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寻找基地

小说: 木叶之争权夺丽 作者: 君海棠 更新时间:2018-02-27 21:31:09 字数:2649 阅读进度:222/871

峡谷四面环山,里面到是植被丛立。虽然不是若叶心里的理想样貌,不过,安全的确有保障。

“找个地方下去。”若叶指示到。

“是。”鼠驱赶着这墨鹰,开始盘旋下降。鼠似乎也猜到了若叶的一些心思,找了一个比较平地方,降落下去。

“啊,啊阿秋——”小兔打了一个喷嚏,一条鼻涕掉了出去,她看了若叶一眼,立马躲到树后去整理,丢死人了,丢死人了。

若叶和鼠是忍者,虽然也冷的哆嗦,反应却并没有小兔那么大。

“鼠,你在暗部,可有看过怎么建设基地。”若叶询问起来。

“我看过,只是,没有经验。”鼠低下头,她脑海里装了很多东西,都没来得急实用。

“你在这里,先建个家吧,慢慢来,我会给你一部分钱的。”若叶知道,有些事,的慢慢来。如果事事都想要有经验的,将来估计老婆也是有经验的。

“是。”

二人再次坐上墨鹰。

“喂,你们,真的不会丢下我吗?”眼看二人要走,小兔心里感觉十分害怕。她已经有了很深的阴影。

“我会暂时离开,鼠会留下来,以后你跟着她,明白吗?”若叶解释道。

看着墨鹰飞上天空,小兔不安的靠着大树跺脚。

出了山峰,若叶示意鼠把自己放下去。

“我会让牛牛过来找你,以后,你负责他们的生活和训练。”

“主人,让我送你一程吧。”鼠不舍的说道,就算多那么一刻,她也想跟主人在一起。

“不用了,你先去好好照顾小兔吧,毕竟,她身世挺可怜的,你跟她一样,想必有共同的语言。”对于小兔,若叶也有些动容。

“噢。”鼠有些不舍的目送若叶离开。

鼠再次回到山谷,小兔一把抱住鼠。

“鼠姐,我真怕你们丢下我。”小兔几乎是挂着眼泪。

“放心吧,主人不会骗你的,我们先建一个家吧。”

“嗯——”

花了二天时间,若叶回到木业,话说坐惯了飞鹰,在奔跑,若叶感觉有些累的慌。

回到木业,差不多也晚上七八点了,一回到家,若叶秀就猛然扑到若叶怀里,若叶能猜到,有人前来调查过。

“你没事吧?饿了吗?”若叶秀搂了好一会儿,才松开,伸手温柔的摸着若叶的脸。

“傻姐姐,哭什么。”若叶伸手,拭去若叶秀眼角的眼泪,一有风吹草动,她就变得极为敏感。

“我去给你煮东西吃。”若叶秀破涕为笑,欢快的像厨房走去。

吃饱喝足了,若叶躺在床上,开始头痛起来,明天,还得去团藏那交代一下,团藏这家伙,显然不好对付。

就在此时,若叶秀推开门,进来,掀开被子,钻了进来。若叶也就顺手搂着她。若叶秀趴在若叶胸口,手轻轻的抚摸起来。摸的若叶心里痒痒的。

二人都穿了睡衣,所以也不至于太过过火。

“那个,你真的跟智村香菜私奔了吗?”若叶秀有些幽怨的问道。

“怎么可能,因为有些事,被她威胁了,所以必须带她出去。”若叶很是无语,怎么可能?自己怎么可能会跟香菜私奔了,无疑香菜现在真的是一个麻烦,有了这次,以后,若叶能想象到,香菜一有什么事,都会过来找他。

“这就好。”若叶秀松了一口气,这些日子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睡吧。你放心,我一辈子都不会丢下你的。”若叶抓住若叶秀的手,肯定到。

若叶秀感觉心里暖暖的,整个人都安稳起来,她伏在若叶胸口发出匀称的呼吸。

第二天早上,团藏正在看着手上的情报,夏墨矗立在一边。显然,即便是在木业,他依旧非常繁忙。所谓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不过如此。

若叶赤膊这身子,背后绑着荆棘。虽然他也算皮糙肉厚,但是,毕竟不是雷影村的铁皮,背后的刺痛让他很是不舒服。

早知道这样,就不学什么负荆请罪了。

若叶一进院子,就看到了坐在秋千架上香菜。

香菜一看若叶,就忍不住笑了,这是闹哪样了。若叶也很是无语,遇到谁不好,偏遇到香菜。

“团藏大人,小的知道错了,请大人责罚。”若叶往地上跪,朝书房里面喊道。

“若叶,你闹哪样啊?”香菜看到若叶背上有些血迹,那荆棘自然就不是假的了,这一招,对付别的没有城府的人,自然受用,可是对付老奸巨猾的老爹,绝然没有什么效果。

“小祖宗,别捣乱,行不,团藏大人,小的知错了,请大人责罚。”若叶瞪了香菜一眼,还不是你害的,又扯开嗓子喊了起来。

“先跪着,别吵。”夏墨骂道,随后,小声的凑了过去。

“大人,若叶来请罪了。”夏墨自然知道若叶是惺惺作态。

团藏合上情报,这个和自己斗了有些年的武熙,终于死了,可是,上台的是小野木,他又真心开心不起来。

“对这个若叶,你怎么看?”团藏指了指门外,询问道。

“我想,他这次冒险把香菜送到月溪镇外,肯定就是盘算,巴结大小姐,从而得到更多的利益。”夏墨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一点了,没人会费力不讨好做傻事。

“你太小看他了,他知道,巴结小女,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任何好处的。”团藏冷笑一声。

“那,他为什么这么做?”夏墨也很是不解的问道。

“他啊,精明着了,目光,也挺长远的,现在小女年轻,他也年轻,巴结小女的确没有多大好处,不过,等小女长大以后,情况立马就会发生改变。”团藏解释道,他的统治是独裁统治,而独裁统治自然就有家族传承的性质,团藏猜想,若叶肯定是看重了这一点。

“如此说来,要不要打压一下。”夏墨询问道,无疑,他不太喜欢若叶。

“无妨,他是一个有能力的人,这次桂言家二公子的事情,他办的不错,如果他真心辅佐小女的话,也挺不错的,让他进来吧。”团藏挥挥手,示意到。

“进来吧,若叶。”

若叶赶忙屁颠屁颠的走了进去,这后背真心疼,玩套路的确不错,但是,这滋味确是不好受啊。

团藏一顿批评教育,若叶唯唯诺诺的点头,他明白,团藏在杀他的威风,免得自己以后不老实。显然,手下是绝然不能纵容的,这会有损领导者的威信。

若叶出了书房,狠狠的把荆棘砸在地上,门里的夏墨鼓了鼓眼睛,若叶又很是无语的抱起荆棘。

“过来。”香菜抢过荆棘,往边上一丢,拉着若叶往一边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