来,啪嗒一声,打出一个蛋花,她伸手一摸,我类过去,黏糊糊的,特别恶心。

她抬起头,正想发脾气,就看到鸟窝下面有个洞,里面好像有什么。她跳上树,伸手从树洞里夹出一个东西,一看,天之卷轴,这他妈谁呀,东西藏得这么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