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危在旦夕

小说: 木叶之争权夺丽 作者: 君海棠 更新时间:2018-05-26 18:59:12 字数:2401 阅读进度:455/871

不管是当初的虚情假意,还是后来的报恩情怀,又或者是现在的心以所属,莱月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若叶不是好人的。

在她那里,大英雄离她太远太远,远处的阳光,在灿烂,又有什么用,而近处的,哪怕是萤火虫那微弱的光辉,对她来说,也是救赎。

纲手姬跪在祠堂,眼泪无声的滑落。曾经有多力挺若叶,此刻就有多苍白无力。千手家大门外,跪的是莱月。

一个祈求神明,一个祈求祈求神明的人。都想被救赎,可是谁,去救赎?

“你回去吧。”水达想把莱月扶起起来,可是,来月依旧跪着。

“就这样放任你姐姐,没关系吗?”远处的山城兵介比较疑惑的询问明海孝之,他还不知道若叶和莱月的那方面的事,只是以为莱月报恩。

“请你转告纲手姬,只要她愿意救若叶,哪怕,是要我的命,我也愿意。”莱月坚定的说道。

明海孝之无奈的摇摇头,他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让她跪着吧,这样,心里好受一些。”要么身体受苦,要么,精神折磨。既然选什么都是错,那为什么不成全自己的姐姐了。

“我知道你想报恩,但是,你也得考虑一下,我姐姐的心情吧。”水达明白,这二人都没错,错的只是若叶而已。可是,一个人犯错,为什么要另外二个人来遭罪了?

“我明白,所以,我知道,让她原谅若叶是不可能的,但是,请纲手姬,一定要救他一命。”莱月剧烈的磕起头来,额头冒出血渍。

“哎,你等着,我去劝劝我姐。”水达也是无奈,不管事情发展到什么地步,他还是不希望若叶死去,因为,若叶一旦死去,自己姐姐难免也会留下心里阴影。

“父亲,母亲,千手家族的列祖列宗,不孝子孙纲手姬,再次请罪。”纲手姬再次猛烈的磕头,她的额头已经红肿一片,若不是祠堂光滑,千手家族的人身体有特别强悍,肯定也是和莱月一样,鲜血一片。

“姐姐。知道错就行了,别太为难自己。”千手绳树很是心疼,到底是自己的亲亲姐姐。

“不肖子孙在拜。”

千手绳树摇摇头,有些无语,原本他也是因为姐姐喜欢那人,一而再的放低要求,事实终究证明,浪你是扶不上墙的。

“绳树,你回避一下,我跟你姐姐有话要说。”水达能预料,绳树要是听到让纲手姬去就若叶,绝对发飙。

“别忘了,你也是千手家族的人。”千手绳树提醒一句,他是知道水达做事有分寸的,否则,绝对不会如此轻易推开。

纲手姬抬起头,哪还有半点夕日的英姿,此刻,她就像一个死了丈夫的怨妇。

“是他的事情吗?”纲手姬抬起头,她很自己,已经到了此刻,她尽然还担心若叶的安危。

“嗯,拒莱月说,他病的很重,可能会死。”

“肯定又是骗人的花样吧,回去告诉他,死了以后,在告诉我。”纲手姬一咬牙,她曾经就问过若叶,她爱的是自己这个人,还是美貌和身体,他明明回答爱的是自己这个人,可是,一旦听说自己和别的男人有了关系,他就那样。

现在的纲手姬,开始怀疑若叶说的任何一句话。

“不过,莱月死跪着不走,这也不是事?”水达很是头疼,要是莱月在千手家大门口跪死了,难免就会闲言碎语,影响千手家的声誉。

“她爱跪,就让她跪着吧。”纲手姬她自己都还跪着,哪还有心思管别人跪着。

夕日瑰听说若叶病重,可能会死,往日的一幕幕,也浮现在脑海里,她终于鼓足勇气,伸手,拧开了门锁。

开门的瞬间,夕日玫一拳砸在夕日瑰肚子上,瞬间,夕日瑰身体一软,吐出一口酸水,似乎从没想过,自己的姐姐会对自己下狠手。

“姐,我就去看看,保证不做其他的事。”夕日瑰吃力的说道。

“把她捆起来,就算是屎,也让她拉身上。”卯月今日子气愤的说道,到这节骨眼上,还要去演一场生离死别?你把夕日家的脸,放到哪?

无疑,现在越是高贵的家族,去了就会越是被耻笑。

加莉路过若叶家,听说若叶快死了,她也想看看,不过一想起若叶的禽兽行为,她就感觉反胃,她加快步伐,追上日向日羽,看来,只能等他死后,再去看看把。毕竟谁也不会跟死者计较身前的罪孽。

“加莉,你不去看看吗?他或许,真的会死。”事实上日向日羽也很想去看看若叶,虽然千手高达和迈克戴的死,让她对若叶很是芥蒂,但是,自己的命终究是他救得。只是,她有白眼,已经看过了,这一看,她也知道若叶不是装的,可能真会死。

“算了吧。他这也算,自作自受。”加莉摇摇头,作为贵族,一直冰清玉洁的她,对这种事情自然比一般人更加痛恨。

香菜县的藤原椋听了若叶快死的消息,冷笑一声,又在耍花招吗?以为装病,就能勾起纲手姬的怜悯吗?

土见凛看到藤原椋的这个笑容,不禁感觉后背发亮,明海孝之的消息,绝对不会错,碍于香菜的关系,他不敢去木叶看若叶,原本以为藤原椋会去,这样他也能顺理成章跟过去。

他还是念着旧情的,虽然若叶也不是无故栽培他们,但是有一点,没有若叶,就断然没有他的今天。可是藤原椋不去,他也就没了借口。

同样,香菜县很多念着旧情的人,都想去看若叶,只是,若叶这一次可谓放了众怒,他们也不得不却步。

后来忍界在写人物传记的时候,也描述了这个时段人们的冷漠,虽然很多人认为这是若叶为了美化自己,贿赂了史官,但是,很多的历史学家都一致的认为,这段时间的冷漠,对若叶的打击很大,让他很长一段时间,心里都比较黑暗。如果不是卯月有希不遗余力的站在他身边,或许,他就会变成一个恶魔,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若叶躺在床上,一口气闷在胸口,吞不进去,吐不出来,他是真的生无可恋。没有什么事情,比自己亲手把挚爱,送到别人床上更加打击人了。如果是三国时期的周瑜,恐怕,已经气死了。